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第257章 无敌升级流(4)

    魏凉月的心愿: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死,他的父亲为了他丢掉了性命,他对不起疼爱自己的父亲。

    宁舒看着这个心愿,就只有他的父亲,只有亲人之间才是真的,也没有提到报仇,也没有提到师慧谛。

    原主心中最后悔的是自己的父亲。

    其实这个魏凉月不过是个小炮灰而已,是男主丰功伟绩路上一个小小的拦路石而已,不过是妨碍男主抱得美人归的一个臭虫而已,一脚踩死就行了。

    宁舒坐了起来,根据原主记忆中的修炼口诀开始修炼,原主遇到这些事情,不就是因为不够强大,如果够强大,师慧谛会嫌弃原主,投入了男主的怀抱,和别人共侍一夫?

    师慧谛那么骄傲的人居然和别人共侍一夫,只有强大才是一切。

    运气的时候筋脉很艰涩,而且到胸口很痛,宁舒捂了捂心口,师慧谛下手挺狠的。

    不过宁舒站在女人的角度,也能明白师慧谛,嫁给这样臭名昭著的二世祖就是跳入火坑,也怪原主不争气。

    心口实在是痛得厉害,宁舒也就放弃了修炼,躺在床上睡觉了,实在是太累了。

    宁舒是被尿意给涨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床头站着一个人,宁舒也没想就对这个男人出手,尼玛,老娘在睡觉,你居然在旁边看着,太渗人了。

    宁舒猛地砸出了拳头,却被中年男人握住了拳头,怎么都抽不回来了。

    “臭小子,能耐了,居然跟你爹动手,面对师慧谛就是一副缩卵的样子,没出息的东西。”魏明没好气地说道。

    宁舒这才想起自己是个男人,膀胱憋得有些难受,宁舒扭曲着一张脸说道:“爹,你能不能先出去,儿子想要如厕。”

    “就去恭桶尿,你老爹从小把你带大,什么地方没见过。”魏明坐在椅子上。

    宁舒:……

    在一个男人面前小解,做不到啊。

    宁舒觉得自己的膀胱都要炸了,最后出了房间,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哆哆嗦嗦掏出物什,哗啦尿了出来。

    一尿完,宁舒赶紧系好了裤带,洗了好多遍手,摸到一条软绵绵的东西,宁舒觉得自己纯洁的手要烂了。

    穿越成男人什么的真的伤不起,宁舒回到房间,见魏明正喝着茶,魏明身材高大,身上带着强者强盛的气息。

    宁舒走到魏明的面前,直接说道:“爹,我想和师慧谛解除婚约。”

    宁舒决定大大方方成全这两个人,不成亲,叶宇就不会来抢亲,魏明就不会被叶宇打伤。

    魏明神色一顿,上下打量了一下宁舒,“你小子是不是被师慧谛给打傻了,你不是很喜欢那个丫头吗?”

    “她很讨厌我,比试的时候就想杀了我,如果不是爹给的软甲,儿子就被她杀了。”宁舒摇摇头,“她不喜欢我。”

    魏明一拍桌子,神色愤怒,“我就说师慧谛心高气傲的跟你不合适,但是你喜欢,虹门宗想要个天道宗开发元晶脉,才订了这个婚约。”

    元晶是这个世界修炼的东西,蕴含天地元气,修炼之人吸收天地元气,元晶脉关系到一个宗门的兴衰。

    “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你早晚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中。”说着,魏明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宁舒一眼,“少跟门派中心思不纯的女弟子乱.搞。”

    宁舒:……

    “那么我和师慧谛的婚约呢?”宁舒关心的是能不能解除了婚约,跟男主抢女人,简直活的不耐烦了。

    魏明认真地看着宁舒,“婚姻大事怎可这么儿戏,你说想退婚就退婚。”

    宁舒瞪大一双纵.欲过度眼皮发肿的眼睛,朝魏明问道:“那咋办,反正我是不想被师慧谛那个女人打了。”

    “我去跟掌门说说看,看看掌门怎么说吧。”魏明叹了一口气,“没事的时候多修炼,师慧谛看不上你就是因为你不中用,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鄙夷,你也好意思。”

    “好的,爹,我的胸疼,还有药吗?”对着一个男人说胸疼,这感觉还真是酸爽啊。

    魏明听到自己儿子胸疼,直接拨开了宁舒的衣服,宁舒吓了一跳,赶紧捂着心口,大喊道:“你干啥呢。”

    “干什么像个女人一样捂胸口,老爹我看看你的心口怎么了。”魏明没好气说道。

    宁舒:……

    尼玛,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挑战。

    宁舒放下了手,低头看到自己的胸口有一道清晰的掌印,难怪心口这么疼。

    魏明的脸色难看,冷冷说道:“师慧谛下手真狠,没出息的东西,每次见到这个女人就腿软。”

    魏明给了宁舒一瓶药丸,宁舒接过药瓶,朝魏明可怜巴巴地说道:“爹,我不想被师慧谛打死,你千万要给儿子把婚退了。”宁舒的眼眶都泛红了,差点哭出来了,原主就是这样在自己老爹的面前撒娇的。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样一个东西,都是我平时太娇惯你了,从明天开始,你不准出房间一步,什么时候修炼到了灵师才准出来,到时候爹给你弄一个契约兽。”

    宁舒哦了一声,这个世界有很多的灵兽,还有神兽,契约了灵兽,战斗力就更强,就好比男主叶宇就有一头神兽,上天入地,非常厉害,但是叶宇非常低调,平时让神兽伪装成一个废材灵兽,好扮猪吃老虎。

    “爹,可别忘了婚约的事情。”宁舒朝魏明的背影喊道。

    魏明的实力很强,在整个天道宗都是排在前面的,不然能让魏凉月这个二世祖在天道宗如鱼得水,走到哪里后面都是狗腿子。

    宁舒从玉瓶里倒出一粒丹香气四溢的药丸,吞了下去,感觉身体里的有一道清凉的气流正在缓缓地修复她的身体。

    调动身体里为数不多的元气,化开药力,等到药效没有了,又塞了一颗在嘴里。

    这段时间宁舒都没有出门,躲在房间里疗伤修炼,魏明期间来看自己的儿子,看到儿子居然真的在老老实实修炼,没有跟女人鬼混,惊得差点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他的儿子他了解,吃不得一点的苦,现在肯静下心来修炼,看来是真的被师慧谛给刺激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