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第184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64)

    宁舒没有拯救苍生的想法,这些女子她也救不了,如果她有大杀四方的能力,第一件事就是切掉宫无寐的是非根,让他六根清静。

    要说宁舒有治疗宫无寐内伤本事吗?并没有,她现在就是能处理伤口,会开伤风感冒的药方,治疗内伤这么高大上的病,宁舒表示只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宁舒现在每天出入宫无寐的房间,替他治疗,给宫无寐开个药方,但是都是一些活血化瘀的药方,宫无寐用一种似笑非笑地眼神宁舒,“你就是这么给本尊治病的,这些药方给其他大夫看了,都是一些寻常的药方,你确定要本尊喝这些药?”

    宁舒脸色都没有变一下,淡淡地说道:“这药方有什么问题,你本来就是内伤,经脉堵塞,身体是有淤血的,只要把淤血吐出来就好。”

    没看到电视里受伤的大侠,吐口黑血伤就好了。

    “说得倒是挺有道理的。”宫无寐一口喝掉了碗里的药,然后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紧紧皱着眉头。

    宁舒看着他的样子问道:“是不是很苦,吃颗糖吧。”

    宫无寐睁开眼睛看着宁舒,拿过宁舒手中的梅子,淡淡地说道:“你是不是爱上本尊了,对本尊这般讨好。”

    宁舒:……

    宫无寐喝过药之后脸色并不好看,挥挥手让宁舒滚蛋,宁舒提着药箱飞快就滚了。

    从宫无寐的房间里出来之后,宁舒就被一个女子拦住了,是之前那个女子,眼神里都是对宫无寐满满爱慕的女子。

    宁舒瞬间觉得这个人是来找她撕.逼的,宁舒淡淡地说道:“不要跟我说话,我也不想跟你说话,也不要问我是不是宫无寐的女人,更不要问我和他滚没有滚过。”

    拉住宁舒的女子愣了愣,随即朝你宁舒问道:“你是不是每天都能见到教主,我想知道现在教主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来找我。”

    “你想知道就自己去找,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宁舒想了想,从药箱里拿出了药丸给她,“这个东西能够美容,给你。”

    女子愣了一下,接过药丸说道:“谢谢。”

    宁舒看她随意把药瓶收了起来,就知道她是不会吃的,她吃不吃宁舒管不着,她只是随手帮一下,对方如果不接受,宁舒也不会勉强,人自救然后天救。

    这些都是养气调理身体的药丸,对她的身体是有好处的。

    宁舒提着药箱就走了,回到自己的房间,都才刚坐下,宫无寐天字第一号狗腿子刘管事就来了,朝宁舒匆匆忙忙地说道:“小红小姐,教主的病犯了,现在正要让女子去伺候呢。”

    宁舒顿时提起了药箱朝宫无寐的房间冲去,到了宫无寐的房间,宫无寐眼睛在撕扯一个女人的衣服了,宫无寐的眼睛通红,浑身都充斥着一股暴戾杂乱的气息。

    宫无寐身下的女子是之前宁舒给药丸的那个女子,此刻含情脉脉地看着宫无寐。

    宁舒冲过去,直接把女子拽起来,朝刘管事说道:“把她带走。”

    “放肆,我看谁敢。”宫无寐赤红着眼睛,被刘管事抓住的女子朝刘管事急声说道:“刘管事,我愿意伺候教主。”

    “美人,既然把人赶走了,你就替代她。”宫无寐朝宁舒伸出手,眼睛更加赤红了,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

    听到宁舒要替代了自己,那个女子顿时看宁舒的眼神就充满了嫉恨,宁舒看着宫无寐,先是捂住了自己鼻子,然后洒了药粉,宫无寐并不在意这个药粉,但是没过多久,他的身体就软了下来。

    “把他拖到冰水中去。”宁舒朝刘管事说道。

    ‘噗通’一声把宫无寐扔到了冰水中,宫无寐打了一个寒颤,一双桃花眼阴森暴戾地看着宁舒,“你是不想活了,居然敢这么对本尊。”

    宁舒淡淡地说道:“这一切都是为了给你治病,再说了,你事先也是答应我不碰女人的,一犯病就什么都忘记了。”

    宁舒又给浑身软绵绵的宫无寐喂了一碗苦得发呕的药水,呛得宫无寐眼泪都下来了,非常狰狞地看着宁舒:“本尊要你死。”

    “别生气。”宁舒飞快在宫无寐的头上扎满了银针,“待会真的血管爆裂了。”

    宫无寐身体微微颤抖,连身上的肌肉都在鼓动,神色有些痛苦,但是浑身软绵绵又使不上劲,现在的宫无寐别提多痛苦。

    “叮,虐值+10,宁舒么么哒,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我,有没有很想我?”2333的声音在宁舒的脑袋立体环绕响起,让宁舒的耳朵都嗡嗡地响。

    宁舒:“滚。”

    2333:……

    宁舒看到宫无寐头上都在冒烟了,连忙往浴桶里加了冰块,宫无寐赤红的眼睛看着宁舒,“你最好祈祷你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宫无寐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似乎在忍受什么痛苦,而且小宫无寐还一直挺翘着。

    宁舒又给宫无寐的胳膊上扎了一些银针,又给宫无寐灌了两碗药,把宫无寐折腾得很是疲倦,灼灼桃花眼都显得暗淡了。

    宁舒每隔半个时辰就给宫无寐灌次药,让宫无寐的脸都青了。

    “教主,好些了吗?”宁舒一脸专业地朝宫无寐问道,“现在气息还在身体里乱撞吗?”

    宫无寐皱了皱眉头,摇摇头说道:“好多了,似乎没有冲突得那么厉害了。”

    “那就好。”宁舒点点头,然后把宫无寐胳膊上和头上的银针取了下来。

    宁舒知道并不是自己治疗起作用,而是身体软绵绵的宫无寐并没有运气的力量,越运气体内的冲突就越大。

    “教主,每次****大开的时候,都要憋住了,千万不要释放出来,知道么,忍着,忍着。”宁舒朝宫无寐说道,意思就是要宫无寐要释放的时候都憋着,要.射.的时候都憋着。

    “为何。”宫无寐阴骘地看着宁舒,虽然这次没有靠跟女子交.合度过危机,但是让宫无寐感觉分外痛苦,完全没有和女子交.合爽,宫无寐看着宁舒的眼神格外不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