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第185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65)

    宁舒没有理睬宫无寐欲.求不满要杀人的眼神,朝宫无寐说道:“这些都是你的精元。”

    “要彻底治好你得病,就要让体内暴动杂乱的气息平复下来,还要修复被气息伤害的身体,精元损失了对你的身体不好。”宁舒一本正紧胡说八道。

    宫无寐铁青着脸没有说话,随即朝宁舒笑的邪气凌然,“那么我现在该怎么办,它总不能一直都这样吧。”

    宫无寐指着自己的下面,微微仰着下巴,朝宁舒暧昧地说道:“你负责让它下去。”

    宁舒:“呵呵哒。”

    “忍着,我不是都说过了,以后都忍着,实在忍不住可以自己撸,但是一定不要释放出来,一定不能。”宁舒脸上一点害羞的样子都没有。

    宫无寐软趴趴地趴在浴桶边,看着宁舒,“你还到底是不是女人?”

    “我是大夫,男女在我的眼中就是浮云。”宁舒端的是云淡风轻。

    宫无寐紧紧皱着眉头,似乎很是难受,宁舒鼓励宫无寐:“加油,加油憋着。”

    宫无寐:……

    宫无寐到底是武功在身的,软骨散作用很快消失了,宫无寐从浴桶里站起来的时候,宁舒提着药箱先跑了。

    她可不太敢面对没事的宫无寐。

    平时的时候,宁舒并不敢往宫无寐的面前凑,趁着他走火入魔的时候,灌了他好多碗加了黄连的药水,害怕宫无寐秋后算账。

    估计是以前放浪形骸惯了,宫无寐哪怕就是没有犯病,都想着和女人滚在一起,每次他一和女人要滚的时候,宁舒就出现了,念念叨叨让宫无寐忍着。

    “忍着,你释放的是你的精元,忍着,……”

    “不能啪啪啪,一啪就前功尽弃了……”

    “你是不是男人,管不住自己裤裆都是失败者,你想做失败者吗……”

    宁舒每次在宫无寐荡漾的时候就出现念叨了,让宫无寐有种要疯的感觉,无数次想伸出手掐断这个女人脖子,但是想到自己的内伤,宫无寐忍住了。

    有时候宫无寐就昂扬的小弟弟一整天,而且还要憋着不能释放,那么挺立的时间就有点长了,把宫无寐憋得脸都青了,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宫无寐的下巴冒痘痘,内分泌失调了,而且小弟弟站立的时候走路姿势很是奇怪。

    宁舒心里也挺苦逼的,她都不知道还能哄多长时间,每次宫无寐内伤一发作,宁舒就把他扔进漂浮着冰块的浴桶里,事先把软骨散搀在药里,不然宫无寐一发飙她就倒霉了。

    每次犯病的宫无寐都挺恐怖的,宁舒就只能不停的给灌药再灌药,这些药水里都加了软骨散,宁舒发现只要宫无寐内伤发作的时候不运气,走火入魔的症状就减轻了许多,说白了就是让他没有力气折腾发飙。

    而且宁舒表面还要做出心里有数的自信样子,简直了,其实治疗宫无寐内伤,只有一个办法,废除武功,但是宁舒不敢说,一说宫无寐就会先废了她。

    当初她信誓旦旦吹牛保证治好,现在跟宫无寐说要废了武功,宫无寐会把她杀上无数遍,作为魔教教主,没有武功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宫无寐就算是忍受着内伤的痛苦,也绝不会废除武功。

    宁舒再等那些名门正派攻上无央宫,到时候她就趁乱逃走。

    “美人,过来。”宫无寐朝宁舒招手,宁舒慢吞吞走到宫无寐的身边,顿时闻到了宫无寐的身上一股怪味,有种像是尿裤裆的气味。

    宫无寐笑的一脸邪魅慵懒,一支翠绿的发簪在他白如玉指尖流转,宫无寐伸出了手,将发簪斜插在宁舒的发髻中,淡淡地说道:“这簪子配你正好。”

    宁舒顿时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感觉这丫没什么好事,宁舒真是恨不得把头上的发簪给拔下来扔了。

    宫无寐姿态优雅地坐在椅子上,桃花眼直愣愣地看着宁舒,宁舒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本尊就是想问问,你在药里加了什么?”宫无寐慵懒地问道。

    宁舒的脸皮抖了抖,难道发现里面有软骨散了,宁舒非常淡定且肯定地说道:“并没有加什么东西。”

    “美人,你不说实话,本尊让大夫看了,里面加了大量的黄连。”宫无寐阴森地看着宁舒,“你不老实。”

    “黄连性苦,但是清热解毒,我特意加了黄连,其他大夫说了,这黄连你不能吃?放心,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你好。”宁舒伸出手想要拍拍宫无寐的肩膀,但是一靠近宫无寐,宁舒就闻到怪味。

    宁舒后退了两步,“你都不洗澡的吗?为何身上一股尿臊味?”

    宫无寐的脸庞顿时就扭曲了,一脸杀气,“美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之前说本尊口臭,现在又说本尊的身上有尿味,你说本尊应该怎么惩罚你?”

    宁舒问道:“教主,我说真的,有什么毛病你就告诉我,你身上这股味道,就只有尿不尽的太监身上才有这股味道,你物什完好,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味道。”

    宫无寐听到宁舒把他比喻成了太监,一张脸都铁青狰狞了,“本尊是不是太监你可以试一下?”

    “不用,我就是关心你,你没事就好。”宁舒摆手,“多洗澡,我说真的你身上真有味道,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

    宁舒说完这句话,立马就滚了,然后就听到房间里噼里啪啦地声音,估计是宫无寐在砸东西。

    然后宫无寐一阵咆哮,惹得魔教弟子都钻进宫无寐的房间里,以为他们尊敬的教主大人出了什么事情。

    宁舒停下了脚步,宫无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难道宫无寐的那话儿坏了,憋坏了?

    这不可能吧,男主都是棒棒哒,缺胳膊瘸腿都不能那啥不行了。

    难道真是前段时间真的憋狠了?

    宁舒就打着保存精元的旗子,让宫无寐少进行房.事,也是存了故意折腾人的意思。

    随即宁舒觉得不可能,就一段时间没有啪啪而已,怎么可能就憋坏了,这让处.男怎么看?

    不过看宫无寐这么暴躁,还是多弄一点毒药在身上,得为自己生命着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