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皇后的恨(25)

    小狐狸听不懂钦天监在说什么,但是她听到了妖孽两字的时候,立刻惊恐地瞪大眼睛,是在说她吗?

    她虽然是狐狸,但是里子却是人啊,根本就不是什么妖孽,小狐狸紧紧地抓着霍卿的衣角,心里充满不安和恐惧。

    “天象之说本来就是无稽之谈,钦天监,朕让查看天气,而不是让你耸人听闻说些什么星相。”霍卿冷淡地说道,“朕的身边也没有什么妖孽,你们实在是想多了。”

    “皇上。”钦天监一头磕在地上,凄厉地喊道:“皇上,你一定要相信微臣的话,启明星现在暗淡无光,启明星是最亮的星辰,代表着皇上,但是现在启明星现在暗淡无光,不光祸及皇上,恐怕还有祸及整个江山啊,皇上。”

    钦天监头磕在地上,额头上一片乌青,表情痛心疾首,小狐狸吓得紧紧捏着霍卿的衣裳,躲在霍卿的身后,心里更加不安。

    “皇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让钦天监查查皇上身边是不是有妖孽,这样皇上和诸位大臣都可以放心。”宁舒温婉地说道。

    霍卿咻地转头看向宁舒,眼神阴厉,雷霆之怒朝宁舒咆哮,“你给朕闭嘴。”

    宁舒闭上了嘴巴没有说话,霍承望看到自己的母后被呵斥了,想要说话,被宁舒捏了捏手,就安静了下来。

    “皇上,皇后娘娘也是为了皇上着想,请皇上宽恕娘娘。”一身铠甲胡子花白的萧元帅几乎是哀求地朝霍卿说道,看着让人心里莫名发酸。

    霍卿被萧元帅这幅做派气得要死,这幅样子就是好像他是不辨明理的昏君一样。

    “皇上,现在最要紧的弄清楚谁是妖孽,谁对燕国江山有害的人,这宫里这么多的建筑,为何就只有这栋奇异的建筑被天雷毁了,这样的东西就不应该存在宫里。”

    “皇上,你身边这个女人就是妖孽。”老太师痛心疾首,“皇上,你被你身边这个女子迷惑了,她根本就是妖物幻化成人,来祸害燕国江山。”

    霍卿听了老太师的话,气得差点一口气闭过去,他明明把狐儿的身份瞒得好好的,处处小心,为什么这些人会知道狐儿幻化成人。

    霍卿的眼睛通红,紧紧咬着牙齿,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

    宁舒连忙拉着霍承望后退了一步,惊惧地问道:“皇上,你不是说她是县令的女儿吗?怎么会是妖物呢,皇上,你快过来,不要和妖物站在一起。”

    “毒妇,你住嘴。”霍卿听到宁舒口口声声叫狐儿妖孽,咆哮地说道:“她根本就不是妖孽。”

    霍卿环视周围,看着紧紧抱着霍承望的皇后,雨地里跪着一片的大臣,有种和世界为敌的无力感,身后的狐儿颤抖着,害怕无比。

    “皇上,你真是糊涂啊,如此明显的事实你却看不到。”萧元帅说道,“这个女子就是狐狸幻化成人的狐狸精,要动荡江山,难道皇上不知道商纣王和苏妲己吗?皇上要置燕国江山不顾吗?”

    “从这妖女入宫,发生多少的事情,残害皇嗣,不顾尊卑,皇上被这个妖物迷惑,对此不管不问,再这么下去,国将不国,臣将不臣。”老太师跪在雨地里,身体东倒西歪的,被身边身边的大臣扶住了,但还是坚持说道:“皇上,为了魏国的黎明百姓,请皇上杀了这个妖女,还燕国一片朗朗乾坤。”

    “请皇上杀了妖女,还燕国一片朗朗乾坤。”朝臣们异口同声地喊道,像是不怕痛一样磕着头。

    小狐狸的脸吓得煞白煞白的,忍不住崩溃地喊道:“你们这些顽固封建的老头,因为一颗星星就要我死,你们简直是草菅人命,你们这样会有报应的。”

    “妖物祸害燕国江山,罪该万死。”老太师厌恶地看了小狐狸一样。

    小狐狸瞬间就呆立了,她怎么就是妖物了,她怎么就祸害江山了,她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本事?小狐狸的心里又害怕又委屈,她和这些人无冤无仇的,凭什么要这样轻率地决定她的命运。

    霍卿胸口的气血翻涌,喉间涌上了腥甜的味道,头突突地炸着疼,心里愤怒和恐惧,恐惧的是怕自己保不住狐儿,

    霍卿咽下口中血腥味道,淡淡地说道:“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这个女子是妖物。”

    “皇上,这妖物就是皇上身边的狐狸幻化而成。”钦天监指着小狐狸的。

    霍卿立刻反驳,“朕身边的小狐狸已经被人杀了,畜生能够幻化成人,简直荒谬至极,如果朕的江山要你们这样的臣子守,朕宁愿不要了这魏国江山。”

    “皇上,老臣今天是是有确凿的证据,才会清君侧。”老太师说道,“皇上身边的小安子能证明。”

    “小安子?”霍卿震惊地看着弯着腰走过来,然后噗通一声跪下来的小安子。

    “小安子拜见皇上,各位大人。”小安子的脸上没有害怕,霍卿看到这样小安子,心里很不安,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安子,小心说话,你要有一句假话,朕要了你的狗头。”

    小安子磕了一个头,说道:“奴才一定会据实以说的。”

    “皇上身边这个女子就金狐幻化成人的,之前御花园那只死狐狸是皇上让奴才做的,让奴才将死狐狸的皮给剥了。”

    小安子头磕在地上。

    “如果奴才有一句假话,就让奴才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小安子冷冷地说道,就像是刀子一样刮在霍卿的身上。

    霍卿完全没有想到身边的一条狗居然反咬了自己一口,这个死阉人居然敢这样说,霍卿冷声喊道:“小安子,朕待你不薄,你居然敢背叛朕。”

    “奴才没有背叛皇上,而是忠于整个燕国,皇上纵容妖孽,和妖孽苟.合,天理不容,奴才就算是现在被皇上杀了,奴才也死而无憾,奴才只恨不能亲手杀了妖孽。”小安子看向小狐狸的眼神带着仇恨。

    “你恨我?”小狐狸想不通自己什么得罪他了。

    “当然恨,你让皇上变得残暴,我身为一个人居然被你这个畜生妖孽百般戏弄。”小安子恨恨地说道。

    宁舒心里淡淡一笑,钉子再小扎在身上也疼,这就是任性的代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