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52)

    温如画震慑住这些强盗小喽啰之后,提着剑转身转身看着宁舒,朝宁舒伸出了手,冷冷地说道:“表妹,过来。”

    我有病我才去过,宁舒后退了一步,后面就是大河了,已经无路可退了。

    温如画露出森白的牙齿,朝宁舒笑笑,似乎在蛊惑,“白琴湘,过来,你是要我亲自过来抓你?”

    “你是在等你的侍卫?”温如画冷冷地说道,“在你侍卫赶过来的时候,我就捉住你了。‘

    温如画提着剑朝宁舒走过去,宁舒立刻说道:“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我真跳了。”

    “依你爱慕虚荣的性子,你舍不得死的。”温如画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显然是很了解白琴湘。

    宁舒脸色露出了急色,提起了裙摆,朝温如画喊道:“你别过来,我……我真跳了。”

    现在的温如画不一样,不在是一个孤身一人的书生,手下有这么多的人,她现在干不过温如画了

    宁舒感觉是自己作孽,作死啊,如果不是披着女主的皮,只怕坟头都长草二尺高了。

    唉……

    “温如画,我真跳了,麻痹的,我真跳了。”宁舒提着裙摆,朝温如画喊道。

    温如画嗤笑了一声,笑容充满了讽刺。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不能被温如画给抓住了,抓住了只怕会沦为剧情里的情况,被温如画折磨,而且还有这么多的小喽啰,以温如画对她的厌恨,只怕会把她当成妓.子一样伺候这些强盗。

    想到这里,宁舒心里再也没有犹豫,纵身一跃就跳入了大河里,灌了两口水,耳边听到温如画的咆哮声。

    “白琴湘,你就是死我都不会放过你。”

    “小姐?!”暗卫出现了。

    你丫早出现一秒,就不用跳了。

    河水很急,宁舒跳下去几秒钟就不见踪影了,暗卫顺着河流找,温如画眼睛赤红朝强盗小喽啰喊道:“找,就算是死,也要把她的尸体找到,白琴湘,你这个贱女人。”

    宁舒感觉河里暗流打在身上很痛,四肢努力刨着,想到木烟萝受伤又流产跳进河里,宁舒觉得自己做得一点都不过分。

    温如画本来就是一个性格有缺陷的人,******人格,如果放在现代就是一丫的恐怖分子,影响社会安定,现在温如画成了强盗,只怕以后走到哪里都会引起骚乱,而且温如画还总用正义来标榜自己。

    真是恶心得不要不要的。

    宁舒狗刨了一阵,累得不行,被河里的暗流打中,整个人都好像是要被撕裂了一般,痛得晕了过去。

    宁舒醒过来的时候趴在河边,半边身子还在水里泡着,幸好还活着,问题是她不应该是在神医的家里吗?

    为什么把她扔在这里没有人管呢?

    同样是女主,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宁舒动了一下身体,感觉有些疼,手臂上还有划伤,是被河里暗礁刮破了。

    宁舒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离自己不远处一个人,一身白衣坐在岸边好像是在垂钓。

    宁舒立刻大喊:“英雄,救命。”

    白衣男子转头看了一眼宁舒,收起了鱼竿,提着竹篓走了。

    我去,还没有见过这么没有爱心的人。

    宁舒连忙爬了起来,拧了一下裙子上的水,提着湿答答的裙摆从那个人追去。

    没有女主的命,还得了女主的病,凡事还是要靠自己。

    一走进那个男子,宁舒就闻到他身上带着药香味,发髻是用木簪挽住的,一丝不苟,浑身都带着冰冷的气息。

    这种冰冷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肃杀的冰冷,让人难以接近。

    这便是木烟萝的一个后宫,神医。

    剧情里木烟萝是被一个村民救的,然后送到了神医的家里,神医基本是不出手,但是当时的木烟萝很凄惨,一身的伤疤。

    神医也许是出于挑战自己医术的想法,出手救治木烟萝,然后跟开挂一样治好木烟萝,而且身上和脸上的伤疤都没有了,就跟之前一样一样的。

    比磨皮还夸张。

    不过宁舒能够理解,木烟萝不可能一直毁容,没有肤如凝脂,怎么让那么多男人着迷,最后决定共享呢。

    神医是木烟萝后宫最冷静自持的男人,也是最冰冷的男人,和木烟萝在一起的时候,发生唯一一次关系还是神医在配药粉的时候,药粉发生了改变,成了春.药,而且药性还不是一般地猛。

    不要问一个神医配药怎么就配出了春.药,一切都是为了剧情服务。

    神医在药性的作用下强了木烟萝。

    宁舒瞅着神医的背影,麻痹自己没长手啊,不能自己撸啊。

    神医就是神医,发生关系之后,神医首先给了木烟萝一颗药丸,说药丸放入下面,可以让她重新成为处.子。

    言外之意,就是他不会负责,木烟萝接过药丸没说什么。

    神医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木烟萝,不像其他男人只要和木烟萝有过一次,就会迷恋上木烟萝的身体,但是神医没有。

    哪怕后来和其他男人共享木烟萝,那些男人都会争夺木烟萝的使用权,但是神医不会,只会默默做自己的事情,但是木烟萝去却喜欢神医。

    完全想不通神医为什么要进入后宫队伍,感觉他不是冲着木烟萝去的,不争宠对木烟萝的身体也不迷恋。

    神医转过身来看着宁舒,冷淡地说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神医的声音很冷,听了让人心里莫名发紧,宁舒挤出两滴猫尿,期期艾艾地说道:“小女子孤身一人,举目无亲,觉得活着没有意思,然后就决定跳河,如果活着,那就是上天要我活下去,如果死了就是我命该绝。”

    “现在我还活着,就代表老天要我活下去,我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宁舒握着拳头慷慨激昂地说道。

    神医用一种看失心疯患者的眼神看着宁舒,没有理睬她。

    宁舒接着说道:“这位英雄,我们也算是有缘,我醒过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既然咱们这么有缘,就做好基友吧。”

    神医还是没有理睬宁舒。

    宁舒接着说道:“神医,我拜你为师吧,我想知道中了春.药该如何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