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第252章 皇后的恨(29)

    霍卿放弃了皇位,无论是大臣怎么劝告都没用,霍卿趁机说如果让小狐狸留在身边,他就接着做皇帝。

    众大臣顿时歇火了,没有说话。

    霍卿也是没有办法才放弃皇位的,不然小狐狸就会没命的,而且现在整个皇宫都被包围了,他就是被捆住爪子的螃蟹。

    他舍不得让狐儿受到伤害,看到狐儿喜极而泣和眼中的深情,霍卿觉得很值得,也许他会和狐儿过另外一种生活了。

    最终霍卿和小狐狸被控制起来了,控制在寝殿里。

    霍卿的眼神放在宁舒的身上,冷冷地说道:“皇后,你才是祸害燕国江山的人。”

    宁舒一脸不明所以,委屈地说道:“臣妾不明白皇上在说什么?”

    “引狼入室,你萧家是想要成为这江山的主人,狼子野心,朕一直都防着你们萧家,没想到你们先行一步,朕错失了良机。”

    霍卿看着宁舒的眼神充满了厌恶,“朕一直都讨厌你,当初好像朕求着娶你一样,朕一直都很讨厌了你,当初就该掐死霍承望。”

    宁舒屈身行礼,淡淡地说道:“多谢皇上容忍臣妾这么多年,当初臣妾没有强迫皇上娶臣妾,而是皇上为了皇位娶臣妾,臣妾都没有什么好委屈的,皇上又在委屈什么,更何况皇上从头到尾都在利用臣妾呢。”

    “那么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你策划的吗?”霍卿淬毒的眼神刮着宁舒。

    宁舒摇摇头,“皇上,这件事和臣妾没有关系,臣妾只是一个后宫妇人,你瞧不上眼的人,没有这个本事,能够驱动朝廷命官,皇上你想多了。”

    宁舒牵着霍承望走了,走在湿漉漉的路上,雨水渗进鞋子有些冷。

    霍承望看着皇后的背影,她的发髻凌乱,可是走得从容不迫,他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这个娶回来当装饰的妻子。

    回到寝宫,宁舒就让人烧热水洗澡,感冒了可不好,霍承望的情绪有些失落,被自己的父亲说生下来就应该掐死的话,霍承望的心里该多难过。

    “承望,你不必在意你父皇的话,这样的人不配做父亲。”宁舒摸着霍承望的头,“无论怎样,母后都会保护你的。”

    霍承望抬起头,看着宁舒说道:“母后,儿臣再为你不值,你为父皇做了那么多,可是父皇却如此对你。”

    宁舒笑了起来,听到这话心里挺暖和的,“因为你的父皇并不喜欢你母后,他喜欢的是小狐狸,他可以为了小狐狸付出一切。”

    “难道父皇对待母后就没有责任和道义吗?”霍承望看着宁舒问道,“父皇简直都疯魔了。”

    看吧,就是一个孩子都知道,可是霍承望陷入了自己幻想的绝美爱情中,只要美人不要江山。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

    霍卿放弃了皇位,这个国家也放弃了他。

    霍卿和小狐狸被送出宫,住在了宽大的府邸中,派了很多人的守着,霍承望现在成了太上皇了,他和小狐狸之间的爱情再也没有人阻止了。

    作为霍卿唯一的子嗣霍承望,将继承皇位。

    再霍卿出宫之后,霍承望三日之后就将继承皇位。

    皇宫里忙碌一片,丝竹钟声响着。

    宁舒身着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宫装,头戴凤冠,牵着身着龙袍,头戴十二珠帘天子冕冠的的霍承望,在百官的跪拜下,一步一步朝着鎏金龙椅走去。

    霍承望紧紧抿着嘴唇,一步一步走得很稳,紧紧抿着嘴唇,神色严肃。

    宁舒画着烈焰红唇的妆容,眼尾上挑,显得凌厉而具有攻击性,踩在台阶上,一步一步走上去。

    霍承望坐在龙椅上,他的腿甚至不能够到地,但是整个人挺直了背,显得异常的肃穆。

    宁舒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给了霍承望一个鼓励的眼神。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跪拜,声音洪亮。

    霍承望的声音有些稚嫩,甚至微微颤抖,高声说道:“众爱卿平礼。”

    宁舒在旁边看着,看着霍承望的样子,心里很欣慰,至少他没有像剧情里一样成为一个纨绔无所用的皇子。

    也许霍承望能够成为一个好皇帝,身处高位,即便有权利有容不得人太任性。

    霍承望封了老太师为内阁首辅,萧元帅上交了兵权,霍承望握着兵符,补偿萧元帅,封为了镇国公,后代子嗣有权继承爵位。

    自此朝堂之上老太师和萧元帅两家独大,再加上霍承望手中的兵权制衡,形成了稳固的三角。

    悠远的钟声传遍了整个京城,霍卿站在院子中,看着皇宫的方向,小狐狸依偎在霍卿的怀里,看着霍卿说道:“你是不是后悔放弃了皇位。”

    霍卿低着头在小狐狸的额头印了一吻,说道:“朕……我说过了,你是我最重要的。”

    “霍卿,能够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小狐狸抱着霍卿的脖子,踮着脚吻住了霍卿的嘴唇。

    霍卿紧紧抱着小狐狸,他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小狐狸了,从此她就是他生命里的全部了。

    霍卿激烈地吻着小狐狸,努力不让自己后悔。

    经过一道道繁琐的礼仪,宁舒终于陪着霍承望走完了登基的过程,整个人都累的不行了。

    霍承望一张脸都白了,宁舒连忙让人准备了洗漱的热水。

    两人洗漱之后,霍承望愣愣地看着宁舒问道:“母后,儿臣成皇帝了?”

    宁舒看着她傻傻的样子,笑着说道:“是的,你现在是皇帝了,要自称朕了知道吗?”

    “母后,以后儿子会保护母后,再也不让母后受到伤害。”霍承望抱着宁舒,咬着牙说道,宁舒拍了拍他的背,感觉到霍承望哭了,立刻说道:“别哭,承望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了,以后有承望保护母后,没有人敢欺负母后的。”

    霍承望擦了擦眼泪,又说道:“可是父皇他……”

    “不用管你父皇,他已经不是这个国家的主子了,他自己放弃了。”宁舒淡淡地说道,“只要有母后,没有人伤害你,即便是你的父皇也不行。”

    “现在应该是儿子保护母后,儿子希望母后不要为父皇伤心。”

    她一点都不伤心,真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