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第188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68)

    宁舒站在宫无寐的身边,看着两方人马厮杀在一起,而且宫无寐身上的气息越发混乱了,宁舒就知道这丫撑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宁舒很怕宫无寐不管不顾,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直接把她推到来压制自己的内伤,但宫无寐好像并没有这样的打算,现在是稍不注意就没命了。

    燕楠竹的手中拿着长剑,眼神盯着宁舒,朝宁舒问道:“你是何人,是不是被宫无寐掳来的女子?”

    宁舒点头,想说是来着,但是被宫无寐往怀里一搂,顿时闻到让人恶心的尿臊味,想从宫无寐的怀里退出来,但是被宫无寐紧紧搂着。

    宫无寐冷笑着朝燕楠竹说道:“这根本就不是本尊掳来的女子,她本来就是我教的圣女。”

    宁舒:噗……

    她怎么就成了魔教圣女了?

    宁舒顿时看向燕楠竹,朝燕楠竹拼命摇头,宫无寐凑到宁舒耳边冷冷地说道:“不听话本尊现在就杀了你。”

    宁舒闭上了嘴巴,用一种非常正义且无辜的眼神看着燕楠竹,但是燕楠竹并没有接受到宁舒的眼神,听到宫无寐说宁舒是魔教圣女,顿时用一种‘卿本佳人,奈何为贼’的眼神看着宁舒。

    那种惋惜,那种恨铁不成钢,让宁舒很蛋疼。

    宁舒表示自己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被成为魔教圣女了。

    “教主,我们这边的人抵不住了。”刘管事苦着一张脸走过来,焦急地朝宫无寐说道,“教主,要不我们先撤走吧。”

    宫无寐皱着眉头看着一个又一个的魔教弟子倒下去,阴狠地看了燕楠竹一眼,朝刘管事说道:“按照原计划进行,把这些弟子送走。”

    “是。”刘管事躬身,电视火花之间,刘管事将自己手中剑刺入了宫无寐的腹部,宫无寐闷哼了一声,直接一掌拍在刘管事的心口,刘管事顿时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被燕楠竹接住了。

    宫无寐直接抽出了插在腹部的剑,鲜血洒了出来,神色无比阴郁。

    “吴师叔,你没事吧。”燕楠竹将药丸倒入刘管事的嘴里。

    刘管事盘坐在地上疗伤。

    “原来叛徒是你,枉费本尊如此信任你,原来你是奸细。”宫无寐脸色无比难看,还带着一股的灰败,显然是知道无央宫是穷途末路了。

    宫无寐无视自己身上飙血的伤口,抱着宁舒踩在铁锁上准备逃走了。

    都这样了,宫无寐都还不放开她,宁舒觉得好无语了,宫无寐真是对她恨得深沉。

    看着铁锁下面雾茫茫的万丈深渊,宁舒很怕宫无寐把她直接扔下去。

    咬紧了腮帮子,宁舒不让自己尖叫出来。

    燕楠竹看到宫无寐跑了,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就踩着铁锁朝宫无寐追去,两个人,连带被夹在宫无寐胳肢窝的宁舒三个人,铁锁摇晃得特别厉害。

    宁舒很想说,麻痹的慢慢来不行吗,这样很危险。

    宫无寐朝身后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他的伤口正在流血,再加上抱着宁舒,脸色发白,平时粉红色泽的嘴唇,现在发白了。

    宁舒想不通,为什么宫无寐要带着她,她完全就是一个负担。

    在宁舒的提心吊胆之下,宫无寐终于终于到达了对岸。

    宫无寐放开了宁舒,看了一眼还在铁锁上行走的燕楠竹,对着宁舒大声说道:“圣女,圣教的传承就交给你了,我们分开跑,到时候在相国寺聚首,你一定要保管好我教的传承,只要传承在,我教就在,我们永远都不会被这些虚伪的名门正派给灭掉的。”

    传承?相国寺聚首?我草泥马,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宁舒一脸懵逼,然后宫无寐还没等宁舒反应过来就跑了。

    宁舒看着越来越近的燕楠竹,一个激灵就往宫无寐逃跑的方向跑去。

    尼玛,她被宫无寐给坑了,什么鬼传承,不过是让人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宫无寐这个贱人。

    老娘偏偏不朝反方向跑,老娘就要跟着你跑。

    燕楠竹跟在宁舒的身后,追着宁舒,宁舒看到前面根本就没有人影的宫无寐,心中都是奔腾的草泥马,简直哗了狗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燕楠竹,如蛆附骨让宁舒很烦躁,跑了一阵子,宁舒就跑不动了,叉着腰气喘吁吁的,朝身后的燕楠说道:“大侠,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燕楠竹警惕地看着宁舒,站在宁舒不远处,厉声问道:“魔教的传承在你身上,交给我,只要你改过自新,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就饶你性命。”

    宁舒非常无奈,说道:“我说我是被宫无寐抓住的可怜女子,你信吗?”

    “我不信,如果你是被他抓的人,宫无寐根本就不会在意你的死活,但是他逃走的时候还带着你,可见他的心里是在意你的,把魔教的传承交出来。“燕楠竹一脸正气,用剑指着宁舒,“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宁舒:我……

    心好累。

    “我身上真没有什么传承,你现在应该去抓宫无寐吧,我只是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弱女子,宫无寐是教主,就算有什么破传承也应该在他的身上嘛,就我这样,没有一点战斗力,随便一个人就把我给撂倒了,传承怎么可能在我的身上呢,大哥。”

    宁舒好无奈。

    “魔教妖女休得乱叫,这也可能是宫无寐的障眼法,如果不是我听到你和之间的谈话,我也不会知道传承在你的身上,宫无寐反其道而行,谁会想到一个传承会在一个弱女子的手上。”

    燕楠竹用剑指着宁舒,“你们魔教残害百姓,随意杀害无辜之人,这样的魔教,这样的传承就不应该存在了,把传承给我。”

    宁舒:……

    宝宝心里真的好苦,男主这种生物相信天下每一个人,就是不肯相信女主,人家随便说一句话都相信,女主却说破嘴皮子都不相信。

    真虐。

    宁舒解开衣扣,准备脱衣服了,燕楠竹立刻转过头去,厉声呵斥:“无耻淫.荡的妖女,你以为我会受你这个妖女的诱惑。”

    宁述抽了抽嘴角,你丫想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