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238章 皇后的恨(15)

    被撞中了肚子的萱贵妃捂着自己的肚子惊叫了一声,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众人都没有反映过来,听到萱贵妃痛苦的呻.吟,才看到了萱贵妃的裙子见红了。

    “快,太医给快给贵妃看看,尽力抱住龙胎。”宁舒连忙朝太医说道。

    萱贵妃坐在椅子上,裙摆上沾着鲜血,萱贵妃的脸色很白,流着泪,朝霍卿伸出了手,霍卿犹豫了握着萱贵妃的手,现贵妃虚弱霍卿悲切绝望地说道:“皇上,救救我们的孩子,求你,皇上。”

    霍卿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萱贵妃脸色越发白了,就算有太医施针还是止不住血。

    宁舒在旁边看着,摇了摇头,萱贵妃这胎是保不住了。

    “皇上,贵妃娘娘本来身子就虚弱,好不容受孕了,胎像不稳,被大力撞击,微臣无能,贵妃娘娘已经滑胎了。”太医跪在地上磕头。

    萱贵妃忍着剧痛听到这话,晕了过去,人事不知。

    霍卿的脸上闪过一道诡异的喜悦之色,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冷着脸朝太医说道:“尽力调养好贵妃的身体,不管要用什么药,尽管用,一定要调养好贵妃的身体。”

    “微臣记住。”太医见霍卿没有怪罪,抹了一把冷汗。

    “皇上,御花园里风大,抱着萱贵妃回寝宫吧。”宁舒朝霍卿说道。

    霍卿的脸上有些微妙,犹豫了一下才抱起椅子上的萱贵妃朝贵妃的寝宫去了。

    宁舒看到霍卿犹豫的样子,心头鄙夷无比,让你抱畜生抱得很高兴,让你抱着你的女人,活像有洁癖一样,德行。

    “承望,你们先回去。”宁舒让青竹把两个孩子带回去,霍承望抓住了宁舒的衣角,宁舒问道:“怎么了。”

    “母后小心一点。”霍承望悄悄对宁舒说道:“刚刚父皇笑了。”

    宁舒微微一愣,问道:“什么时候?”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萱贵妃的身上,没有注意到霍卿的表情。

    “就是太医说贵妃娘娘孩子保不住的时候,儿臣看到父皇嘴角勾了勾。”霍承望皱着一张包子脸,“母后,你要相信儿臣,儿臣真的看见了。”

    “母后相信你。”宁舒摸了摸霍承望的头,“快跟青竹回去。”

    宁舒追上了霍卿,看了一眼霍卿的侧脸,他的侧脸很冷漠,更显得轮廓深邃迷人,但是宁舒却心里发寒,在自己的女人滑胎的时候,居然笑了。

    很快就到了萱贵妃的寝宫,霍卿把昏迷的萱贵妃放在床榻上,然后朝太医说道:“好好医治贵妃。”

    霍卿在床边站着,但是眼神却不住地往殿外看,脚步挪动了一下,朝宁舒说道:“皇后,朕还有事,贵妃这里你守着,有什么事差人禀告朕。”

    宁舒看都不想看霍卿,低着头说道:“皇上,贵妃的滑胎并不是意外,而是被小狐狸撞中了肚子,臣妾觉得应该给贵妃一个交待,小狐狸残害皇嗣,不应该这么绕过。”

    殿里其他妃子相互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都看着霍卿。

    霍卿的脸痉挛了一下,一挥袖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

    “皇上。”宁舒抬起头看着霍卿,“皇上,贵妃肚子里也是你的孩子,那只狐狸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不替贵妃和孩子主持公道,不过是一只畜生,乱棍打死行了发,犯下如此……”

    “你闭嘴。”霍卿忍不住打断了宁舒的话,随即发觉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放沉了声音说道:“这件事朕会补偿皇后的,至于小狐狸,就是一个什么不懂的畜生,打死她朕的孩子就能回来吗?失去孩子朕难道不痛心?”

    补偿贵妃,但是罪魁祸首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凉薄如斯,饶是宁舒经历了几个世界,这个时候都忍不住心里发寒,虎毒还不食子呢。

    而霍卿居然想让这个孩子消失,就不会影响到他和小狐狸的感情,不对其他女人冷酷无情,好像就显示不出对女主的深情。

    宁舒压住心中的戾气,淡淡地说道:“臣妾知道,皇上慢走。”

    霍卿转身就走了,背影有些狼狈。

    “皇后娘娘,难道就这样算了?”妃子朝宁舒问道。

    宁舒挥挥手,“你们也回去吧,没事就窝在自己宫里不要瞎逛。”

    “是。”妃子们退下了,只是每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很忧郁,如果是之前有妃子落胎了,当然会幸灾乐祸一翻,但是现在。

    每个人的心中都压着一块石头,带着沉甸甸的不安。

    血水一盆一盆地端了出去,好半天太医才偏殿里出来,宁舒问道:“贵妃怎么样了?”

    太医摇摇头,“贵妃娘娘身体亏损得厉害,只要以后难有孕。”

    宁舒叹了一口气,皇宫真是一个让人阴郁的地方,宁舒说道:“尽量调养,不管是什么药材都行了,皇上也这么说了。”

    太医点点头。

    宁舒走进寝殿,里面带着浓重的血腥之气,萱贵妃头发披散地躺在床上,面白如纸,气色很差,露在辈子外面的肩膀看着很瘦削,让人看着心生怜悯。

    宁舒坐在床边,拿了帕子擦了擦萱贵妃额头上的冷汗,小狐狸是幸运的,能到霍卿倾尽一生的深情,但是这后宫的女子呢,对着后宫这么多的女人又是何其残忍。

    既然不喜欢就不要选这么多的女人进宫,这么貌美如花的女人嫁给其他人,也许比在宫里幸福。

    “皇后娘娘,让奴婢来吧。”萱贵妃身边的侍女朝宁舒说道,宁舒嗯了一声,把帕子给了萱贵妃的贴身侍女。

    “皇后娘娘,这殿里血腥味大,请娘娘移驾。”侍女朝宁舒说道,侍女红着眼睛,强忍着悲痛。

    宁舒淡淡地说道:“无碍,本宫在这里等着贵妃醒过来。”

    青竹把两个孩子送了回去,然后就过来了,站在宁舒的旁边等着贵妃醒过来。

    “青竹,给本宫倒杯水。”宁舒感觉很渴。

    萱贵妃是晚上醒过来的,看到宁舒守在床边愣了一下,然后慌忙摸着自己的肚子,哭着喊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孩子……”

    声声如泣血杜鹃,悲怆而绝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