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第179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59)

    宁舒听到这个声音到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人,小溪里捉鱼的许钰也上岸了,躲在宁舒的后面,胆战心惊地说道:“师姐,是不是有什么鬼怪?师姐我好怕啊,师姐,你可要保护我。”

    “小小年纪,怎么这迷信。”宁舒把身后的许钰拽了出来,“你是男子汉,要保护女人知道不,这样躲在女人的背后一点都不大丈夫。”

    “呵呵,有趣。”一个人从树上跳了下来,披散着头发,只是用黑色丝带随便在扎了一下,身穿黑色金线描边衣服的男子,最重要的是他的脸长得是雌雄莫辨,美的如梦如幻,浑身又带着一股邪气。

    站在哪里就好像是一朵迷幻曼陀罗花,邪气又美丽。

    宁舒瞅着这个人,淡淡地说道:“我师傅不在家,你不用找了。”

    男子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笑容邪魅一场,脚尖点着水面,从对面飞到了宁舒面前,顿时宁舒就闻到了这丫的身上带着一股的香味。

    “哇,好厉害啊,你居然飞过来了。”许钰非常崇拜地看着男子。

    男子看着宁舒问道:“你的生辰是什么日子?”

    看看,都没有问名字直接就是生辰,宁舒拉着许钰后退了一步,淡淡地说道:“这是秘密,万一你得到了我的生辰,想要对我扎小人呢。”

    男子:……

    宁舒拉着许钰飞快就跑了,回头看了一眼魔教教主并没有追上啦,反而用一种兴味的眼神看着她。

    回到了竹屋,宁舒就跟许钰说:“这个人很危险,以后要注意了。”

    宁舒准备给许钰准备了好些的干粮,说道:“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要小心一点,你自己身上带着毒药,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就用毒粉。”

    许钰看到宁舒交待得如此细致,心里顿时就有种不要的预感了,拉着宁舒的袖子焦急地说道:“师姐怎么了,你要去什么地方。”

    “没事,我估计最近也要出门一趟,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小心一点。”宁舒说道。

    剧情里的魔教教主就是过来让神医给他治疗内伤的,当时看中了木烟萝,又得知木烟萝是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直接就掳走了木烟萝。

    估计待会她还是得跟这家伙走。

    不过这次就让这个家伙吃不了兜着走。

    “师姐,你不要走,我一个人在家里害怕。”许钰拉着宁舒不让宁舒走。

    “哟,美人你要去什么地方,难道是被本尊的美貌迷住了,想要跟我私奔?”教主的声音屋外传来,宁舒出门就看到魔教教主悠闲地坐在石凳上,姿态妖娆,举止都带着一种魅惑人心的妩媚,但是偏偏又能看出他一个男人。

    美貌,妖冶,邪气凌然,魔教教主的颜值是七个葫芦娃中最高的一个。

    宫无寐看着宁舒,又扫了一眼许钰,“一段时间不见他居然收了俩徒弟了。”

    宫无寐一闪身就移到了宁舒的面前,修长白如玉一般的手指挑宁舒的下巴,左右打量了一下,邪魅地说道:“还是处.子,我还以为你是那个冰山的女人呢,他都没有碰你,还真把你当成徒弟。”

    看吧,这就是御女无数的男人,看一下就能看出是不是处.子,宁舒后退了一步,冷淡地说道:“你来迟了,宫里来人让师傅去给宫里贵人治病了。”

    “也没差,有你也不算是白跑一趟。”宫无寐桃花眼看着宁舒,“既然是冰山的徒弟,你都学会了什么?”

    “我师姐根本什么都没有学到,师傅把所有的医术都交给我了,你不要为难我师姐,都我给你看病。”许钰大义凌然地站在宁舒的面前,“我师姐就是一个傻子,根本什么都没有学会。”

    宁舒:……

    这话她怎么这么不爱听,虽然是为了保护她。

    宁舒把小萝卜头拽到了自己的身后,非常装.逼地说道:“我就是不用把脉,就看着你一张脸,就知道你是什么毛病。”

    许钰用一种‘师姐,别闹了’的眼神看着宁舒,而宫无寐则挑了挑斜飞入鬓的眉毛,似乎颇有兴味地说道:“对于美人,本尊一向是有耐心地,你倒是说说本尊有什么病。”

    宁舒非常鄙夷地说道:“纵.欲过度,走火入魔,每次运气的时候都感觉体内有火烧,必须要跟阴月阴日阴时的女子交.合,不然经脉就会爆裂,但是跟你交.合的女子活不了多长的时间。”

    宫无寐的身子微微一顿,摸着腰间玉佩的手停顿了一下,放了玉佩,朝宁舒哈哈一笑,神情有些阴骘地说道:“是不是冰山告诉你,冰山把本尊的情况告诉了你?”

    “你想的太多了,师傅根本就没有跟我说你,你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宁舒鄙夷地说道,看着貌美如花的宫无寐,问道:“魔教教主是不是都这么美?”

    魔教教主必须是美人这种设定当真不错。

    “哦,你又是怎么知道本尊是魔教教主的?”宫无寐挑着眉头暧昧地看着宁舒,“你这个女人真的很有趣,跟本尊去无央宫,我会给你极致的快乐。”

    宁舒:……

    “师姐。”许钰拽着宁舒的衣角,脸色煞白,自然是明白了宫无寐的意思,也许师姐也会跟他娘是一样的下场。

    宁舒拍了拍许钰背,淡淡地说道:“没事,我没事的。”

    “女人你要跟本尊走吗?你可以选择不去,你的这个小师弟就会没命哦,本尊动动手指头,他的小命就没有了。”

    宫无寐对于杀一个人毫无压力,脸上的表情一点波澜都没有,显然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人。

    宁舒没有被吓到,“我劝你不要这么做,等到我师父回来了,绝对回来找你的,得罪什么人都不要得罪大夫。”

    “美人,你真的很有趣,你也是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吧。”宫无寐伸出舌头添了一下嘴唇,显得邪魅性感无比,让人心跳都失去了节奏了。

    一个男人这么魅惑也是哗了狗了,让作为女人的宁舒感觉尊严受到了挑战,真想找一群男人轮了这家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