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第166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46)

    床上的温如画已经开始意思模糊了,感觉自己可能要死了,再听到白琴湘这个女人在自己的耳边哀嚎,就跟他去了一样,温如画的心里就恨得要死。

    这个女人之前抛弃了他,现在居然又杀了他。

    “大夫,大夫来了。”村民带着大夫来了。

    宁舒立刻朝床上的温如画喊道:“表哥,大夫来了,你一定会没事的,表哥,我真不是故意的,表哥你可千万不要出事,你出事了琴湘该怎么办啊,表哥啊……”

    大夫给温如画把脉,摇摇头说道:“失血太多了,有些危险。”

    宁舒:……

    男主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翘掉了?

    “表哥,我可怜的表哥啊,大夫有什么办法吗?只要你救我的表哥,我都可以做。”宁舒哀嚎,“表哥,对不起,当时乌漆麻黑的,我真不知道是表哥你。”

    “有人参什么的可以掉着气。”大夫也知道这不现实,人参那是有钱人家才备的东西,这何家村的人能吃饱就不错了,那哟什么人参。

    宁舒身上倒是有钱,但是这大半夜的去什么买人参,这人参可不是普通的药材,有钱就能买到的,再说了,宁舒可不想把钱画在温如画的的身上。

    宁舒坚信男主不会这么容易挂掉的。

    “我家倒是有人参。”何大花说道。

    温如画听到何大花的话,也顾不得平时两人之间的嫌隙,用期待渴求的眼神看着何大花。

    “你去我家里,让我妹子把人参拿过来。”何大花朝一个村民说道。

    宁舒暗戳戳地瞅了一眼何大花,何大花怎么变得这么大方了,居然还拿人参救温如画,简直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温如画的的伤口被大夫用布条扎住了,免得老是流血,再加上之前的止血的草药,血已经止住了,但是温如画整个人感觉随时都会死去一般。

    一会的功夫,就听到了匆忙凌乱的脚步过来了,何小花身上的衣服都有些凌乱,显然是匆忙赶过来的。

    何小花看到床上生死不知的温如画,脸色煞白,连忙拿出了盒子装着的人参,这人参有大拇指粗,而且参须都很完整,是很值钱的人参。

    没有村长家还有这种好东西呢。

    “大夫,这个要怎么用啊。”何小花很着急。

    温如画看到了人参,心里松了一口气,看何小花也顺眼了一下。

    何大花伸出手拿过何小花手中的人参,何小花惊愕地看着自己的哥哥,焦急地说道:“哥哥,你干什么,温先生还等着用人参呢。”

    “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给他用了,温如画这个人都不值这个人参钱,这东西可是咱爹的命根子。”

    宁舒用手绢抹着眼泪,期期艾艾地说道:“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只要能救表哥,我什么都愿意做,都是我的错,表哥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表哥,琴湘对不起你。”

    “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宁舒朝何大花说道。

    何大花一摆手,斜着眼睛朝宁舒说道:“你我之间谈什么钱?”

    “哥哥,你到底要怎么样,温先生都等不及了。”何小花非常着急地说道。

    “这好东西自然是要用在自家人身上,如果温如画答应和小花成亲,入赘我们何家。”何大花的表情很冷酷,“当然你也可以拒绝。”

    何小花的脸顿时变得通红了,害羞不已。

    “不……”温如画睁大了眼睛,像是回光返照一样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不’

    “不错。”宁舒立刻接过温如画的话,“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就替我表哥答应了,快点给我表哥用药吧。”

    温如画瞪大了眼睛看着宁舒,一张脸青紫交加的脸扭曲了,从喉咙里发出了咕隆一声,晕了过去,人事不知。

    何大花瞅着宁舒,“他醒过来会杀了你的。”

    宁舒眨着眼睛看着何大花,“难道我说得不对吗?表哥是读书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何大花唰的一下打开了折扇,风骚地扇了扇,撇着嘴看着床上温如画。

    大夫只是用了一些参须熬了药,然后给温如画灌下去,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走了。

    何小花现在把温如画当成了自己的夫君一样伺候,替温如画擦擦额头上的冷汗,擦擦手。

    整个人娇羞地不行,似乎都笼罩在幸福中一样。

    宁舒打了一个呵欠,转眼看到月兰靠着门框都睡着了,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丫头神经也太粗了吧,宁舒推了推月兰,月兰立刻睁开了眼睛,看着宁舒问道:“小姐,怎么样了?”

    “死不了。”宁舒淡淡地说道。

    看到温如画情况稳定住了,村民都回去了,何大花打了一个呵欠让何小花跟着回去,但是何小花却说要留下来照顾温如画。

    何大花就由她了,走到宁舒的面前,说道:“美人,没看出来你这么柔柔弱弱的,下手居然这么重,我现在都有些怕你了。”

    宁舒立刻挤出两滴猫尿,愧疚难当地说道:“我是不小心的。”

    “那他也是活该,半夜三更肯定不是做什么好事。”何大花像个大肉球一样滚走了。

    宁舒看着照顾何小花,朝她问道:“小花,我表哥好像并不喜欢你,就算你们成亲也可能不会幸福的。”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到时候他瑞入赘了我们家,还不是我说了算,再说了我哪里配不上他了,慢慢调教就行了。”何小花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温如画不喜欢自己。

    只要成了亲,自然什么事情都能解决。

    宁舒:……

    她就这么把温如画给嫁了?!

    宁舒看了一眼床上狼狈的温如画,心里念叨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带着月兰去睡回笼觉了。

    “小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月兰的脸上带着愤怒,“那个人居然半夜偷偷摸摸进了我们的帐篷,他想做什么,还是想对小姐图谋不轨,简直就是畜生。”

    宁舒摸了摸胸前的哨子,只怕温如画这家伙是想偷她的哨子,顺便再她给那啥了,毕竟剧情里就是这样的,温如画把木烟萝给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