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第182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62)

    宁舒在无央宫住了下来,宫无寐把宁舒当成了自己大夫,后宫后备员,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估计就把宁舒给扑到了。

    宁舒摸了摸缝在衣服里的毒药,这丫真敢对她用强,宁舒直接让这丫直接爆血管。

    不,爆肝。

    现在的宫无寐估计又跟哪个女人在一起了,可怜的是这些女人,没过多长时间就被宫无寐掠夺了生命。

    宫无寐练的都是什么邪功,直接将女子阴元给掠夺了,剥落了女子的生命力。

    这丫为什么不练葵花宝典,去了是非根一了百了。

    剧情里的木烟萝跟这些女子是一样的命运,被宫无寐捉过来,没日没夜地折磨,让宫无寐非常惊喜的是,木烟萝很是经久耐草。

    其他女子没过多久身体都会虚弱,但是木烟萝完全没有这种症状,而且每次和木烟萝在一起之后,运气也格外顺畅。

    简直就是一个宝贝啊,从此木烟萝就被宫无寐给囚禁起来,被当成了奴隶,没有一点自由,活得跟一条狗一样,简直不要太羞耻了。

    宁舒捂着心口,感觉好心塞,女主的身体真是开挂一样的存在。

    “小红小姐,我们教主让你过去。”屋外一个魔教弟子朝宁舒说道。

    “咳……”宁舒咳嗽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提着药箱跟着弟子朝宫无寐的房间去了。

    虽然是在山洞中,但是却布置得很美,小桥流水,假山花园,还有一些女子在花园中,看到宁舒的时候,眼神都带着打量。

    “你是新来的?”一个女子拦住了宁舒,朝宁舒问道:“你是来跟我争夺教主的?”

    宁舒:……

    什么鬼?

    宁舒拉过女子的手腕,把了一下脉搏,随即摇摇头,又是一个和宫无寐在一起的女子,这个女子要比之前那些人好一些,如果以后不跟宫无寐滚,说不定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宁舒瞅着花园里这些女人,摇了摇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跟之前的女人一样被扔出去,生不如死。

    “我问你话呢,你是不是也是教主接到无央宫的女子。”女子朝宁舒问道,盯着宁舒的脸眼里满满都是妒忌,“你现在要去教主的房间吗?”

    宁舒自然是看到了这个女子眼神里的嫉妒,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居然为了宫无寐那个烂货嫉妒她。

    宁舒没有理睬她,那个女子看宁舒的样子,撇撇嘴说道:“得意什么,等到被教主上了,还不是一样会贴着教主,我跟你说话呢,你干嘛走了。”

    “你站住。”女子想要伸出手拉住宁舒,宁舒身边的魔教弟子对着女子冷喝了一声:“放肆。”

    “刘管事。”女子朝魔教弟子露出了谄媚的笑容,问道:“教主怎么都不找我了?”

    刘管事眼睛里闪过鄙夷之色,“教主自然是有教主的事情,你只要等着就行了。”

    “是,是。”

    宁舒看着这个女子,长得并不是十分貌美,顶多算是个小家碧玉,看得出来是爱上了宫无寐。

    宫无寐那个王八羔子还真是造孽,不光糟蹋这些女人的身体,还骗心,宫无寐的脸太具有冲击性了,很少有女人把持得住。

    宁舒带到了宫无寐的房前,走到门口,房门是大敞的,里面传来了暧昧的声音,隔着轻纱床上有隐隐约约的人影在动着、

    宁舒觉得好心塞,为什么每次都要强制让她看这种画面,能不能考虑一下她的心情,给活路行不行,她也是吕孩子。

    “小红小姐,请进去,教主在里面等你呢。”刘管事朝宁舒说道。

    宁舒指着里面,诧异地说道:“现在进去吗?不等你家教主办完事?”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宫无寐低沉微微喘息地声音传来。

    刘管事微微弯腰,朝宁舒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宁舒提着药箱进去了。

    一进去宁舒就闻到一股的怪味,真是让人受不了。

    “过来一点啊,站那么远你怎么给本尊看病。”宫无寐声音有些压抑朝宁舒说道:“过来给本尊把脉。”

    卧槽,这口味还不是一般得重,还要人旁观,简直了。

    宁舒撩开轻纱,就看到宽大的床上,宫无寐次摞着全身,旁边有一个女子,女子全身都染上了一层粉红色,转头看着宁舒的时候,紧紧咬着嘴唇,一脸媚意。

    宁舒觉得自己都被这些人给带坏了,人家以前可单纯了,可纯洁了,现在看到这样的场面都脸不红心不跳。

    宁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到桌子上有水果,拿起一个在衣服上擦了擦,就啃了起来,看着宫无寐花样百出不停地换姿势,各种折腾,把吕孩子的脸都折腾青了。

    卖弄什么呀,,本来就肾虚还这么折腾,真是……宁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宁舒咔嚓咔嚓啃着水果,看着床上的人各种折腾,宫无寐回头看了一眼啃着果子的宁舒,一双散光的眼睛没有焦点。

    宫无寐低吼了一声,仰着头一脸的爽快,身上滴着汗珠,甩头的时候都甩出了水珠,宁舒瞅着宫无寐,总算是结束了,那个女子也是一脸解脱。

    宫无寐一结束,立刻就有人进来把床上的女人用被子一裹,弄走了,打开窗户通气。

    哎呦,这宫无寐简直就是皇帝一样的生活,宁舒把果核往桌子上一放,擦了擦手,朝宫无寐问道:“是不是感觉头晕眼花的?”

    宫无寐没有穿衣服,只是用薄毯盖住了丑陋的东西,身上带着浓重的荷尔蒙味道,一滴滴的汗珠顺着脸颊留下来,看着格外诱惑,头发已经潮湿了。

    宫无寐听到宁舒的话,勾了勾粉红色的唇瓣,“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头晕眼花吗?”

    “去洗洗吧,看看你肾虚盗汗成什么样子了,我是大夫,你最好听过我的。”宁舒摇摇头,朝宫无寐说道:“你到底需不需要我给你治疗,难道你就想一辈子用女人来压住内伤吗?万一你老了,那啥不行了,你该怎么办呢,你就等着爆肝而亡吧,再说了,你这样没有节制,你那啥早就不行,完全就是没命的节奏啊,天天跟女人滚,治标不治本。”

    宁舒苦口婆心劝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