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66)

    现在宁舒没事的时候就收拾自己的包裹,算算时间那些打着匡扶人间正义名号的名门正派在武林盟主的带领下,应该快来攻打魔教了。

    而且现在的宫无寐非常地暴躁,宁舒都不敢往宫无寐的面前凑了,没事的时候就砸屋里的东西,要不就杀个侍女,凡是惹到宫无寐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宁舒的心里还挺怕的,摸了老虎屁股又不敢承认的怂样,就怕宫无寐万一把她扑到了怎么办,死都不怕,就怕被男人推到,再说了女主随便作死都行。

    宁舒估计宫无寐是因为名门正派围剿的事情生气。

    “小红小姐,教主找你。”刘管事又来找宁舒,现在宁舒就怕看到这个家伙,这丫对宫无寐忠心耿耿,弄得宁舒都想甩他一包毒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宁舒一脸正经跟着刘管事到了宫无寐的房门前,房门是关上的,这让宁舒很惊讶,因为宫无寐这个家伙非常地风骚,就算是啪啪啪的时候都不关门,怎么现在大白天把门给关上了呢。

    宁舒顿时不想进去了。

    “估计你们教主睡着了,我就先走了。”宁舒转身就要走了。

    刘管事拦住宁舒,说道:“教主在里面等你。”

    宁舒看了一眼刘管事挂在腰间的剑,默默转身。

    刘管事打开门,让宁舒进去。

    宁舒握了握手心里的毒药,才慢慢走进去,宁舒一进去,外面的刘管事顿时关上了门,宁舒心里顿时就有了不好的感觉,这特么还关门了,该不是要杀人毁尸?

    “还站在做什么,到本尊这边来。”宫无寐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非常地阴郁。

    宁舒慢吞吞走过去,撩开纱帘,顿时就闻到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臭味,真像是尿了许久的裤子,那种发酵沤出来的味道,宁舒差点都吐了。

    但是看到宫无寐铁青着一张脸,宁舒深深忍住了,朝宫无寐问道:“教主,你有什么事吗?”

    宫无寐的神色非常阴郁,眉宇间都带着青色,整个人都气息都很混乱,还带着一种颓废,看着宁舒的眼神带着深刻的怀疑和怨恨,还有一丝的期待。

    宁舒被宫无寐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的,忍着臭味,问道:“叫住,你到底怎么了?”

    宫无寐是躺在床上的,而且从宁舒进来之后身体都没有动一下,就好像是雕塑一样半卧在床上,宁舒不知道宫无寐到底是什么毛病?

    宫无寐看着宁舒,问道:“我变成这样是不是你故意造成的?”

    宁舒:???

    宁舒一脸懵逼,她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宫无寐暴躁起来的时候,她就不往宫无寐的面前凑,她还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教主,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有什么我能帮忙的,我自然帮忙。”宁舒拍着心口非常仗义地说道。

    宫无寐的表情非常难以启齿,但还是开口跟宁舒说了自己的情况。

    就是吧,从宁舒要求他不能跟女人滚在一起,而且还要硬憋着,而且是一直憋着,而且宫无寐那方面的需求还挺大的,加上被宁舒治疗之后,确实感觉比以前好多了,也就听宁舒的话,使劲憋着,就算是有需求了,也是使劲憋着。

    后来发展到不需要啪啪啪就想要释放了,就是裤子摩擦一下都想释放,但是宫无寐还是忍着,拼命忍着,这么忍着的时间长了,但是问题出现了,现在下面随时都是滴滴答答地释放白浊。

    随时都在发泄,就是人动一下,就会滴滴答答的,导致现在宫无寐脾气非常暴躁,这种命根子的事情又不好说出口,挣扎了许久还是把宁舒找来了,而且宫无寐的心里认为自己成了这样,都是宁舒这个庸医造成的。

    宁舒:……

    这是精.关憋坏了啊,卧槽!!!!

    就跟水龙头坏了一样!

    宁舒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这诡异的事情,宁舒看着宫无寐一脸你必须把事情解决了的表情,就莫名觉得自己躺枪了。

    她可真的没有想到宫无寐能把自己憋成这样,就跟要上厕所了,你就应该去上厕所,而不是这样死憋着。

    就算不跟女人啪啪啪,难道你就不能自己撸?

    真是天下奇闻,你特么没有长手啊。

    我是你妈啊,你这么听话。

    宁舒抓了抓自己的脖子,瞅着宫无寐说道:“这个还真不好解决。”

    “你不能解决?”宫无寐顿时激动了起来,坐了起来,然后脸色一变又慢慢躺了下来,感觉身下又湿了,这种不分时间地点,简直让宫无寐想死的心都有了。

    宁舒又闻到了一股怪味,估计是宫无寐刚刚太激动了,又释放了,这,这……

    宫无寐的脸色很难看,看着宁舒冷冷地说道:“你必须把事情给解决了。”

    “不然你就去死吧。”宫无寐一脸杀气看着宁舒,“本尊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的错。”

    “这不关我的事情?”宁舒摆手,“真不关我的事情。”

    “怎么就不管你的事情,你敢说不是你叫本尊禁.欲的,不是你说的非要憋着精元,这些都不是你说的?”宫无寐朝宁舒咆哮,然后下面又开闸了,宫无寐抹了一把脸,神色无比阴郁。

    宫无寐现在一脸都是大写的暴躁,而且眼神带着强烈的杀气,显然是想杀了宁舒,但是又顾忌到自己的情况,生生忍着心中的杀意。

    宁舒:……

    现在又要给这家伙医命根子吗,宁舒表示自己做不到,而且也没有这个本事。

    “说吧,你有什么办法?”宫无寐看着宁舒,好像宁舒不说出个什么办法来,就要把宁舒给杀了。

    宁舒没有办法只能说道:“先用冰袋敷着,刺激刺激,这就是经脉被你给憋坏了。”

    宫无寐瞅着宁舒,轻飘飘地说道:“你最好祈祷你说的办法有用,不然本尊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宁舒:……

    宁舒现在就只想跑路,再这里待下去宁舒怕命不久矣,宁舒想了想,又朝宫无寐问道:“那个,除了滴滴答答没完,能站的起来吗?”

    “滚。”宫无寐朝宁舒怒吼了一声,“哪怕本尊现在有问题,照样办了你。”

    “叮,虐值+80,目前虐值90。”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