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第165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45)

    从来到这个世界,宁舒都没有自己亲手动手揍人,实在是这具身体的力气小得可怜。

    可是现在宁舒实在是恶心温如画了,对一个女人地图炮,羞辱女人来获得心里平衡,就仗着白琴湘对不起他,背叛了承诺,简直就是废物。

    就算是真正的白琴湘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温如画,温如画抓着一个什么承诺,觉得自己是天下最苦的人。

    “月兰,你来,你家小姐有些累了。”宁舒感觉自己的手有些发抖,用力过猛了。

    “放肆,简直大胆。”温如画捂着自己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宁舒,“你居然敢打我。”

    宁舒吹了吹自己手指,冷漠地看着温如画,“以后敢在我的面前唧唧呱呱的,老娘废了你。”

    “白琴湘,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温如画想要冲进屋去拿宝剑,宁舒冷冷地说道:“你确定,我身边还有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只要我吹响这个哨子,你还没有杀我,你就先去黄泉路。”

    温如画的身子一顿,宁舒走到温如画的面前,温如画后退了两步,阴骘地看着宁舒,“贱人,你到底想怎样?”

    宁舒朝温如画温柔地说道:“表哥,我想要你明天开始看书,不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了,赶紧温习功课,去科举吧。”

    “我说过了,我是不会去参加科考的,还有我看什么书关你什么事?”温如画铁青着一张脸说道。

    宁舒淡淡地说道:“那种书不能多看,撸多了对身体不好,再说了表哥吃的伙食就差,在这么撸下去,早晚强撸飞灰湮灭。”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让开,我要进去睡觉了。”温如画冷声说道。

    宁舒的声音很温柔,“表哥,明天早上琴湘会叫表哥起来读书的,不读书就会死哦。”宁舒扬了扬手中的哨子。

    温如画看了一眼哨子,气恼地进屋了,把门重重一摔。

    宁舒撇了撇嘴,朝月兰说道:“我们也睡觉,晚上警觉一点。”

    宁舒进了帐篷,先是撩起被子看了一眼里面的宝剑,然后才睡觉。

    夜色深深,夏天的晚上到处蛙声一片,温如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痛的嘶了一声,心里暗恨白琴湘下手狠毒。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恶毒,恶毒的贱女人。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温如画的脸上,青白交加的脸色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厉鬼。

    狰狞可怖。

    温如画的胸脯剧烈起伏,显然心头是气不过,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透过窗户看向院子里的帐篷,心里戾气翻涌。

    下床穿上了鞋子,轻手轻脚打开了房门,走到了帐篷外面,听到里面细长的呼吸声,温如画无声冷笑一声,睡着了就好。

    小心翼翼地进了帐篷,走到了床边,温如画伸出手想要解下宁舒脖子的哨子,温如画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紧张得屏住了呼吸,伸出的手都在颤抖。

    眼看就要成功了,一道雪亮的光芒从他的眼前闪过,温如画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一个冰冷的东西刺入了自己的小腹,痛感顿时席卷了整个身体。

    温如画惨叫了一声,感觉那冰冷的东西更加深入刺入自己的身体,痛的温如画惨叫起来。

    “小姐,怎么了,怎了?”睡着的月兰听到惨叫跳了起来,宁舒冷冷地说道:“把灯点亮。”

    躺在地上的温如画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心里无比恐惧,听到宁舒的声音,立马虚弱地喊道:“表妹,是我,救我。”

    宁舒装作没有听到温如画的声音,等到月兰点亮了油灯,宁舒似乎才看到地上温如画,温如画已经躺在血泊中了,脸上青紫交加,再加上失血过多,一张脸简直没有办法看。

    “啊……”宁舒发出了声带能发出的最大声音的尖叫,直接打破了乡村的宁静,紧接着村子里的狗都跟着叫了起来,宁静的夜晚开始躁动了起来。

    “表哥,怎么会是你,表哥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啊。”宁舒硬是让自己挤出了两滴泪水,想碰温如画又不敢碰到的样子,宁舒很怕被糊一手血。

    “表哥,对不起,我以为是小偷来着,表哥怎么办啊。”宁舒看起来六神无主。

    温如画的心里恐惧又愤怒,感觉自己的生命力都要随着血液流失完了,在听到这个罪魁祸首居然只会叽里呱啦说话,完全没有一点实际行动,让温如画的心里恨得要死。

    “去请大夫。”温如画虚弱地说道,嘴唇已经开始发紫了。

    宁舒立马说道:“好好,表哥你等着,我这就去找大夫。”

    “院子里有止血的草药,你去拿。”温如画废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完这句话。

    宁舒似乎六神无主,朝温如画问道:“表哥,我是先去请大夫还是先去给你拿草药,表哥我不认识草药,那个草药长什么样子,万一拿成了活血化瘀的草药,表哥流血更快了。”

    温如画好想让这个贱女人去死。

    “美人,出了什么事情了,老远就听到你豪迈的声音。”何大花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些村民。

    宁舒顿时说道:“你们快去看看表哥,表哥他出事了。”

    何大花朝帐篷里看了一眼,朝旁边的村民吩咐,“你去找个大夫,你们去把温先生扶到床上。”

    “先扶我去拿草药。”温如生艰难地说道,何大花淡淡地说道:“你们驾着他去弄草药。”

    温如生拿了草药,宁舒拿过放在嘴里嚼了嚼按在温如画的伤口上,月兰也跟着嚼草药,苦的月兰一张脸都皱在一起了。

    何大花对温如画的生死似乎不是很关系,挑着毛毛虫一样的眉毛,问道:“他怎么在你的帐篷里受伤了?”

    宁舒的脸上露出了不安愧疚之色,朝何大花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表哥半夜来我和侍女的帐篷,我听见动静以为是小偷歹人,然后就掏出了护身的宝剑。”

    “啧啧啧……”何大花咂嘴,“半夜三更到女子的闺房,可不就是不安好心,正人君子会这样做,平常标榜自己是君子后裔,有君子之风,跟采花大盗一样,还是君子,当我眼瞎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