384.第384章 你是我的天神(9)

    吃过了早膳,宁舒跟着老太太进了屋里,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无视宁舒自顾自地喝茶。

    宁舒走过去替老太太添了一杯茶,平静淡然地说道:“娘是生气儿媳将安瑜送到军中。”

    老太太哼了一声。

    宁舒不在乎老太太的甩脸子,斟酌地说道:“儿媳跟你说句话掏心窝子的话吧,娘应该知道儿媳是什么样子的人,儿媳叫了你快二十多的娘,跟亲娘一样,儿媳这样做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老太太的脸色和缓了一些,有些拉不下脸说道:“有什么原因非得把安瑜送到军中去。”

    宁舒抿了嘴唇,说道:“将军府所有人跟明珠郡主有君臣之分,而且郡主还是未嫁之女,如果在将军府损了声誉,太后怪罪下来,将军府如何担当得起,安瑜和明珠郡主年纪相当,瓜田李下,尤其是现在明珠郡主还在孝期,传出去就是大丑闻,儿媳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宁舒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心疼又无奈的表情,“安瑜是儿媳的儿子,身上掉下里的肉,儿媳怎么不心疼,但是为了将军府,也为了锻炼安瑜,儿媳一晚上没睡,想来想去只能这么做了。”

    老太太紧紧皱着眉头,手中抓着拐杖,不停地转动拐杖,显然是想到这件事的后果。

    最后一杵拐杖,“就这样做吧。”

    老太太让安佑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军中,而且还是离开京城有一段距离的利州军队。

    利州军队是所有军队中战风最彪悍的,而且都是混不吝老兵油子,安瑜这个小白脸进去不努力只怕会被弄得很惨。

    安佑的意思是把安瑜放在京城的骠骑营里,毕竟自己可以照料一下,但是宁舒坚定要把安瑜放到利州去,尼玛在京城时时见面,这怎么可以。

    老太太瞅了一眼明珠郡主,又看到自己孙子看明珠郡主的眼神不一样,立刻点头,挥手,送走,送走。

    再拖下去只怕要出事。

    宁舒这样做是故意的,就是要让安瑜吃苦,把自己娘亲的照顾当成理所应当,白养狼。

    没来得及告白的安瑜就被打包送走了,也许心里对这个见过几面的明珠郡主有什么朦胧的感觉。

    就算是什么朦胧的感觉,我特么也要给你磨掉。

    安瑜是不会死的,毕竟是男配,但是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安瑜一走,宁舒就轻快多了,看着清丽脱俗的明珠郡主笑了起来,尤其是听到明珠郡主问宁舒:“为什么不送送安瑜呢。”

    宁舒笑得更加端庄,“郡主有所不知,如果我们这些女眷去送了,这会让利州军人瞧不起安瑜,以后会加倍针对安瑜。”

    明珠满脸不赞同,“既然知道那些人不怀好意,为什么要把安瑜送过去?”

    宁舒:……

    没法办沟通。

    安瑜走了一段时间,宁舒发现安佑的有些不太对了,时常发呆,要么苦恼,要么有种压抑不住的甜蜜。

    宁舒知道,有些事终究是要来的,这是剧情,无法抗拒的,宁舒要做的就是将伤害降到最小。

    让整个将军府不至于风崩离析,宁舒选择保全两个孩子,放弃安佑。

    而安灵芸和明珠郡主成为了好朋友好闺密,而安灵芸的手中握着管家之权,经常支出一些钱,跟明珠郡主出去买东西。

    明珠郡主生活在云州,过得生活是非常地富贵,眼光非常好看上的东西都是昂贵又稀少的,而安灵芸也跟着花钱大手大脚的。

    老太太偶尔查账本的时候,简直吓了一跳,连忙通知宁舒过去。

    宁舒看了账本,又看着局促不安的安灵芸,明珠郡主楚楚动人地站在安灵芸的旁边。

    “灵芸,这些钱都到什么地方去了,你是管家的人,整个将军府的人生计都是握在你的手中,这些钱用了,整个将军府的人就可能没有饭吃了。”宁舒用平和的语气朝安灵芸说道。

    安灵芸手指搅着手帕,低着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安佑走进里问道。

    从安佑一进来,明珠郡主的眼神就放在安佑的身上,安佑接触到她的眼神,立刻就避开了,明珠郡主露出了黯然之色。

    让安佑的心里隐隐作痛,但是强制忍住了。

    宁舒将事情告诉安佑了,安佑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宁舒又说道:“灵芸,每次支出都应该有记录,这些钱都卖了什么东西,你年纪不小了,不能这么任性。”

    明珠郡主见自己的好朋友被责备,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明珠郡主这一跪把屋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宁舒率先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老太太犹豫了一下也跪了下来,见自己老娘都跪下来了,安佑也噗通一声跪下来了。

    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安灵芸,见一屋子的人都跪了下来,也跟着跪了下来。

    “望郡主赎罪,你是郡主,怎么能跪我们呢,真是折煞我等。”宁舒说道,“如果让太后知道郡主在将军府受了委屈,将军府将会受到责难,求郡主饶恕。”

    明珠郡主看到安佑跪在自己的面前,心痛如绞,难道这就是她和天神之间的距离吗?

    她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郡主,就算是阿猫阿狗一样留在天神的身边,想要跟他在一起,可是他有风华气度的妻子,一双儿女,还有这个将军府里她向往的温暖。

    明珠一番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最后说道:“请夫人不要怪罪灵芸,灵芸她是和我一起出去的,如果因为钱的事情,我愿意拿出我的钱,请不要责备灵芸。”

    麻痹,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老娘教育自己的女儿,管你毛事。

    以宁舒以前的暴脾气,老早就扬鞭子抽人了,但是这个任务中,她必须要保持冷静,避免陷入原主疯狂而苦闷的境地中。

    听到明珠替自己求情,安灵芸的脸上露出了感激之情,而安佑看着明珠郡主,只觉得这个女子是自己见过最善良,最纯真的女子。

    可是,可是他们之间,隔着太多太多的东西,一旦跨出一步就会毁灭所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