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佳人已逝去

    山间苍岭苍苍,在一处湖泊边,立着一块墓碑,坟头上已经长满了郁郁葱葱的野草。

    一个妇人打扮的女子,旁边跟着黑衣男子提着食盒,走到墓碑边,把食盒放下,端出了祭品,女子扒着坟头的草,一边哭喊道:“小姐,奴婢可怜的小姐,你不该怎么死了的,奴婢总觉得小姐你没有死,你不该怎么死的。”

    月兰是怎么都不相信那样鲜活的人就这么死了,只是跌了一跤就死了,月兰忘不了当时在场的人,都一脸错愕,那种错愕就好像是本该祸害遗千年的家伙,突然就这么死了。

    这种感觉太不真实了。

    方脸暗卫哥哥劝慰月兰,“你也别哭了,小姐看到你这样也会伤心的。”

    月兰抹着眼泪,朝暗卫不忿地说道:“我就是哭了又怎么样,我哭我家小姐怎么了,你难道还不允许我替我家小姐哭哭,我知道你奉老爷的命令保护小姐,对小姐没有多深的感情,但是我和小姐从小一起长大,难道我还不能哭吗?”

    暗卫哥哥的脸更方了,默默后退两步不说话就看着月兰嚎啕大哭,最后忍不住又说道:“别哭了,你现在怀着身子呢。”

    月兰哭得直打嗝,醒了醒鼻涕,对着坟包说道:“小姐,如你的意,奴婢居然跟暗卫在一起了,他的脸那么方,要是孩子生下来也是一张方脸怎么办,如果是男孩子还好,如果是女孩子,奴婢该怎么办啊,小姐,奴婢好可怜的。”

    暗卫:……

    “有人过来了,你先不要哭了。”暗卫朝月兰说道,挡在月兰面前,抽出剑警惕地看着来人。

    来人是小萝卜头许钰,她手中提着祭品,身后跟着一身白衣的神医。

    “月兰姐姐。”小萝卜头许钰朝月兰喊道,月兰朝许钰笑笑,“谢谢你还记得小姐的忌日。”

    “她是我师姐,是我最亲的人,我自然会记得。”许钰把祭品摆了出来。

    月兰看了一眼神医,他的脸色冷漠,浑身都透着冷意,让人难以亲近,月兰本来是想寒暄两句,最后还是放弃和他说话了。

    神医弯腰插了两柱香,眯着眼睛看着墓碑。

    “这个女人死了都还有人惦记呢。”宫无寐站在树梢上,居高零下地看着这边,眼神一直都看着神医,“你的徒弟把本尊害成这样,你必须给本尊解毒。”

    “呸,我家小姐怎么你了,你一个男子汉说被我家小姐害了,我家小姐身娇体软,怎么能害得了你,你能不能要点脸?”月兰朝宫无寐呸了一声。

    宫无寐桃花眼扫了月兰一样,顿时让暗卫神经紧绷,将月兰护在自己的身后,朝月兰说道:“别人惹恼他,你还真想去赔你家小姐?”

    宫无寐看着神医,“如果你不肯给本尊解毒,本尊就挖了这个女人的坟,暴尸鞭尸。”

    神医听到这话,脸色淡淡的,一点表情都没有,点点头,“那就解毒吧。”神医说完转身就走了。

    宫无寐嗤笑了一声,跟着神医走了。

    许钰掏出了一些药丸给月兰,说道:“月兰姐姐,这些都是保胎养身体的,你每天一粒对身体好。”

    “谢谢。”月兰接过药丸,然后愣愣地看着墓碑,上面写着木烟萝的名字。

    “我们走吧。”月兰淡淡地说道,转身就走了,暗卫跟在月兰的身边,微风将两个人的声音飘得很远。

    “我不会想着给小姐报仇了,我就想按照小姐的意思,安稳地生活。”

    “月兰,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你和孩子的。”

    “为什么你的脸长得这么方?”

    “天生的。”

    “小姐说你的脸有特色。”

    ……

    天下几乎一下就乱了起来,宫无寐和燕楠竹之间彼此争斗,宫无寐重新建立了魔教,燕楠竹将灭除魔教为自己终身己任,江湖厮杀随处可见,正邪之战显得一场激烈。

    温如画的队伍越发壮大了,走到哪里都会掀起腥风血雨,杀了很多的温如画口中的贪官,恶霸和利益熏心的商人。

    引起了严重的骚乱,甚至影响到了国家的安定,朝廷派司徒擎宇去剿匪,司徒擎宇和温如画扛起了。

    战乱波及了很多的地方,甚至有地方趁机起义了,暴民直接冲进了官衙,闯进富豪之家。

    齐笙是死在暴民的手中,他几个人中唯一没有战斗力的人,也是最先死的,齐笙死的时候,天地似乎都暗淡了一下。

    摄政王洛君焱趁着国家动乱直接造反了,却失败了,皇帝直把洛君焱直接咔嚓了,皇帝忌惮这个摄政王已经很长时间了,如今自投罗网,正好。

    还在打战的司徒擎宇得知这个消息,直接吐了一口血,一愣神被温如画捅死了,温如画的队伍越发壮大了,甚至能和朝廷军队对抗一二。

    可是温如画却被自己手下的人杀了,就像当初他杀了强盗头子一样,温如画被野心勃勃的手下杀了。

    整个天地就好像是大洗牌了一样,将之前怀着大气运的人都抹抹除了。

    整个天地都处在一种混乱,暴乱,人心浮躁的状态。

    神医站在竹屋前,许钰朝神医说道:“师傅,我想出去行医。”

    “去吧。”神医淡漠地说道,仰着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淡淡地说道:“自己小心一点,外面人心不古,你一个小孩子自己小心。”

    “师傅,你真让我一个人去,我现在是个小孩子呢,我是想让师傅跟着我一起去,我也好照顾师傅。”许钰说道。

    神医冷漠地说道:“不用了,你师傅现在不是适合出去,医者不自医,我的身体拖不了多久了。”

    “师傅。”许钰看着神医,“我不出去了,我要留下来陪着师傅。”

    神医淡漠地看了一眼许钰,他的脸色苍白得可怕,没有一点的血色,似乎透明了一般,甚至能看到鬓角血管里的血液在缓缓地流动。

    “师傅。”许钰带着哭腔喊道,“师傅,你会没事的。”

    “生死有命,天机变幻莫测。”神医淡漠地说道,转身朝屋里走去,眼角看到一个女子正在浇灌药草,朝他喊道:“师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