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校园惊魂(18)

    宁舒和苏曼玉过了几天安生的日子,但是在几天之后的夜晚,都这个女鬼又回来了,整个宿舍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苏曼玉紧紧抱着宁舒的胳膊,战战兢兢地说道:“雨桐,她回来了,季清远和林浅浅呢。”

    宁舒没有说话,直接拿出牛眼泪摸在眼皮上,环视一圈,就看到一个女鬼坐在林浅浅的床铺上,她周身都环绕着黑气,灵魂看着很是单薄,脸上都是一道一道的刀痕,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毒。

    和宁舒的眼神对上,朝宁舒呲牙,似乎又顾忌什么,没有朝宁舒这边来。

    宁舒飞快得把灵魂珠扔向女鬼,女鬼一闪身飞快避开了灵魂,但是她一部分的灵魂却被灵魂珠吸走了,身上的黑气都消散了许多,灵魂变得非常单薄。

    女鬼飘忽在窗外,朝宁舒愤怒咆哮,整个宿舍都在震动,床铺倒了下来,宁舒拉着苏曼玉跳下了床铺,捡起地上的灵魂珠。

    突然就好像是地震一样让人站都站不稳,宁舒气沉丹田,站在地上动都不动一下。

    苏曼玉跌坐在上,紧紧拽着宁舒的衣服,“她怎么突然这么生气?”

    “强弩之末而已。”宁舒看着女鬼单薄的灵魂,如果道士来了之后,估计撑不了多久就会灰飞烟灭的。

    “你们都得死,必须死,我恨你们,你们都要死,都要死,都要死。”女鬼阴森怨毒的话,听着让人头皮发炸。

    宁舒眼皮上的牛眼泪干了,也就看不到女鬼在什么地方了,而女鬼的动静也小了,最后没有生息。

    苏曼玉哎呦一声,坐在地上摸了一把冷汗,“再这么多来几次,我心脏该不行了。”

    宿舍里一片凌乱,宁舒把倒在地上的床铺立起来,整理了一下宿舍。

    “你有季清远的号码吗?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吧。”宁舒一边整理东西一边朝软得像一滩泥的苏曼玉说道。

    “对啊,打电话,打电话。”苏曼玉掏出手机拨打电话,拨打了好一会,差点气得把手机扔了,朝宁舒说道:“打不通,说是不在服务区。”

    宁舒耸了耸肩膀,现在男女主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宁舒直觉这个女鬼应该是遇到了那个什么道士,跟道士过招了,不然灵魂也不会这么单薄。

    刚才又被灵魂珠吸收了一部分灵魂力,现在灵魂力很单薄。

    宁舒感觉手中的灵魂珠又重了一点,觉得这个东西真的邪门的,只进不出,宁舒真的好垂涎这里面的灵魂之力的。

    女鬼变得虚弱了,很少出来作怪了,似乎在养伤。

    宁舒在想道士什么时候来,这个时候真是灭掉这个女鬼的最好时机。

    女鬼吃了一次亏,就不敢再进宿舍了,宁舒有时候把牛眼泪抹在眼皮上,看到女鬼居然在吞噬其他游离的灵魂,身上的黑气越来越重。

    我去,宁舒看到这一幕,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还是赶紧把这个鬼给灭了吧,不光杀人,还吞噬鬼。

    幸好有灵魂珠在,不然宁舒都没有办法护住自己和苏曼玉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宁舒毕竟和苏曼玉相处了不少的日子,也算是相处出一些感情。

    一段风平浪静时间之后,季清远和林浅浅终于回来了,林浅浅一下子瘦了好多,连皮肤都黑了好多,腿上还打着石膏,而季清远也是一样风尘仆仆的。

    季清远扶着林浅浅坐在床铺上,苏曼玉朝季清远问道:“你们都去什么地方了,怎么手机都打不通?”

    季清远揉了揉额头,神色显得一场疲惫,说道:“信号不好。”

    “你们怎么这么狼狈,是不是路途中不太平?”苏曼玉给季清远倒了一杯水,没有理睬一旁的林浅浅,季清远接过水杯,把水给林浅浅,朝林浅浅问道:“浅浅,腿还疼吗?”

    林浅浅皱着眉头,碰了碰自己的腿,说道:“腿好痛。”

    “医生说了以后你这腿要好好养着,不让会出事的。”季清远认真说道,把倒水的苏曼玉给晾到一边了,气得苏曼玉脸色都变了。

    宁舒在旁边看着,觉得季清远和林浅浅之间的感情越发深厚了,估计是一路上共患难的缘故,看着苏曼玉的样子,宁舒撇撇嘴,你丫没戏了。

    苏曼玉看到宁舒的眼神,脸色更加难看,庄雨桐这个死丫头为毛老是这么嘲笑她,不嘲笑她会死啊。

    看她失恋这么高兴?

    苏曼玉的神色有些暗淡,随即朝季清远问道:“你们路上都发生了什么事,道士找到了吗?”

    “找到了,现在道长正在我家,今天晚上就回来驱鬼。”季清远说道:“路上却是出了很多的事情。”

    他和林浅浅九死一生,而且林浅浅之前摔伤的腿更加严重了吗,医生说如果不好好治疗的,很有可能会截肢,在加上之前发烧严重,腿伤更加严重了。

    季清远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太多的事情压在他的心头,季清远感觉这个女鬼非常地恨他,他明明没有跟这个女鬼有什么瓜葛,但是这个女鬼非要置他于死地。

    “今天晚上就要驱鬼吗?”宁舒朝季清远问道,季清远根本没有理睬宁舒,直接无视宁舒一句话都没有。

    反正就是把宁舒无视得彻底。

    宁舒:……

    草泥马,我是空气吗?

    在季清远心里根本就没有把宁舒当成同等对话的人,根本就不想回答宁舒的话。

    艾玛,宁舒尴尬癌都犯了。

    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呢。

    “你找的那个道长靠谱吗?”苏曼玉朝季清远问道,季清远淡淡地说道:“是一个深山修行的道长,修为高深,跟我爸爸认识的,是我爸爸让我去找他的。”

    “季伯伯还认识道长?”苏曼玉一脸惊讶,季清远却不在意,“我家做生意的,南来北往,我爸爸认识各种各样的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爸怎么没有认识什么道士?”苏曼玉随便说了一声,宁舒却挑了挑眉头,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林浅浅在宿舍住下了,腿伤这么严重居然不去医院,在宿舍里住着干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