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第239章 皇后的恨(16)

    萱贵妃悲痛欲绝,等到萱贵妃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宁舒才想要安慰萱贵妃,但是话到口中,却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说孩子以后会有的,先不说萱贵妃的身子伤了,很难有孕,再说了现在的霍卿要为小狐狸守身如玉,都不进后宫,怎么可能还有孩子。

    萱贵妃的身体很虚弱,经过一阵撕心裂肺地哭泣,她的身体颤抖着,额头都是冷汗,打湿了鬓角。

    “皇上是如何处理那只狐狸的,我的孩子没有,我才刚知道他的存在,他就这样没了。”萱贵妃用手锤着自己的心口,泪流满面。

    这就是位面的炮灰,她们点缀着主角的生活,可是她们也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他们也会痛苦和悲伤。

    宁舒叹了一口气,说道:“身体是根本,没有好的身体如何报仇。”

    萱贵妃看着宁舒,最后嗤笑了一声,讽刺又悲伤地说道:“娘娘现在心里应该很高兴。”

    “本宫为何高兴,发生这样的事情,着实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宁舒挑了挑眉头诧异地说道。

    萱贵妃惨然一笑,“嫔妾现在没有孩子了,皇后娘娘你的孩子就没有威胁了,娘娘,嫔妾累了,嫔妾想要休息了。”

    宁舒淡漠地说道:“先不说你肚子里孩子是男是女,就算生下来对本宫也没有什么威胁,本宫是皇后,本宫的孩子是嫡长子,只要本宫没有犯错,本宫的孩子没有犯什么大错,本宫的孩子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再活本宫的背后还站在元帅府,手握着重兵的元帅府。”

    要说萧筱的手中握着这么好的牌,居然落到了自我了断残生的结局,不过是爱情和嫉妒让人昏头,如果萧筱理智一点心狠一点就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女人不狠地位不稳,不是没有道理。

    要怪就怪萧筱居然爱着一个帝王,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小狐狸,能让冷硬帝王变成绕指柔。

    萱贵妃被宁舒直白的话说得愣住了,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了,默默流泪,比之前撕心裂肺更加让人心疼,脸上带着心灰意冷,漠然又悲伤。

    宁舒说道:“皇上应该会给太师府一个交待的,应该会对你有所补偿。”

    萱贵妃是辅佐过两代君王的太师的孙女,现在隐退了,但是在朝廷中很有影响力的。

    “补偿?我的孩子没有,能够把我的孩子还回来,让我的孩子重新活过来吗?这个孩子我盼了无数年,我都还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现贵妃哭着,朝宁舒质问。

    “皇后娘娘赎罪,我家娘娘是因为太悲伤了,并没有冒犯皇后娘娘的意思。”萱贵妃贴身侍女连忙解释道。

    宁舒挥了挥手并不在意,贴身侍女朝萱贵妃说道:“娘娘,你还没有醒过的时候,皇后娘娘替你在皇上面前替你主持公道,要杀了小狐狸,但是皇上并不同意。”

    萱贵妃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嫔妾谢过皇后娘娘。”

    “你我都是女人,你的痛苦我能够了解。”宁舒说道,“你好好休息吧。”

    萱贵妃被侍女扶着躺了下来。

    这时,宫苑外头响起了脚步声,很匆忙,一会一阵的,宁舒朝青竹说道:“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是。”青竹出去了一会,就进来,先是看一眼床榻上的萱贵妃,没有说话。

    萱贵妃声音嘶哑地说道:“说吧,什么事,我现在不过是一个等死了此残生的人,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娘娘。”青竹朝宁舒说道,“外面是御林军。”

    “御林军?这么晚了在宫里行走做什么?”宁舒皱着眉头。

    青竹看了一眼萱贵妃说道:“听说小狐狸下午就消失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找着,皇上着急,就派人找。”

    “嗤……”宁舒毫不客气嗤笑出声,萱贵妃紧紧地抓着被面,骨节发白,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

    宁舒真的觉得霍卿生性凉薄得跟畜生一样,自己的女人流产了,还处处关心着犯错的小狐狸。

    “萱贵妃,养好身体,以后还有好戏看呢,想要报仇就要养好自己的身体。”宁舒嘱咐萱贵妃,“你就算现在伤心死了,别人也不会在意。”

    宁舒站了起来,俯身轻轻拍了拍萱贵妃冰凉的手,“好起来吧,你会看到你想要看到的,我们一起。”

    “恭送娘娘,今天皇后娘娘说的话,嫔妾都记在心里了。”萱贵妃看着宁舒的眼神坚定无比,带着某种炙热的光芒,仇恨的火焰。

    宁舒转身出了萱贵妃的寝宫,走在御花园,看到时不时有御林军打着灯笼,在假山树间穿梭,显然是在寻找小狐狸。

    宁舒勾了勾嘴角,爱的如此难舍难分,以后就成全你们两个。

    “娘娘,这狐狸是不是会什么妖术啊,能让皇上这样。”青竹觉得好诡异。

    “妖术?也许吧。”宁舒意味不明地说道。

    宁舒回到寝宫的时候,霍承望还等着她,宁舒突然心里像是点了一把火,暖呵呵的。

    她没有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只是想要这个孩子少跟小狐狸到处疯跑惹祸,但是这个孩子回报她的是真挚的感情。

    “承望,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宁舒朝两个孩子说道,“去睡吧。”

    看到自己母后回来了,霍承望松了一口气,随即说道:“外面总是有动静,儿臣睡不着。”

    等人就等人,还找理由?宁舒揉了揉霍承望的额头。

    “母后,贵妃娘娘没事吧。”霍承望问道,“是不是承望没有小弟弟小妹妹了。”

    宁舒点头,霍承望有些失望,又朝宁舒问道:“儿臣觉得父皇变了,变得儿臣都快不认识了。”

    “爱情会改变人的。”宁舒喝了一口水,“不早了,睡觉去吧。”

    “爱情?!”霍承望疑惑地看着宁舒,“母后,你再说什么,什么爱情?”

    “你父皇现在就像是陷入了爱情的毛头小子。”宁舒笑着说道,为了喜欢的人做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霍承望接着问道:“父皇和谁的爱情?”

    “去睡吧,母后也累了。”宁舒不想和霍承望说这样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