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第338章 原始社会好种田(16)

    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雌性给甩开了,而且差点被对方一个大耳刮子呼他脸上。

    凯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看了一眼几乎要哭出来的千佳,低沉朝宁舒说道:“不要闹了,跟我走,有什么事情我们到旁边去说。”

    宁舒瞅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

    宁舒现在是真不看不惯千佳的样子,还不如撕破了脸皮不相往来了,反正以后她又不靠千佳过日子。

    千佳以后要成为女王,要过什么样的日子跟她都没有关系,她根本就不需要讨好千佳,哪怕她现在被赶出了部落,宁舒都觉得自己能活下来。

    “你……”凯的脸色很难堪,尤其是在千佳的面前。

    “到底怎么回事?”瑞的眼神锐利地盯着宁舒,“佳怎么你了,今天这事不说清楚了,只有找族长和巫说清楚了。”

    宁舒抿了抿嘴唇说道:“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雌性之间拌嘴吗?难道你们要插手。”

    宁舒朝千佳笑笑,“纯洁的神女是不会跟我计较这样的小事吧。”

    千佳只觉得这个雌性太讨厌了,还把神女称呼给搬出来,好像她计较就对不起神女这个称呼一样。

    千佳只觉得一股股的郁气朝心门拱,她居然被一个原始人给弄得下不了台了。

    “我是不会计较的,这次我没有给你盐,是因为家里确实没有盐了。”千佳冷淡地说道。

    瑞一听千佳说没盐了,先是愣了一下,接过话头道:“是没有盐了,你们就光知道要盐,不知道佳熬煮盐有多幸苦,要不停地搅拌,手都肿了。”

    “你因为没有要到盐就跟佳发火,你是不是太过分了。”瑞的虎瞳盯着宁舒,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气势,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力量。

    呵呵哒,宁舒环视了周围,看到这些雄性兽人都露出了对自己的不满,觉得非常没有意思。

    跟这些人讲道理也讲不清楚,笼罩在光环下的人心里只有千佳,千佳是最棒的,跟千佳做对的都是坏人。

    “事情是怎么样,你知。”宁舒用手指指了一下千佳,又指了一下自己,“我知。”

    宁舒转身就走了。

    “佳,你不要太伤心了,我去找草问个清楚。”凯跟千佳说了一句,就匆忙朝宁舒追去。

    “草,你等等。”凯伸出手臂拉住了宁舒,一双虎瞳里带着为难和不悦,“草,你这样跟佳闹,搞得大家都不愉快,佳为部落付出那么多,让部落的人生活更好,有什么事就不能忍一下吗?”

    为什么要忍?

    宁舒直接对着凯翻了一个白眼,“你是谁,我特么跟你很熟啊,闪开。”

    凯显然对耍赖的宁舒有些不耐烦,眼里闪过嫌恶之色,但是还是说道:“我答应了你阿爸要好好对你的。”

    “好好对我?”宁舒手指使劲戳着凯的胸膛,很用劲,凯闷哼了一声,不过没有躲开。

    宁舒冷冷地说道:“凯,别拿出这幅为我好的样子来教训我,我的阿爸救你失去了生命,我的生命里没有其他人了,现在要踩低我讨好佳,你就是这么对我好的,是不是看我是傻子。”

    “她神女有本事,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应该跪下来,去舔她的脚指头,你喜欢她的脚丫子,自己去舔。”收回手,宁舒在自己的兽皮上擦了擦手。

    “恶心,喜欢别人的伴侣。”宁舒说完就和凯擦身而过。

    凯的虎瞳颤动着,古铜色的皮肤有些发白,愣在原地,然后追上宁舒:“我并没有喜欢佳,我只是钦佩她,她是神女,还是瑞的伴侣,我从来就想过喜欢他,你不要到处乱说。”

    原始人也这么扭扭捏捏的,宁舒对凯的心里充满了厌恶。

    宁舒翻了一个白眼就走了,男人这种东西无论在什么位面都是这个德行,简直让人作呕。

    尤其是玛丽苏光环下的男人更是让人不敢直视,就跟得了中二癌一样。

    女主就是他们生命中的一切,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宁舒指着凯,“以后见到我别跟我说话,不然我就全部落宣布你喜欢瑞的伴侣,天天就像狼一样流口水,看你怎么在这个部落呆下去。”

    “你……”凯一双剑眉深深拧了起来,他的脸色非常难看,脸上带着愠怒,还有戳破心思的窘迫和愤怒,“草,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宁舒:呵呵……

    回到了洞穴,枝正在编箩筐,枝看到宁舒手上空空如也,问道:“你没有拿盐了吗?”

    “别提了,我跟佳吵起来了,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你该怎样还是怎么样。”宁舒掂了一下箩筐,说道:“枝,编一个大一点的箩筐,我今天晚上要去盐矿去搬盐。”

    枝的脸色立马就变了,连忙问道:“枝,你去盐矿,你知道盐矿在什么地方吗?首领说了不许部落的兽人私自拿盐,被发现了会被赶出部落的,还是晚上去,你这样太危险了。”

    “枝,你到底怎么了?”枝担忧看着宁舒。

    宁舒拿着小孩拳头粗的木棍,在石头上磨着,磨出尖端,这样杀伤力就大一点。

    “一切都是为了活着,我这次跟神女闹翻了,以后她都不会给我盐,就让你跟她要,要到什么时候,没有足够的盐,就不能储存走食物,我去弄点盐回来我们自己熬煮,如果我被发现了,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情,就说是我做的。”宁舒磨着手中的木棍。

    等到木棍磨尖了,又把一些草药捣碎了,涂抹在身上。

    枝看到外面的天色要黑了,光是看看就让人害怕,实在不想让草去冒险,说道:“草,别去,天这么黑了,晚上太危险了,我们已经有这么多的肉了,够我们两个人吃了,如果被首领发现了,会受惩罚的。”

    “这么一点肉远远不够的,放心我没事的。”宁舒把驱蚊驱蛇的草药浑身上下抹了一遍,将箩筐背在身后。

    用老藤条做的肩带勒在肩膀上有些疼,拿着木棍出了洞穴。

    枝看着宁舒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中了,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般,让枝的心头非常难受,在洞穴坐立难安等着宁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