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202章 校园惊魂(8)

    宁舒看着惨烈车子,心脏剧烈地跳动,甩了甩自己发麻的胳膊,低头看到胳膊上有乌青的指印,刚才果然是有东西抓着她,这应该就是鬼爪吧。

    宁舒走过去看到面包车里的车主已经昏迷了,立马报了警打了急救电话。

    宁舒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后背一下沁出了大量的冷汗,这个笔仙想要弄死她。

    越是这样,宁舒心里也越发狠,万事都是有因有果的,笔仙这样残害人,就是不行,原主庄雨桐并没有伤害过笔仙,跟这个笔仙更加没有什么仇恨纠葛,却非要把人给杀了。

    就看最后谁收拾谁。

    宁舒一边运气驱散身体的寒意,一边朝宿舍里去,宁舒一打开宿舍的门,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章雨嫣正往窗户上爬,看着特别地危险,似乎要从窗户跳下去。

    章雨嫣的神色绝望麻木,似乎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眼睛发直,整个人都好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动作缓慢站在窗户口。

    宿舍里寒气很重,隐隐约约听到什么东西在咆哮,那种怨毒和冰冷让人透不过气来。

    宁舒赶紧跑过去拽住了章雨嫣的手,想要把她拽下来,但是怎么也没有办法把章雨嫣从阳台上拽下来,就好像有人使劲要把章雨嫣推下阳台。

    “章雨嫣,你醒醒,喂……”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运行身体的气劲,使劲一拉,将章雨嫣拉了下来,章雨嫣一下压在宁舒的身上,把宁舒宁舒压得直咳嗽。

    章雨嫣已经昏迷过去了,宁舒把章雨嫣弄上床,看到章雨嫣的另一只手腕上也有鬼爪印。

    章雨嫣的身体很凉,身体都在颤抖,脸色苍白,宁舒把被子给她盖上,然后又把自己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拉着她的手搓了搓。

    宁舒现在也算是练武之人,练武之人气血旺盛,希望能对章雨嫣有点用处。

    章雨嫣的脸色很白,完全没有了平时长刺玫瑰性感骄傲的样子了。

    宁舒叹了一口气,要说这几个妹纸也是倒霉,好奇心害死猫,有些时候还真不能玩火,林浅浅自己好奇就算了,还拖着这几个人,最后还只有林浅浅活下来了。

    宁舒就一直坐在床边,等到半夜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就靠着床边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在床铺上的章雨嫣猛地坐了起来,神情麻木地掀开被子,宁舒被章雨嫣惊醒了,看到章雨嫣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又被控制了。

    宁舒紧紧地拽住了章雨嫣,但是章雨嫣的力气变得很大,拖着宁舒缓慢窗户去了。

    宁舒;我草泥马。

    看今天谁干得过谁。

    宁舒使劲,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把章雨嫣往回拽,章雨嫣回过头来,一张脸狰狞无比,腐烂得已经看不清楚什么样子,一颗眼珠子都掉了出来,被一点血肉经脉拽着才没有掉在地上,整个人都恶臭无比,宁舒甚至感觉自己抓着章雨嫣的手都变得潮湿了,腐烂了。

    宁舒低头一看,看到章雨嫣的手腐烂一片,甚至能看到白色蛆虫在腐烂的皮肤里拱动。

    宁舒差点就吓得松手了,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宝宝不怕,宝宝一点都不怕,这是障眼法,这是章雨嫣的手,不能松开,不能松开。

    不是宁舒有多好心非要救章雨嫣,而是宁舒在对抗剧情,剧情里四个人就剩下林浅浅一个人,其他人都死了,救这些人就是在救自己。

    宁舒运气,气沉丹田,手臂的肌肉都在颤抖,紧紧地拽住了章雨嫣的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宁舒感觉手上一轻,章雨嫣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已经不在是那种狰狞腐烂的形象了。

    宁舒把章雨嫣弄到床铺上,甩了甩用力过猛发抖的手。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宁舒整个人都很疲倦,而床上的章雨嫣却开始发烧了,宁舒摸着章雨嫣的额头,很烫。

    宁舒从章雨嫣的包里找出了手机,给章雨嫣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走章雨嫣。

    她要回老家了,不可能一直守着章雨嫣。

    等那个什么道士来,宿舍里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还是要靠自己。

    章雨嫣的家人很快就来了,跟宁舒倒了一声谢把章雨嫣带走了。

    宁舒拿着自己的行李,把宿舍一锁,就往车站去了。

    宁舒坐的是大巴车,一路上宁舒怕出什么事,都在不停地修炼绝世武功,不停地运气,散发出强盛的气血之力,强盛的阳气能让这些鬼魅避而远之。

    一路上出了不少的意外,不是车子爆胎了就是走错路了,老司机居然迷路了让宁舒知道这个笔仙是跟着自己。

    宁舒跟人调换位置,坐到了司机后面的位置,宁舒转过头来,甚至能看到玻璃上倒影着一张狰狞的脸。

    宁舒面无表情地移开了目光,无非就是用这种东西吓人,吓麻木了也就拉到了。

    经过三天的颠簸,终于到了,两天的路程硬生生多拖了一天,而且路上状况百出。

    车上的人都说撞鬼中邪。

    从车站到原主村子还有一段的距离,宁舒拖着行李,感觉自己的身边都冒着寒气,明明夏天,宁舒却感觉是在冬天。

    到了村子,宁舒没有直接回家,带着这么一个祸害,要是把庄雨桐的家人害了就不好了。

    这是一个毫无原则用杀人来缓解自己心中怨毒的鬼,宁舒朝神婆的家去了,神婆住处离在村子最西边,靠近山,也是最荒凉的地方,周围基本没有什么住。

    神婆住的地方很简陋,甚至有种阴森森的感觉,门帘都是黑色的,本来树林间的光线就不怎么好,这么一看,就更加觉得阴森。

    但是宁舒却感觉浑身一阵轻松,而且身上的寒意也没有了,似乎这个笔仙离开了自己的身边。

    她在害怕什么?

    宁舒走到院子里,朝屋里喊道:“婆婆,我是雨桐,有事相求。”

    过了好一会屋里才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沙哑刺耳,“进来。”

    宁舒撩开黑布门帘,走了进去,屋里很暗,四周都好像没有窗户,光线不是很好,案桌上点着两根蜡烛,似乎在供奉什么东西,宁舒随意打量了一下房间,转头一看,就看到自己旁边的墙壁上正挂着一个骷髅头,空洞的眼眶,嘴里零星几颗牙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