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第349章 原始社会好种田(27)

    “好了,不要闹了。”族长首领看到争锋相对的两个人,朝宁舒说道:“这个雌性兽人害死了神女的孩子,神女的孩子那就是神子,就应该让神女处罚她。”

    宁舒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可以,那么将叶的伴侣一块处死。”

    “这这么可以,雄性兽人是要捕猎的。”族长首领立即反驳。

    “那叶就应该去死?这件事都是叶的错。”宁舒挑着丑陋的眉毛问道。

    族长首领没有吭声。

    宁舒冷笑了一声,因为弱小,所以就活该被欺负,因为弱小,你就应该去死。

    “这样没有原则的部落就应该灭绝,首领,你这样舔神女的脚丫子,看看神女能给你多少好处。”

    宁舒冷声讽刺。

    一个部落为了一个神女,抛弃其他的族人,这样的部落就应该灭绝。

    “不要以为神赐给你力量,就可以这么没轻没重的。”首领冷声说道。

    宁舒得意洋洋地说道:“神赐我力量,是让我有力量保护自己。”

    “你,你们去给我杀了她们,杀了她们两个。”千佳指着宁舒朝自己的伴侣们喊道。

    千佳的伴侣立刻就是围了上了,都变了身磨着爪子朝宁舒扑来。

    宁舒伸出拳头往兽人身上打,突然感觉到一股剧烈的震动。

    震动的感觉非常大,让人都站不稳脚了。

    众人都是一片呆愣的表情,显然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了。

    宁舒看到祭祀的柱子朝她倒了下来,连忙闪了过去,抓着枝到了空旷的地方。

    “地震,居然是地震。”千佳惊叫了一声。

    瞬间天地都变黑了,震感非常恐怖,宁舒都站不稳了,整个天地都好像是要奔溃了一般,脚下的土地要分崩离析了。

    宁舒心里沉了沉,她没有想到这次地震这么厉害,她有些担心那个大岩洞会崩塌。

    震动持续着,周围尖叫的声音,哭泣的声音,求救的声音,宁舒忍着心里的害怕。

    天地之威如此恐怖,所有的生命在它的面前都脆弱得不堪一击。

    不知过了多久,震动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了,天地突然又明亮无比,天上居然出现了三个太阳,炽热的光芒,让寒冷的冬天有一丝暖意。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千佳被她的伴侣们护着没有出什么事情,有些人被祭祀广场的柱子砸中死了。

    紧接着,动物的咆哮声充满了整个森林,惊惶无措的动物朝部落里冲来了。

    体积大到像恐龙,小到蛇鼠虫蚁,所有冬眠的野兽都被惊扰了出来,被地震吓到了,同时需要填充一下饥饿的肚子。

    “快,快收拾东西走。”族长的声音尖锐地喊道。

    “草,我害怕。”枝紧紧地抓着宁舒,而叶紧紧抓着枝。

    和剧情中的一样,这些雄性兽人最先收走的种子,都护送着千佳离开了,跟这些雌性兽人说马上就回来接她们。

    还有一些雌性好运被一起带走了。

    但是丢下来了不少的小兽人和雌性兽人。

    王八犊子,宁舒看着这些兽人飞走的身影,心里狂骂,种子完全可以回头拿,先把人送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说明在这些雄性兽人的心中,种子和千佳才是最重要的。

    “枝,别怕,将所有人聚集起来。”宁舒一遍朝枝说道,一一边抵御冲进部落的野兽。

    枝的身体都在颤抖,雌性兽人都集中在了祭祀广场,双拳难敌四手,宁舒掏出了毒药洒在这些野兽的身上。

    回到洞穴的时候,平时住的洞穴已经塌方了。宁舒抱起磨尖的木棍,回祭祀广场的路途中,看到不少的雌性兽人已经被野兽给撕扯了。

    也有小兽人的尸体。

    宁舒救下一值变身成小老虎的雄性兽人,这个小老虎正在躲避一群狼的追逐,宁舒捞起这兽人。

    对着流着口涎的浪洒了两包毒药。

    到达广场的时候,枝和一群雌性兽人正挤在一起,不少的雌性手中还抱着小兽人。

    广场的周围聚集着不少的动物,但是整个祭祀广场好像有一层透明类似于结界的东西挡住了这些动物,让广场里的兽人都安好。

    宁舒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些人没事。

    虽然不知道这个结界是怎么回事。

    这些野兽撕扯不到结界里面的人,看到宁舒来了,都一窝蜂朝宁舒涌过来,宁舒直接将手中尖锐的木棍朝这些野兽扔去,木棍直接洞穿了野兽的身体。

    “草,快进来。”巫的声音非常疲惫,而且苍老了许多。

    宁舒进了结界,有些诧异地说道:“老太婆,他们居然没有带你走?”

    老太婆可是身份高贵的巫啊。

    果然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是神赐给我的力量,过不了多我就会死了,这些人都要你来照顾。”巫咳嗽着说道。“每一任巫都会从神那里获得一点神力。”

    宁舒:……

    她这算是误打误撞吗?说自己的力量是从神赐予的,那么说起来,她并不是下一任的继承人。

    片刻之间,结界就暗淡了下来,就好像是阳光下的泡泡一样。

    宁舒赶紧将磨尖的木棍分给大家,沉稳地说道:“不用怕,有我在。”

    “枝,待会你就带着大家去大岩洞,我在后面护着你们。”宁舒朝枝说道。

    枝的嘴唇都在发抖,只是点头,手中紧紧握着木棍,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其他雌性兽人比枝的情况还要糟糕。

    习惯了雄性兽人的保护,突然遇到这样的事情,雌性兽人根本不知道该该怎么办。

    大地还在颤动着,光是余震的强度就让人站不稳,宁舒这才感觉到这个任务有多么艰巨。

    恐惧才是最可怕的东西,还有未知的命运。

    ‘彭’的一声,类似结界的东西碎了,巫将手中的神石塞到宁舒的手中,吐着鲜血说道:“把部落延续下去。”

    宁舒握着被巫握得有些发热的神石,看到巫倒在地上,最后身体化成了灰烬。

    宁舒咬了咬嘴唇,喉咙有些梗塞,又看到祭祀台上的万界石,直接塞在怀里,然后带着一帮子雌性兽人和小兽人朝岩洞的方向去。

    枝在前面跌跌撞撞带路,宁舒在队伍后面,手中握着沾着满血的木棍,兽皮上,脸上都沾满了鲜血,一双眼白分明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些追上来的野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