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80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60)

    “不,我是纯阳体质,如果你跟我那啥了,一定会血管爆裂。”宁舒否认自己是阴月阴日阴时出生。

    宫无寐挑着眉头兴味地说道:“不用狡辩了,本尊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对你的渴望。”

    宁舒:……

    “跟本尊去无央宫,既然你是冰山的弟子,也知道本尊的情况,那么就跟我走一趟。”宫无寐挽住的宁舒腰肢,凑到宁舒的耳边,口吐热气,几乎凑在宁舒的耳朵上,声音带着性感的颤音说道:“你没有拒绝本尊的权利,蝼蚁没有拒绝的权利。”

    宁舒表情淡淡,嫌弃地说道:“能不能不要靠这么近说话,你知道不知道你有口臭。”

    宫无寐:……

    宁舒也知道自己是必须要去的,这是剧情,宁舒朝眼泪汪汪地许钰说道:“你好好呆在家里,等着师傅回来,师姐会没事的家里的药田也要照料,施肥拔草都要做。”

    许钰用力点点头,说道:“师姐,等到师傅回来了,我会跟师傅去救你的。”

    宁舒拍了拍许钰的头,拿起包裹朝宫无寐说道:“我现在是你的大夫,我要求福利高一点。”

    “可以,对于美人,尤其是纯阴体质的美人尤其是有耐心的。”宫无寐粉红色的嘴唇勾着魅惑人心的弧度,“等你到了无央宫,你就会发现,那里是一个天堂,从此你就不想再回来了。”

    两人出了竹屋,宁舒朝宫无寐说道:“难道我们就走去你的无央宫?”

    “自然不是。”宫无寐手指卷曲,放在嘴边吹出了一个响亮的声音,一会的功夫就有人送了豪华的马车过来了,驾车的是一个魔教弟子。

    “拜见教主,马车已经送过来了。”

    宫无寐看着宁舒,勾着嘴角似笑非笑地说道:“上去吧。”

    宁舒抱着包裹钻进马车,宫无寐一笑,也跟着上了马车,坐在宁舒的对面,一双桃花眼看着宁舒,支着下巴魅惑地问道:“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小红。”宁舒回到。

    “小红?”宫无寐念着名字的时候声音显得很性感,让人心里痒痒的,恨不得在心上抓上两把,“美人连名字都这么有性格,本尊很喜欢。”

    “谢谢夸奖。”宁舒一本正经回倒,随即似乎想起什么来了,问道:“阴月阴日阴时的女子并不好找,如果这个女子长得奇丑无比,你也要上吗?”

    这种几率就好像是中头彩一样,而木烟萝就是这种中头彩一样的体质。

    如果这个女子长得差强人意,而宫无寐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会不会硬着头皮上了呢。

    这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宫无寐的脸色沉了臣,朝宁舒说道:“如果你快要饿死了,地上沾着有灰尘的食物,你吃不。”

    “当然吃。”宁舒毫不犹豫地说道:“生命是最可贵的。”

    “哦……”宁舒恍然大悟,“就是你会上?”

    看到宫无寐的脸色有些不好,宁舒也不刺激他了,宫无寐说道:“所以长得这么美,还是纯阴体质让本尊真的很惊喜。”

    宁舒朝宫无寐冷笑了一声,闭上眼睛没有理睬他,只怕这回可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你推到了,老娘身上毒药让你********。

    魔教的所在地在一个易守难攻的崇山峻岭上,直接打穿了半山腰,在山洞里住着,跟耗子一样住洞,宫无寐还好意思叫自己住的地方为无央宫,简直不要脸。

    宁舒下了马车,抬头看着高山,啧啧了一声,一脸鄙夷,宫无寐看着宁舒,“你这是什么表情,看不起我的无央宫吗?”

    “你也知道你们魔教让人讨厌,躲到这里来。”宁舒瘪瘪嘴,“你抓了那么多的女子就不怕名门正派来围剿你吗?”

    宫无寐冷笑了一声,“那又如何,本尊倒要看看什么敢来围剿本尊。”

    宫无寐带着宁舒到了吊桥前,朝宁舒说道:“穿过这吊桥就到了本尊的无央宫。”

    宁舒看着这吊桥,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唾沫,这哪里是吊桥啊,只是一根婴儿手臂粗的铁链,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在上面行走,绝对要掉下去。

    宁舒一本正经地问道:“我该怎么过去,不要告诉我我自己走过去,再贱,我要回去了。”

    宫无寐直接挽住了宁舒的腰肢,将她夹住了,然后走上了铁链。

    宁舒看着铁链上下摆动,下面是看不见底白茫茫一片的万丈悬崖,宁舒放开嗓子尖叫,“我的妈呀,啊……”

    宫无寐运气踩着铁链到了对岸,把宁舒往怀里使劲一搂,邪魅地说道:“美人不用怕,本尊怎么舍得让你有事呢。”

    宁舒默默看了他一眼,说道:“松开一点,要在这么抱着,你会爆血管的。”

    宫无寐挑着眉毛,一脸邪气地说道:“能在美人的身上爆血管,本尊就是死都甘愿。”

    “你丫真愿意?”宁舒面无表情地瞅着宫无寐,宫无寐慢慢凑近宁舒,“自然是愿意的,在你身上爽死,我当然愿意。”

    “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你有口臭,说话总是靠这么近,你真的让人难以忍受你知道吗?你是不是经常便秘啊,嘴这么臭,你不光走火入魔了,你肠胃还有问题,难道都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有口臭吗?”宁舒后退一步,非常嫌弃地说道。

    宫无寐的脸皮痉挛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伸出手指勾起宁舒的头发,淡淡地说道:“你还是第一个对我这么说话的女人,之前被我抓来的女人不是哭着求饶,就是迷恋本尊的美貌,臣服在本尊的胯下了,你这么讽刺本尊,难道你就不怕本尊杀了你?”

    宁舒摇摇头说道:“我是大夫,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告诉你,你的身体有毛病这是我的责任,至于你为什么没有发现你自己有口臭,估计都是怕你,才没有告诉你,毕竟你是杀人如麻的魔教教主,一不高兴就杀人。”

    “是不是仗着本尊舍不得你,你就这么放肆?”宫无寐一扯手上的头发,宁舒痛的哎呦了一声,“卧槽,会痛的。”

    “我当然知道你是舍不得我的,你现在已经压不住体内的伤势了,所以你才会去找我师傅。”宁舒揉了揉自己被扯痛的头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