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第209章 校园惊魂(15)

    季清远摸得一手湿漉漉的,但是却看不到手中是什么东西,季清远犹豫了一下把手放在鼻尖闻了闻,顿时闻到了一股腐烂恶臭的味道,那种腐烂的味道甚至让人一闻都头都发晕。

    季清远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恐惧,宿舍里的三个女孩子都睡着了,跟他清醒的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

    季清远慌忙在把手在身上擦了擦,连忙走到林浅浅的床边,摇着林浅浅的身体,疯狂大声喊道:“浅浅,你醒醒,快醒醒,这他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清远叫的很大声,但是宿舍里的三个女孩子都没有一个人醒过来,整个世界就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周围死寂,什么声音都没有,没有蝉鸣,没有汽车喇叭声,连三个女孩子的呼吸声都没有。

    “浅浅,浅浅。”季清远拽着林浅浅的胳膊,想要把林浅浅给拽起来,但是季清远使劲一拽,却把床上林浅浅的胳膊给拽掉了,但是床上的林浅浅还是没有一点反映,不知道疼也没有出声。

    季清远的眼睛一下睁到了最大,瞳孔剧烈收缩,手中还有林浅浅的一条胳膊。

    “啊……”季清远惊叫了一声,扔掉手中的胳膊,俯下身来把林浅浅拽下来床,一缕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照在地上林浅浅的脸上。

    那是一张面目全非的脸,就是一堆烂肉,散发着一股恶臭味,却诡异朝着他微笑,嘴巴一张一合,吐出幽怨又怨恨,又带着诡谲缠绵的话,“你终于来找我了,我在等你,一直都在等你,为何你这么狠心,为何这么狠心,我恨你,和我在一起吧。”

    季清远一下被吓得跌坐在地上,蹬着腿不断后退,看着只剩下一只手的身体朝她这边爬过来,就好像是一推烂肉朝他爬过来,季清远后背都是冷汗,大声喊道:“别过来,别过来。”

    “我恨你,我恨你,我要你死……”

    “啊……”躺在地上的季清远坐了起来,整个人浑身都是冷汗,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季清远惊魂未定地看了一下周围,旁边的林浅浅带着低沉缓缓的呼吸声。

    季清远长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做梦啊,一定是太紧张了,被浅浅紧张的情绪影响到了才会做这样的梦。

    “浅浅……”季清远叫着林浅浅,想要叫醒林浅浅,他现在浑身都发凉,心脏砰砰乱跳,口干舌燥。

    林浅浅的身体动了动,抬起头看着季清远,朝季清远诡异地说道:“你来了。”

    季清远顿时感觉心脏停了一下,然后又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看见了什么,林浅浅一张腐烂的脸,就跟梦中一模一样,季清远只觉得脑子发炸,所有的血液都涌到了脑子,让他的脑子发懵。

    季清远飞快地爬了起来,远离林浅浅。

    “怎么了吗,清远。”林浅浅揉着眼睛看着季清远,季清远听到林浅浅的声音,定睛一看,并不是之前腐烂的一张脸,季清远出了一口气,暗叹自己真的神经太紧张了。

    林浅浅掀开被子下床了,脚上还打着石膏,她走着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痛,朝季清远走过去。

    “浅浅,小心脚,把拐杖杵着吧。”季清远连忙朝林浅浅说道,林浅浅的脸上带着笑容,走进季清远,突然伸出手抱住了季清远。

    季清远爽朗一笑,“你这个丫头,真是……”

    季清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浅浅掐住了脖子,季清远脸色因为缺氧变得通红,林浅浅的力气非常大,直接掐着季清远的脖子将他的身体举了起来,季清远扳着林浅浅的手,但是怎么都扳不开。

    季清远的脑子变得混沌,他感觉自己要死了,而且还是死在自己女朋友的手里。

    林浅浅的神情麻木,嘴里一直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宁舒躺在床上,感觉整个寝室就好像是冰窖一样,坐了起来就看到林浅浅掐着季清远的脖子,宁舒想也没想,掏出了灵魂珠朝林浅浅砸去,然后从床铺跳了下来。

    被灵魂珠砸中的林浅浅凄厉叫了一声,下一刻身体就软了下去,松开了季清远的脖子,季清远跌坐在地上,捂着脖子剧烈地咳嗽。

    宁舒捡起地上的灵魂珠,看到林浅浅已经昏迷了,摸了摸她的身体,冰冷无比,季清远咳嗽者,看着林浅浅的眼神带着惊惧。

    “起来了,还睡什么,起来帮忙。”宁舒直接推醒苏曼玉,苏曼玉睁开眼睛,一脸不爽,“干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林浅浅被控制了,要杀了季清远。”宁舒皱着眉头说道。

    苏曼玉一个激灵就醒了,看着瘫在地上的林浅浅,又看到脸色发青的季清远,连忙踩着床梯下来了,朝宁舒问道:“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帮忙把林浅浅弄上床吧。”宁舒拉着林浅浅的衣服。

    苏曼玉不敢碰林浅浅,看着宁舒说道:“我怕。”

    “怕毛,女鬼已经没有在她身上了。”宁舒翻了一个白眼。

    季清远想站起来帮忙,但是身体却实在是软得厉害,站都站不起来,嘶哑着声音朝苏曼玉说道:“曼玉帮帮忙。”

    苏曼玉一脸不耐,跟宁舒合力把林浅浅弄上床铺了,苏曼玉拍了拍手中的灰尘,朝憋得一脸发红的季清远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吗?林浅浅为什么想要杀你。”

    季清远的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可见当时林浅浅多么用力,是想要杀了季清远,如果不是宁舒,季清远就真的要被林浅浅给掐死了。

    “林浅浅被控制了。”宁舒打开自己的柜子,拿出了药粉冲给林浅浅喝。

    季清远看到宁舒要给自己的女朋友喝这种奇怪的东西,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制止宁舒,“你给浅浅喝的是什么东西?”

    “林浅浅被女鬼上身,阴气入体,如果不喝药对身体很大的伤害,她现在的身体很冷。”宁舒有些不耐烦朝季清远解释,她这是要救人,不是要害人,对方用这种警惕的眼神看人真是让人不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