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第249章 皇后的恨(26)

    霍卿很后悔没有将元帅府弄下去,本想慢慢来,现在有狐儿在身边,害怕太过激进了,会让人伤害到狐儿,慢慢将萧老元帅手中的兵权弄到手,但是现在被这些官员逼迫着杀了狐儿。

    霍卿恨不得将这些大臣都给砍了。

    时机真是不等人,现在是他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

    霍卿紧紧握住了小狐狸冰凉的手,眼神从这些大义凌然的大臣面上扫过,镇定地冷冷地说道:“朕说过了,朕身边这个女子不是什么金狐幻化而成的,小安子这个狗奴才居然敢诬陷朕。”

    “皇上,为何你如此执迷不悟。”老太师挺直了背,硬声说道:“如果皇上不杀了这祸国的妖孽,老臣带着众位大臣撞死在这里,老臣是不想让皇上做出对有损祖宗基业的事情,皇上。”

    “请皇上杀了祸国妖孽。”大臣跪在地上,面色凝重朝霍卿磕头。

    霍卿气得踉跄了两下,这是以死相逼么?霍卿是一点都不在意这些大臣的死活,但是不能被扣上昏庸无道的帽子。

    “霍卿,我好怕。”小狐狸看着这些人口口声声想要弄死她,吓得肝胆俱裂,小狐狸觉得很委屈,她只是一个女人,想要得到幸福碍着这些人什么了,这些人就要对她打打杀杀。

    霍卿紧紧抓着小狐狸的手,掷地有声,“有朕在,没有人敢把你这么样子。”

    “皇上,不能在留着这个妖女,她真的是狐狸变幻而成的,皇上臣有证据。”萧元帅跪着朝霍卿拱拱手,对着身边的副将挥挥手,紧接着就有侍卫压着道士过来。

    “老实交待,皇上身边的女人是不是狐狸精。”萧元帅对着这些道士狠声说道。

    几个道士跪在地上,雨水打湿了道袍,显得一场狼狈,神色憔悴萎靡,道士相互对视一眼,最后说道:“皇上身边的女子就是狐狸精变幻而成,当初皇上找到我等,就是想让身边的金狐变幻成人。”

    “荒谬,简直是荒谬。”霍卿大喊,“畜生怎么能变成人,你在给朕变个人出来。”

    霍卿的心里很不安,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他真的是大意,就该先将萧老匹夫给弄死,也不至于现在文官武将联合起来跟他逼宫。

    “动物是不能够变幻承认,而是贫道献上了千年鲛珠,金狐是吞了鲛珠才化身成人。”一个有些年纪的道士连忙说道。

    宁舒:→_→

    不是说鲛珠天下就一颗吗?怎么又冒出来了一颗。

    “你们,你们……”霍卿指着下面跪一地的人,雨水溅起来的湿气打在身上,很冷,霍卿突然觉得好冷。

    “你们这是要造反逼宫吗?”霍卿咆哮。

    “臣等不敢,臣等只能将生死置之度外,清除身边的妖孽,祸害江山的妖孽。”老太师大义凌然地说道,“皇上,你已经被这个妖孽迷得神志不清了,看不到国家和百姓了,任由这个妖孽胡作非为,只怕燕国步上灭国的道路上、。”

    霍卿气得身体都在颤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冷冷地说道:“金铃不过是一个女子,还颠覆不了燕国江山,你们太高看她了。”霍卿了解狐儿,她就是一个不在乎荣华富贵,不爱权势爱玩的性子,她怎么可能颠覆得了江山呢。

    “皇上,这些大臣为了燕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切所做都是为了国家和黎明百姓,皇上还是放弃金铃姑娘吧,人妖殊途。”宁舒躬身朝霍卿说道。

    霍卿听到宁舒说话,顿时厉声说道:“你闭嘴,朕都怀疑是你嫉妒金铃,才搞出这样的事情来,皇后,你们萧家手握重兵就是想要造反,朕很早就知道你们的狼子野心了。”

    宁舒的脸上立刻布满了委屈,一副冤枉得不行的样子,连声说道:“皇上,臣妾只是一个后宫妇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让诸位大臣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是女子,金铃也是女子,你为何又要这么对她,落井下石是不是很高兴,朕当真是看错你了。”

    宁舒:……

    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特么不是冲着小狐狸去,而是冲着你去的。

    宁舒拿着手绢抹眼泪。

    小狐狸不善地看着宁舒,怨恨地说道:“皇后,你就算是恨我,但是也不能让霍卿陷入如此两难的境地。”

    宁舒:啊呸,让霍卿陷入两难的境地不是我,是你。

    是你的任性让霍卿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宁舒不说话,不停地抹眼泪,戚戚焉委屈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心酸。

    “你凭什么指着本皇子的母后,她是燕国的皇后,兢兢业业管理后宫,让父皇没有后顾之忧,我的母后没有做错什么,反而是你来到皇宫之后,整个皇宫都乌烟瘴气的。”

    霍承望鄙夷地说道,“没有纲常礼仪,你见到我母后从来不行礼,到底是畜生。”

    “霍承望住嘴。”霍卿目赤欲裂地朝霍承望喊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霍承望被霍卿狰狞的面孔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喊道:“父皇,你不要儿臣了吗?父皇有了妖孽,连妻子和儿女都不要了,父皇,你快醒醒吧,父皇,哇哇哇哇……”

    宁舒抱着霍承望,一边抹泪一边说道:“承望不哭,承望不哭。”

    “母后,父皇只要狐狸精,不要儿臣跟母后了。”霍承望哇哇哇地哭。

    这幅凄凉的样子真是让人心里发酸,霍卿的头上瞬间就被扣上了抛妻弃子的帽子了。

    “你们,你们……”霍卿胸口的气血翻涌,嘴角流出了血沫,瞪大了眼睛看着宁舒和霍承望,对着霍承望怨毒地说道:“小狼崽子,居然想要弑君杀父。”

    “父皇,儿臣没有,儿臣只是想要父皇离开这个狐狸精,儿臣和母后不能没有父皇。”霍承望一脸悲戚。

    霍卿看着霍承望,冷冷地说道:“身体里流着萧家的血液,狼子野心,当初生出来就应该掐死你”

    霍卿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众多大臣都愣了一下,虎毒不食子,现在的皇上居然想着要杀了自己的儿子。

    跟商纣王一个德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