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164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44)

    宁舒看到何大花皱着一张脸都看不到眼睛,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

    何大花伸出肥嘟嘟的手想要握住宁舒的手,宁舒马上拿起茶杯塞到何大花的手中。

    “美人,看着我们这么合得拢,你嫁给我吧,我觉得我们的性格很合适,我们都是那种不拘小节,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何大花看着宁舒,哇地嚎了一声,“我爹要我成亲,不然就把赶出何家村。”

    宁舒撇撇嘴,“我们什么时候合得拢了,我们顶多算是狐朋狗友,酒肉朋友,上山打野兔的泛泛之交,你就要让我嫁给你?”

    “你能不能靠谱点。”宁舒没好气地说道,“这何家村的姑娘任君挑选。”

    “再说了你长得这么丑,影响到孩子怎么办。”宁舒还不客气打击何大花。

    何大花肥手一拍大象腿,朝宁舒说道:“美人,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就喜欢你这种幽默感,放眼何家村,哪个男子有我何大花优秀?”

    宁舒:……

    月兰柳眉一竖,朝何大花冷哼道:“我家小姐怎么可能嫁给你,我家小姐可是丞……”

    “咳咳……”宁舒咳嗽了一声打断月兰的话,月兰焦急地跺了跺脚,撇着嘴说道:“小姐,难道你真的要嫁给这个人吗?他,他……”

    月兰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何大花了。

    “美人,你放心,只要你跟你大花哥哥成亲了,什么事情都是你做主,家里的鸡鸭鱼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何大花拍着心里,拍得胸口的肥肉颤抖。

    “我不准。”温如画的声音突然响起,何大花立刻转头看向来人,“是哪个王八犊子说不可以,老子说可以就可以。”

    温如画的气得脸色铁青,朝宁舒讽刺,“白琴湘,你可真是有手段,这才几天的时间,你就能让村霸娶你这个弃妇吗,还把家里的财产给你。”

    “还真不是一般的爱慕虚荣呢。”温如画赤红着眼睛看着宁舒,“白琴湘,你又利用我,又把我当成了你往上爬的梯子了。”

    何大花挑着毛毛虫一样的眉毛看着宁舒,问道:“你听得懂他在说什么,老子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想要成亲的女人不过是一个弃妇,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温如画鄙夷看着何大花,“你的眼光也就这样,看上的居然是一个弃妇,被人家扫地出门的女人。”

    何大花朝温如画呸了一口唾沫,仰着下巴,“老子娶什么样子的女人关你什么事,老子的眼光怎么样关你什么事,老子爱娶谁就娶谁。”

    温如画被何大花唾面的举动恶心得不行,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进屋了,把门重重一关。

    何大花看着宁舒,说道:“美人,大花哥哥看重的是你这个人,你过去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你还是第一个合我何大花胃口的人,粗犷放荡不羁,我们两个性格挺好,我可不想娶一个扭扭捏捏女人,唉。”

    宁舒觉得何大花这个男人挺有意思的,算不上好人,也算不上什么坏人,在何家村地位超然,做事有自己的原则,又很圆滑。

    这样的男人不会吃亏,有点心眼但是心思却也不坏。

    就是长得有点寒碜了,在看脸的世界是混不下的。

    宁舒用一种可惜的眼神看着何大花,这种男人要是有能力往上爬,绝对是封王拜侯的角色。

    性格和偏执的温如画完全不一样,宁舒觉得男人就该圆滑,脸皮就该厚,才能活的更好。

    “美人,你好好考虑一下,过几天给我答案吧。”何大花扇着扇子施施然走了,跟来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不一样。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小姐,那个何大花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居然让小姐嫁给他。”月兰鄙夷地说道。

    宁舒倒不是很在意,淡淡地说道:“人生机遇怎么说得准呢,现在他是这个样子,说不定过段时间,也许几十年之后就不一样。”

    有些人是不可以欺负的,但是像温如画这样的人随便欺负都成,一看就是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出息的人。

    天色黑了下来,宁舒和月兰正在吃饭,门嘎呀一声响了,温如画从房间里出来了,温如画走了过来,自己盛了一碗粥,沉默吃了起来。

    吃完了把碗筷一放,沉着一张脸问道:“你真的要嫁给何大花吗?”

    宁舒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菜,淡淡地说道:“有什么不可以的?”

    温如画冷笑了一声,“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何大花是什么人?

    宁舒点头,“我自然是知道何大花是什么样的人。”

    温如画顿时激动起来,“既然你都知道何大花是什么人,他在村里横行霸道,鱼肉乡里,这样的人你都要嫁?”

    宁舒撇撇嘴,“我为什么不能嫁,先不说何大花有没有鱼肉乡里,只要他对我好,我为什么不能嫁。”

    其实这算是一个鬼畜的问题,如果你的男人是个坏蛋,但是却爱你,这样的男人要不要。

    天下苍生关我毛事啊,女人的心很小,只装下一个男人而已。

    所以温如生拿这种大道理来压她,宁舒理都不想理。

    “白琴湘,你简直无药可救了,你为了自己的虚荣心,做出如此的事情,你难道就没有愧疚之心吗?”温如画朝宁舒咆哮。

    我去,她做什么了,何大花鱼肉乡里和嫁给何大花之间有什么必要的关系吗?

    用这个理由来阻止她嫁给何大花,确定脑子没有问题?难道她不嫁给何大花,何大花就不鱼肉乡里了。

    总之这个逻辑已经成功把宁舒绕晕了。

    温如画冷声说道:“白琴湘,如果你真的这么缺男人,我可以满足你,连何大花那样的男人都能嫁,你简直是饥不择食。”

    “啪……”宁舒一个大耳刮子朝温如画扇去,温如画愣住了,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愣愣地看着宁舒。

    宁舒左右开弓,对着温如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