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第168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48)

    当温如画的伤口养的差不多,能下床走路了,村长家立刻就开始准备温如画和何小花之间的婚事了,张灯结彩的,红彤彤的一片,气得温如画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宁舒觉得自己也算是温如画的娘家,一本正经给温如画准备了几套衣服,崭新的被子,甚至还塞了几锭银子,跟温如画说这是给他的嫁妆。

    温如画听到嫁妆,整个人炸毛了,将面前的银子都扔了,阴森森地看着宁舒,“我就是死都不会娶何小花的。”

    宁舒捡起地上的银子,纠正道:“表哥,现在是你嫁给何姑娘,入赘何家,不是你娶何姑娘。”

    “白琴湘,你是不是真的毁了我你心里才甘心?”温如画瘦削的脸狰狞着。

    宁舒一脸愕然,朝温如画委屈地说道:“表哥,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如果不是何姑娘的人参,表哥你现在早在十八层地狱了,哪里还能跟琴湘这么说话呢。”

    温如画:……

    宁舒又说道:“表哥你放心,你需要安心养病,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准备就好了,我一定会让表哥风风光光嫁出去的。”

    “再说了表哥,这件事有很多人可以作证的,难道表哥你想要耍赖吗?破坏何姑娘的名誉吗?你不是最恨这种行为呢,你不是最看不惯何大花调戏女子破坏女子的名声,表哥你不会这样做吧?”

    温如画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宁舒又说道:“琴湘这么做都是为了表哥的性命着想,再说了何姑娘是好人,跟表哥你很合适。”

    “你把我刺伤了,然后为了人参把我卖了,居然还是为了我好,白琴湘,你不要太过分了。”温如画朝宁舒咆哮。

    宁舒的脸上更加委屈了,说道:“表哥,我都说过了,我不知道是你,如果知道是你,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你不应该偷偷摸摸进入我的帐篷,你应该在帐篷外面叫我的,就你那样的行为,谁都会觉得是想图谋不轨吧,再说了人参是给用的,不是我用,怎么能说我是为了人参把你卖了呢?”

    温如画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只会生气地叫宁舒滚。

    后宁舒飞快就滚了,留下温如画捂着伤口呻.吟。

    村长拿着一本老黄历挑了一个黄道吉日,然后就让两个人孩子成亲。

    黄道吉日这天天气很好,村长家鞭炮齐鸣,很是热闹,就连温如画这个破茅草屋都显得热闹非凡。

    宁舒非常热情地招待众人,新郎官温如画被人收拾好了,穿上了大红衣服,是被人驾着出来了,然后被搀扶上了牛背,准备朝村长家去。

    温如画铁青着一张脸,脸上没有一点喜色,眼神格外仇恨地放在宁舒的身上,宁舒笑眯眯朝温如画说道:“表哥,你先过去,待会我就过来。”

    温如画脸色更加铁青了,身体颤抖着似乎要从牛背上掉下来了。

    当温如画来到村长家,看到院子摆的都是菜,要么就是呱呱叫的鸡鸭鹅,这些都是村民送的贺礼。

    粗鄙的村民,一张张贫苦的脸,空气中夹杂鸡屎鸭屎鹅屎的臭味,温如画在心里不甘,在咆哮,这不是他的生活,他的人生不该是这样的。

    不该是这样的,看着被人搀扶出来的盖头新娘,温如画心中的情绪更加强烈了,这不是他想要娶的妻子,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还是被入赘的,从此都要看着村长家一家的脸色。

    温如画回头扫了一眼,看到朝这边来的宁舒,他的心里瞬间冒出了酸涩,仇恨,又带着某种诡谲缠绵,那种爱恨交织的感觉让温如画都没有办法自持了。

    “吉时已到,新郎官还不下牛背。”何大花摇着扇子朝温如画说道。

    温如画没有理睬何大花,直勾勾地看着宁舒,宁舒立刻朝这边来,说道:“表哥,你该下来了,该去拜堂了。”

    “我说过了,我是不会娶何小花的。”温如画似乎带着赌气,又带着某种期待朝宁舒说道。

    何大花用一种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温如画,旁边村长的脸顿时就黑了,直接让人把温如画粗暴从牛背上拉下来,硬是拽着去大堂拜堂。

    温如画想要挣扎,但是他一个文弱书生哪里比得上干农活的村民,更何况现在温如画还受伤了。

    温如画被人硬是按着拜堂的,当听到‘礼成’这两个字的时候,温如画的心中像是炸开了什么,让他的心里突然空落落的,空落落地让人难受。

    宁舒在堂屋外面看着温如画憋红着一张脸,脸上各种情绪闪过,就是没有成亲的喜色。

    宁舒走进堂屋,朝笑眯眯的村长说道:“村长,我的表哥就拜托你照顾了,这是我给表哥的嫁妆,听说救表哥的人参是村长最宝贝的东西,我专门让人到城里去买了人参。”

    宁舒接过月兰手中的人参,递给村长,村长打开盒子看到和之前品相差不多的人参,顿时喜上眉梢,说道:“好,好,不用这么客气的,都是一家人,一家人。”

    温如画看到人参,顿时眼睛都红了,朝宁舒质问道:“为什么你之前不把人参拿出来,为什么,为什么?”如果白琴湘早点拿出人参,他就不用娶何小花,就不用遭受这么屈辱的事情了。

    大不了把人参还给何家不就成了,他也不至于为了一根人参落到这个地步。

    宁舒心里暗道,就爱看你这幅挣扎无果的样子。

    宁舒的脸上露出了愕然的表情,说道:“之前没有人参,我是看你要成亲了,就专门去买了一株,送给你当贺礼的,表哥我做错了什么吗?”

    温如画心里火烧火燎的,恨不得抓着自己的心口,仰天长啸来发泄心中的愤怒,如果再这么憋下去,温如画都觉得自己会疯的。

    温如画摘掉自己的胸上的大红花,扔在地上,朝村长说道:“人参已经还给你们了,我是不会跟何小花成亲的。”

    老村长脸色一冷,何大花冷冷朝温如画说道:“王八犊子,你赌一下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堂屋,你要要是能活着回去,老子跟你姓。”

    何小花直接撩开了盖头,一张妆容惨烈的脸狰狞地朝温如画说道:“废什么话,直接去洞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