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第234章 皇后的恨(11)

    霍承望在宁舒在怀里哭累了,闭上眼睛睡着了,宁舒叹了一口气,将霍承望放在床上,让青竹打了温水,把霍承望脸上的泪痕擦掉。

    霍承望眼睛通红的,都肿了起来,宁舒就一直守在床榻边。

    萧青阳非常自责,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表弟,还有小奶狗的死。

    “姑姑。”萧青阳朝宁舒喊道,宁舒揉了揉额头,说道:“青阳,你受惊了,去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吧,承望现在这样,姑姑希望你能陪在承望的身边。”

    估计今天的事情让霍承望心里受到了伤害。

    “姑姑,青阳会照顾好表弟的。”萧青阳立刻拍了拍心口,跟宁舒保证。

    到半夜的时候,霍承望发烧了,温度很高,宁舒事先就有准备,让青竹端了药碗,慢慢给霍承望喂药,但是药只喝了一半,其他的都吐出来了。

    “娘娘,要不要叫太医过来。”青竹急的脸都红了,“去叫太医过来,再去熬药。”

    宁舒湿帕子擦着霍承望的身体,霍承望今天惊悸过度,会生病,宁舒一点都不奇怪,但是看到霍承望真的生病了,宁舒心里还是很着急,小小的人躺在床上,嘴里说着胡话。

    宁舒真怕霍承望烧坏了脑袋,青竹叫来了太医,给霍承望施针,等药上来了,宁舒立刻端过药碗给霍承望喂药。

    “娘娘,让奴婢来吧。”青竹看到宁舒着急,连忙说道。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没事,本宫自己来。”

    “娘娘,要不要去请皇上过来。”青竹朝宁舒问道,小皇子都病得这么严重,皇上应该过来看看的。

    宁舒本想说把那个杀千刀的叫过来干嘛,但是考虑到有一屋子的太医在,不让自己温柔体恤的皇后娘娘形象崩了,就只能强忍着悲痛,说道:“这都半夜了,皇上已经就寝了,明天早上皇上还要早朝,不要打扰皇上休息。”

    太医看着宁舒的眼神顿时带着怜悯,宁舒抽了抽嘴角,用帕子擦着霍承望的身子。

    “.....娘娘。”青竹的眼睛有些发红了。

    宁舒都觉得自己好苦逼。

    宁舒口中就寝的皇上并没有睡着,而是躺在床榻上看着睡在桌子上的小狐狸。

    小狐狸警惕地看着霍卿,面对这样的眼神,霍卿感觉自己心脏被一只大手捏着一样,很难受,他喜欢的狐儿眼神应该狡黠可爱的,清澈迷人的,而不是用这样警惕又陌生的眼神看着她。

    小狐狸心中是不怕霍卿的,虽然霍卿是皇帝,但是却对她极好,但是今天下令杀了小狗的时候,却把小狐狸吓到了,才明白这个男人是一个要人生就生,要人死就死的帝王。

    小狗的死让小狐狸有些感同身受,她现在不是人了,而是一个狐狸,人命都不值钱,何况她只是一个动物。

    霍卿从床榻上起来,走到了小狐狸的面前,伸出手抱住了小狐狸,小狐狸顿时浑身都炸毛了,霍卿用手轻轻摸着小狐狸的背,轻轻地呢喃:“你不应该怕朕的,你是朕的,看到你跟其他人玩耍,朕的心里很不舒服。”

    “你虽然是只狐狸,但是在朕的心里从来没有把你当成狐狸,你在朕的心里超过所有人,你是朕的宠物,朕宠爱你,疼爱你。”霍卿用炽热的眼神看着小狐狸。

    “朕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聪慧的狐狸。”

    对上霍卿的眼神,小狐狸一颗狐狸心跳得飞快,听到霍卿的话,小狐狸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成了狐狸,但是却遇到了霍卿,穿越大神还算是没有亏待她。

    小狐狸觉得这样怕霍卿实在是对不起霍卿的宠爱,用愧疚的眼神看着她,伸出舌头讨好地舔着霍卿的手指头。

    霍卿身体微微一顿,随即高兴地说道:“狐儿,你不生气了?”

    小狐狸看到霍卿脸上的笑容,眼神都冒红心了,真真真是一个超级大帅哥啊。

    “朕好看吗?”霍卿朝小狐狸笑得灿烂,小狐狸立刻点着狐狸头。

    好看,好看,真的太好看了。

    霍卿摸着顺滑的狐狸耳朵,抱着小狐狸上了龙床,一人一狐依偎在一起。

    宁舒守着霍承望一夜,经过太医的忙碌,霍承望总算是退烧了,也不说胡话了,宁舒就坐在床边守着,朝旁边的萧青阳说道:“青阳,去睡觉吧。”

    “姑姑,青阳不累,青阳守着表弟醒过来。”萧青阳的眼睛通红的,之前哭过了,再加上熬夜,一双眼睛真成了兔子眼了。

    宁舒也不勉强,让他累了就在床边趴着睡一会。

    “娘娘,喝点清热的茶水。”青竹端着茶杯,宁舒接过咕噜咕噜喝了一杯,然后用帕子擦着霍承望身上的汗水。

    霍承望是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的,睁开眼睛愣愣发直地看着宁舒,宁舒一下就懵逼了,该不是真的烧出什么毛病了。

    “母后,承望好怕。”霍承望的嗓子非常嘶哑,宁舒连忙倒了水给霍承望喝,霍承望一边喝水,一遍流眼泪。

    宁舒抱着霍承望,轻轻地说道:“承望不怕,母后一定会保护承望的。”

    “表弟,你醒了。”趴在床边的萧青阳醒过来看到霍承望醒过来的时候,开心得都要哭了。

    “表哥。”霍承望身体很难受,难受得都要死掉了。

    宁舒让萧青阳下去吃早饭。

    寝殿里就剩下宁舒和霍承望,宁舒看着霍承望,问道:“承望心里怪母后。”

    “怪母后为什么没有救小狗是不是。”

    霍承望的眼泪又下来了,朝宁舒嘶哑问道:“为什么,母后?”

    宁舒摇头淡漠地说道:“因为母后做不到。”

    “为什么。”霍承望愣不解地看着宁舒。

    宁舒伸出手摸了摸霍承望的头,“承望,因为母后面对的是你的父皇,是这天下最有权势的人,所有的人在他的面前都是臣子,包括母后,包括你,母后之前已经救了你表哥,事情可一不可再二,承望是想要母后放弃救青阳救小狗?”

    “不,承望不想让表哥出事。”霍承望摇头,“可是父皇为什么要打死小狗,它什么都不知道。”

    吃醋再加警告她,警告萧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