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227章 皇后的恨(4)

    晚上的时候,霍承望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功课拿了过来,是霍承望写的二十个大字,宁舒考了霍承望是否认识这些字,霍承望又背了诗。

    摇晃着小脑袋像老学究一样背书,背完之后看着宁舒,宁舒点点头,夸赞他:“很不错,承望很棒。”

    霍承望红着脸,挺着胸脯说道:“儿臣会的还有更多。”

    说真的,宁舒真的很汗颜,她的字还没有一个五岁孩子写得好,宁舒觉得自己以后坚决不动笔。

    “跟小狐狸玩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太危险的地方不要去知道吗?”宁舒嘱咐霍承望,霍承望点点头,说道:“母后,你真好。”

    宁舒拍了拍霍承望的肩膀,本来是想拍着他的小屁股的,总觉得像怪阿姨,只能拍肩膀。

    “回去休息吧。”宁舒笑着说道,又嘱咐他:“不要被小狐狸抓伤了,它毕竟是畜生,被抓了对身体不好,晚上洗漱的时候让奶娘用艾叶水洗洗知道吗?”

    “儿臣知道了。”霍承望点头。

    等到霍承望走了,宁舒才重重出了一口气,跟孩子沟通好困难啊。

    “娘娘,今天是十五,皇上应该来的。”青竹看向殿外,“可是已经这么晚了。”

    宁舒打了一个呵欠,“洗洗睡,不用等了。”

    青竹用宽慰的眼神看着宁舒,说道:“娘娘,一定是皇上太忙了。”

    忙得不睡觉了?来皇后宫里基本就是来睡一觉的,几步远而已,是不想来罢了。

    宁舒刚躺上床,就听到外面太监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

    宁舒又从床上爬起来,套了衣服。

    霍卿走了进来,宁舒朝霍卿行礼:“臣妾给皇上请安。”

    霍卿身材高大,腰间系着腰带,更显得蜂腰窄臀,给人的感觉非常性感,他的脸部轮廓很深邃和立体,鼻若悬胆。

    “皇后这就就寝了?”霍卿出声道,“难道皇后不记得今天是十五。”

    宁舒明显感觉霍卿在生气,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眉头微微皱起,宁舒无语,你丫不想来就不来,这幅好像是被逼着来的样子,让大家都蛋疼。

    霍卿确实是被逼着来的,今天上朝的时候,萧老东西上奏说他许久没有临幸后宫妃子了。

    说白了就是让自己去宠幸他的孙女,霍卿磨磨蹭蹭到这会才到皇后的宫里。

    出御书房的时候,小狐狸抱着他的腿不让走,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让霍卿很难受,好说歹说总算让小狐狸才不那么伤心了。

    现在看到宁舒先睡了,霍卿心头冒火,连带厌恶她了,霍卿张开手臂等着宁舒来替自己更衣,淡淡地说道:“就寝吧。”

    宁舒点点头,“好。”

    看霍卿的这个样子不想是跟她滚,宁舒心里就放心了。

    “皇后,替朕更衣。”霍卿冷冷地说道。

    宁舒:(⊙0⊙)

    宁舒又从床上爬起来,替霍卿把衣服脱了,然后两个人就躺在榻上无言。

    霍卿干脆背对着宁舒。

    宁舒:……

    不想来就要来,什么德行,如果原主只怕早就被霍卿这样的冷暴力给伤透了心。

    宁舒也翻了一身,和霍卿背对背。

    尼玛,有个人在旁边真不爽,本来就生得牛高马大的,占了一半的床,还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宁舒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觉,突然被一阵动物的凄厉的尖叫声惊醒了,声音里含着无比的痛苦。

    旁边霍卿连忙起来了,也不管旁边睡了一个人,直接踩在宁舒的腿上,宁舒立刻踢开了霍卿,霍卿一不注意跌倒在地上,但是他一点都不在意,脸上带着焦急,喊道:“狐儿,你在什么地方。”

    狐狸尖叫着,有点像高八度的狗叫,又像是女人尖叫声,在深夜显得尤其可怖,让人不寒而栗。

    “狐儿,狐儿。”霍卿脸色很焦急,宁舒从榻上下来,让青竹把蜡烛拨亮一点,霍卿直接抢过蜡烛,他明明听到了狐儿就在不远处哀怜地叫着。

    最后霍卿是在房间窗户下发现了小狐狸,小狐狸的一只前肢被捕鼠夹夹住了,正在潸潸流血,霍卿一下心疼得无以复加。

    “叫太医,快叫太医。”霍卿红着眼睛朝宁舒咆哮,霍卿是冷静的,但是这样情绪激动是原主没有见过的。

    “去叫太医。”宁舒朝青竹说道,青竹连忙去请太医了,被霍卿的样子吓到了。

    霍卿蹲了下来,想要把捕鼠夹取下来,但是又怕弄疼了小狐狸,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小狐狸流着眼泪,呜呜朝霍卿叫着,样子可怜无比。

    宁舒在旁边看着,这只狐狸浑身金色,看着特别漂亮,眼神看着非常地灵动,眼睛转动间带着狡黠,但是现在眼神都暗淡,一直朝霍卿流泪。

    难以想象一个动物的身体居然装着一个人类的灵魂,宁舒也算是长见识了,是不是以后她做任务的对象也可能是非人类。

    霍卿猛地转过头来看着宁舒,凌厉地问道:“皇后,你为什么在寝宫里放着这么危险的东西。”

    宁舒淡定地说道:“臣妾这些天一直睡不好,晚上总有老鼠,就让宫女弄了捕鼠夹,臣妾也没有想到它会来,它也从不到臣妾的宫里,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

    这只狐狸才到皇宫没多久,地皮还没有踩熟,到还没有开始像剧情里那样无法无天。

    “臣妾不知道它今天怎么就来了。”宁舒很是很诚恳地说道。

    霍卿一时间语塞,总不能说是因为他在这里,狐儿依赖他所以才跟着来的。

    这样的话作为帝王的霍卿是断断不会说出来的,至少不会在宁舒这个皇后面前说这样的话。

    霍卿摸着小狐狸的头,安慰她:“狐儿,没事的,太医马上就来了。”

    “呜呜呜呜……”小狐狸趴在地上,疼得声音都很虚弱了,心头则在骂娘,她怎么这么倒霉,怎么就被这个东西给夹住了呃,疼死她了,都是霍卿这个王八蛋,如果不是跟着他来,她也不会受伤。

    小狐狸越想越伤心,心里委屈加上伤口疼,直流泪,霍卿恨不得抱住小狐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