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第235章 皇后的恨(12)

    霍卿对她不满,对萧青阳成为霍卿的陪读不满。

    霍承望心头难受,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宁舒叹了一口气说道:“小狗的尸体母后都收着,等你好了就把它葬了吧。”

    霍承望盯着宁舒,一字一顿地问道:“父皇的身边也有小狐狸,父皇可以养着小狐狸,却说儿臣玩物丧志,打死了小狗,为什么父皇可以,儿臣不可以呢?”

    “承望想要知道为什么?”宁舒看着这个孩子,到底和之前不一样了,经历伤害,总该是有觉悟了。

    即便是有着皇子尊贵的身份,但是这份尊贵是无根浮萍。

    宁舒淡然一笑,“为什么,因为你的父皇是皇上,掌握着天下人的命运,他的手中握着我们的命运,没有人可以挑衅他,他有绝对的权势保护自己爱护的东西,可以剥夺别人最重要的东西,但是没有人敢说什么。”

    “父皇是皇上,有权势可以保护自己的珍爱的东西?”霍承望愣愣地看着宁舒。

    宁舒抱着霍承望,淡淡地说道:“承望,这天下没有绝对的事情,任何人都得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母后希望承望能够快乐,但是却不要在你的父皇身上渴望普通人家的亲情,你的父皇是皇上,他主宰着我们的命运,连生命都在别人的手中握着,更不要谈感情。”

    “母后,承望应该怎么做才不这么难受?”霍承望掉眼泪,看着宁舒,“儿臣想要保护母后,想要保护儿臣珍视的东西,儿臣不想让今天的事情发生了,母后,儿臣心里好难受,好难受。”

    宁舒心头一酸,用手绢擦着霍承望脸上的泪水,拍着霍承望的背,“承望,快乐起来,快乐是你父皇没有办法剥夺的,母后希望承望快乐,今天的事情母后会替你讨一个公道的。”

    “母后。”霍承望扑在宁舒的怀里嚎啕大哭。

    宁舒却松了一口气,发泄出来总比憋在心头好吧。

    霍承望脸蛋上还带着泪水,宁舒用帕子替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娘娘,用点吃食吧。”青竹的脸色有些憔悴,陪着宁舒守了一夜。

    宁舒端过清粥,朝霍承望说道:“承望,吃点东西,身体才好得快。”

    宁舒一勺一勺喂霍承望喝粥,霍承望朝宁舒问道:“母后,父皇来过吗?父皇来看过儿臣了吗?”

    “没有。”宁舒摇头,“承望,母后说过了,不要对你父皇有太多的感情和期待。”

    “儿臣只是想要让父皇他之前那么做是错误的,给儿臣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儿臣是他的儿子,儿臣想看到父皇有那么一点愧疚。,”霍承望说道。

    宁舒脸上带着笑容,“母后的承望长大了,但是有些人即便是伤害了别人,但是他们自己是没有感觉的,即便是察觉到伤害了别人,但是他们依旧不会放在心上的。”

    霍承望吃完了一碗清粥,就躺下休息了,宁舒看到他窝在被窝里依旧在流泪。

    宁舒心里叹了一口气,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就在床边守着。

    “娘娘,夫人递了牌子想要进宫来看看小皇子。”青竹凑到宁舒的耳边悄声说道。

    宁舒摆了摆手,“让他们现在不要往宫里递牌子了,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要让女眷进宫,青阳留在宫中,现在承望这种情况,身边应该有个伙伴陪着,让娘不用担心,本宫会护住青阳的。”

    青竹的脸上带着愁容,出去了。

    用过早膳的萧青阳就过来守着了,等着小表弟醒过来。

    有妃嫔过来请安,宁舒根本就不想见,一点心情都没有。

    嫔妃送了很多的东西过来,宁舒直接让青竹塞到库房里,看都不看一眼。

    中午的时候,霍卿总算是知道自己儿子病了,冷着一张脸过来,那德行真是看得宁舒蛋疼不已,不想来就拉到吧。

    霍卿朝宁舒质问:“承望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朕。”如果不是在上朝的时候还是皇后的老爹问起小皇子的身体怎么样了,他都不知道霍承望病了、

    霍卿瞬间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他是这皇宫的主人,别人居然比他先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

    皇宫里发生的事情外面的人都知道,把自己的皇宫当成什么了。

    宁舒听到霍卿的话,整个人都斯巴达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把自己儿子吓病了,这回居然还质问上她了。

    宁舒心里在咆哮,但是面上一副疲惫又急于解释的样子,“承望发热是在深夜,臣妾就没有打扰皇上。”

    “早上也应该派一个人告诉朕。”当时被自己的岳丈问起来,差点就一脸懵逼了,让霍卿的心里很不悦。

    宁舒淡淡地说道:“臣妾一晚未睡,脑子实在迷糊,忘记派人告诉皇上,是臣妾不对。”

    霍卿一时间有些语塞,坐在床边看着睡着的霍承望,问道:“现在如何了?”

    “好多了。”宁舒说道。

    霍卿的脸色不好看,冷漠地说道:“身为朕的孩子,居然为了这么一点事情就生病了,还配做朕的儿子?”

    宁舒:我草泥马……

    尼玛,说得你儿子好像不是人,不是血肉之躯,不会伤心难过一样,说到底不过是不关心不在意而已。

    要是现在床上的他和小狐狸的孩子,现在只怕已经咆哮着要砍了太医的头。

    宁舒抽了抽嘴角,淡淡地说道:“臣妾会照顾好承望。”

    霍卿磨磨蹭蹭一阵就走了,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估计是回去找小狐狸了,生怕小狐狸会生气。

    有了宁舒夜以继日的陪着,还有萧青阳守着,霍承望的病也是快一个多月才好,熬了这么一个月,宁舒觉得自己都瘦了。

    霍卿就来一次,其他的时候根就没有来了,感觉好冷漠的,对待自己的孩子都这么冷漠,霍承望也没有再问自己的父皇有没有来看自己。

    宁舒感觉霍承望变了很多,没有之前活泼爱玩了,现在不用宁舒自己说,都会自己自觉读书,宁舒时常开导霍承望,之前是想方设法让霍承望读书,现在是要让霍承望注意劳逸结合。

    当娘真苦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