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90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70)

    宁舒用指尖捏着雪亮冰冷的剑,让旁边挪了挪,笑着说道:“大侠,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何必这么冲动呢,不就是去相国寺吗?我觉得我最近实在太倒霉了,有必要去烧柱香去去霉气。”

    “再说为了证明我是良家女子,并不是魔教圣女,小女子一定会帮助盟主抓住宫无寐这个大魔头,以正武林风纪。”宁舒义正言辞地说道。

    燕楠竹放下了剑,将剑插.进了剑鞘里,

    “果然是魔教的人,巧舌如簧,即便是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魔教之人最擅长蛊惑人心,欺骗成性,行的都是龌蹉之事。”燕楠竹冷冷地说道。

    宁舒:我……

    宁舒被迫跟着燕楠竹去相国寺,宁舒可不觉得宫无寐会去相国寺。

    一路上,宁舒的容貌引起了一些骚动,总有那么些恶霸想要强抢民女,燕楠竹依靠高强的武功,硬是没有让一路的地痞流氓碰到宁舒的头发丝。

    但是燕楠竹的脸却越来越黑,看着宁舒冷冷地说道:“果然妖女,走到哪里都会蛊惑男人的心。”

    宁舒正坐在火堆旁边啃着鸡腿,把鸡骨头一扔,擦了擦油嘴,淡淡地说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难道把那些男人迷得团团转不是你?”燕楠竹眼睛盯着宁舒,朗目中倒映着跳动的火苗,显得他的眼睛熠熠生辉。

    宁舒伸了一个懒腰,淡淡地说道:“与其说是我的问题,为什么不说是男人的问题,我从小就长成这样,就长得这么美,容貌是爹妈给的,我并没有因为我的容貌伤害别人,反而是男人因为我长得美丽就要强抢我,明明是男人错的,你为什么怪到我的头上,男人好色,还怪我长得美丽了,盟主,你怎么不呵斥那些男人欺负妇孺呢,反而怪我蛊惑人心,男人自己下半身管不住,还来怪女人。”

    燕楠竹愣愣地看着宁舒,随即说道:“果然是妖女,妖言惑众,胡搅蛮缠。”

    说到底还不是大男主主义,什么都是女人的错,啧啧啧,老娘长得美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侵犯我,别说什么女人穿的暴露了,被勾.引了。

    宁舒也懒得和燕楠竹说什么,说到底就是女人地位低,什么都是女人背锅。

    宁舒靠在树上,准备睡觉,随即想起什么睁开眼睛,朝燕楠竹说道“盟主,你作为武林正道领袖,该不会和那些男人一样,想要得到我的身体?”

    燕楠竹的脸瞬间就扭曲了一下,鄙夷地说道:“我是不会对你这个妖女有什么感觉,我讲究的是两情相悦。”

    “那就好,我还真怕你被我的美貌迷惑了,做出什么糊涂事情呢。”宁舒庆幸地说道。

    燕楠竹:……

    宁舒真心不想和燕楠竹呆在一起,因为燕楠竹要让她走着去相国寺,宁舒也不知道相国寺在什么地方,但是走了几天,宁舒再也走不动,脚上都起水泡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怀疑这家伙就是故意折磨她,看不惯她这个魔教妖女。

    “为什么我们不弄马车呢?”宁舒气喘吁吁朝燕楠竹问道。

    燕楠竹面无表情,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我出来得急,没有带钱,再说了围剿魔教,带什么钱。”

    宁舒:“为什么不卖艺搞点钱吧,我们两个扮成兄妹,寻亲没有盘缠了,你去耍一通大刀,耍精彩一点,说不定还能弄到一点盘缠。”

    燕楠竹脸色一正,显得特别威严正气:“武功是用来维护武林安定,而不是用来做这些的,我是武林盟主,不能堕了武林人的名声。”

    宁舒:……

    正经得死板了,简直了。

    “也让你过过普通人的生活,体会普通人生活是多么不容易,你们魔教之人杀人不眨眼,这些普通人是多么无辜。”燕楠竹看着宁舒,“你本性不坏,为何成为魔教圣女,助纣为虐。”

    宁舒:……

    滚,不想和你说话。

    等宁舒到了相国寺山下的时候,已经杵着拐杖了,鞋子已经破得三个脚指头都露出了,宁舒现在脸上一层灰,整个人狼狈得不行。

    宁舒的心里心酸地不行,这就是没有战斗力的结果,如果她有武功,直接跟燕楠竹干一架,潇洒走人,还这么苦巴巴跟着燕楠竹来相国寺。

    “宫无寐有说你们在什么地方汇合吗?”燕楠竹朝问道,燕楠竹现在也是狼狈不堪,蓝色的劲装上都是泥浆,脚上的鞋子更是看不出什么颜色了,头发也脏得贴在一起,一缕一缕的,反正看着就是特别邋遢。

    宁舒淡淡地说道:“宫无寐并没有跟我说在什么地方汇合,难道我们就在相国寺等?”

    燕楠竹点点头,随即朝宁舒问道:“如果宫无寐来了,你是不是还要跟宫无寐走,然后在跟着宫无寐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宁舒立刻举手发誓,“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跟宫无寐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会再回魔教了,不然我不得好死,盟主,这样行了吗?”

    这一路上,宁舒都发誓无数遍了。

    宁舒和燕楠竹在相国寺住下了,宁舒终于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然后拿针把脚上的水泡给戳破,门突然彭的一声打开了,拿着针的宁舒手一抖然后戳到了肉了。

    要死啊!宁舒恼怒地抬起头,就看到宫无寐站在门口,浑身气息暴戾,眼神阴骘,嘴唇发紫,目赤欲裂地看着宁舒。

    “贱人,居然敢对本尊下毒。”宫无寐声音冰冷震惊。

    “盟主,救命啊。”宁舒放开嗓子尖叫,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宫无寐居然真的在相国寺,之前宫无寐掐着她脖子的时候,就给宫无寐下毒了,现在宫无寐毒发了,到相国寺等她,这算不算是自投罗网。

    “把解药给本尊,不然本尊要你死。”宫无寐迈步走了进来,朝宁舒伸出手想要掐住宁舒的脖子。

    刚洗过澡湿漉漉的燕楠竹赶了过来,看到宫无寐,顿时就和宫无寐缠打在一起,宁舒猫着腰就准备跑了,你们两个打去,打死一个少一个。

    “贱人,站住。”宫无寐看到宁舒要跑了,一边躲避燕楠竹的攻击。

    宁舒头也没回就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