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第317章 金主缠绵爱(30)

    麦朵儿的女一号角色没有了。

    宁舒没有想到莫爵风这么干脆就将麦朵儿女一号角色给撤了,显然是因为麦朵儿打了他的新欢。

    不过宁舒总觉得麦朵儿和莫爵风的关系太诡异了,好歹剧情中是甜甜蜜蜜,真爱无边的两个人,现在怎么这么变成这样了。

    有些牵绊是斩不断的,可是莫爵风现在居然如此厌恶麦朵儿,难道是莫爵风已经爱上了新欢?!

    事情发展得有些诡异。

    宁舒看着麦朵儿哭得上起步接下气的,肩膀耸动,真是有种想把她嘴巴给封起来的冲动。

    这么自虐干什么,明明身体已经不堪重负了,这会还这么撕心裂肺的苦,活不下去的样子。

    麦朵儿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哭,感觉身下又开始流血了,麦朵儿开始有些慌了,朝宁舒喊道:“陈姐,我肚子好痛,好痛啊。”

    就好像是被撕裂了一样。

    宁舒:……

    宁舒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了,简直一点意思都没有,自己就能作死自己,能不能安稳一点,当真让她去死,她又不敢,就这么零零碎碎地折磨自己,没有莫爵风就这么痛苦?

    宁舒叫了医生过来,医生说是麦朵儿伤口挣开了,现在又要重新手术。

    宁舒:怎么一个卧槽了得。

    “麻烦医生。”宁舒有些无力地挥挥手,然后就在手术室门口等着。

    这是她几次在手术门口了,能这么花样作死的女主,宁舒还是头一遭见过,一点都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麦朵儿再次能手术室出来的时候,眉宇间都夹杂着一股死气了,整个人憔悴地不行。

    “病人现在必须要卧床休息,不能起来走动,如果伤口再次恶化,只能拿掉整个子.宫。”医生严重警告宁舒。

    宁舒:……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宁舒连忙点头。

    等到麦朵儿醒过来的时候,宁舒就立刻告诉了麦朵儿事情的严重性,不能下床走动,情绪也不能太激动了。

    麦朵儿默默流泪,用一双木然的眼睛看着宁舒,语气轻飘飘地说道:“反正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有子.宫没有子.宫,有什么区别吗?”

    卧槽!宁舒锤了锤自己心口,突然觉得很心塞,也替原主心塞,因为这样的人失去生命。

    麦朵儿是一个没有心的人,对自己都是如此,更谈不上对别人,把爱情当成一切,即便是伤害了别人她也不知道,在莫爵风的宠你下,她就是一个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女人。

    外界的东西都伤害不了她,可是现在的麦朵儿,外界一点点伤害,就能让她把这些伤害无限扩大,然后加注在自己的身上,仿佛自虐一般折磨自己。

    还真是悲情女主啊。

    在宁舒看来,完全就是神经病啊?!

    麦朵儿默默流泪,估计心里也怕没有子.宫,睡在床上不敢太激动了。

    宁舒替麦朵儿倒了水,放在床头上,麦朵儿就直勾勾地看着宁舒,问道:“陈姐,我为什么会这么痛苦。”

    宁舒很想说自找的,但是考虑到麦朵儿现在的情况,淡淡地说道:“其他的都不要想,把身体养好了再说。”

    麦朵儿没有说话,真是流着泪,宁舒看的很糟心,天天面对一个醒来就哭的人,心情真的很郁闷。

    “咚咚咚……”这时病房门响起,宁舒转头就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她的手上捧着百合花束,衬着她洁白的脸更加纯净明媚。

    宁舒的表情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莫爵风的新欢居然来看麦朵儿了。

    “麦朵儿,你没事吧。”秋欣把花束放在床头,一脸无辜地朝麦朵儿问道。

    麦朵儿看着这个女人,眼睛瞬间就红了,充血地看着秋欣,因为这个女人,她的女一号没有了,莫爵风没有了,孩子没有了,甚至连生育的能力都没有了。

    “你是来嘲笑我的吗?”麦朵儿坐了起来,肚子一下扯得很疼,指着门口激动地喊道:“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了,不想见到你。”

    秋欣面无表情地看着麦朵儿,“你可真狼狈,现在莫爵风爱的是我,不是你。”

    “你滚,你滚……”麦朵儿将床头秋欣送过来的花束砸到秋欣的身上。

    秋欣并没有躲,任由花束砸在自己的身上,“我好心来看你,你居然这样。”

    麦朵儿气得直哭,种种痛苦的事情压在心里,再被秋欣如此冷嘲热讽,麦朵儿感觉自己的一颗心脏都要爆掉,恨不得拉着面前这个女人同归于尽。

    宁舒一早就将医生叫过来了,医生一进来就先给麦朵儿打了镇定剂,好一会麦朵儿才安静下来。

    这么老是打镇定剂算什么事,又不是神经病。

    秋欣看着躺在床上的麦朵儿,淡淡一笑,转头来看着宁舒,说道:“我有事情跟你说。”

    “跟我说?我并不认识你。”宁舒皱着眉头,总感觉莫爵风的新宠有些问题。

    秋欣走到宁舒的面前,看到她警惕的样子,凑到宁舒的耳边说道:“我和你是同一种人,不要狡辩,我已经认出你了?”

    同一种人,任务者?

    宁舒的心猛地跳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在任务中遇到其他的任务者。

    秋欣率先出了病房,宁舒想了想也跟着出了病房,到了医院花坛边,秋欣站在那里等着宁舒过来。

    “你应该是新手吧,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做事温吞的任务者。”秋欣环胸朝宁舒说道。

    宁舒看着秋欣,近距离看秋欣有种美得动人心魄的感觉,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透明的白,第一眼看着只觉得很顺眼,但是看的时间越长,越觉得她美丽无比,越看越惊艳,有种蚀骨侵髓一般的美丽。

    宁舒摇头否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宁舒并不想承认自己是任务者,这是一种本能。

    秋欣朝麦朵儿一笑,“你根本就不用防备我,我和你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对付麦朵儿,之前我就察觉到你不对了,本来以为你是重生的,回来找麦朵儿报仇,但是我发现你对麦朵儿并没有恨意,所以我就怀疑你是任务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