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160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40)

    “表哥,你觉得你有什么,你有什么,有什么……”

    “表哥,我说的对吗,说得对吗?说得对,吗……”温如画的脑海中回荡都是这些话。

    温如画身体踉跄了两下,捂着心口看着宁舒,对上宁舒真诚的眼睛,只觉得胸中气血在翻涌,眼前一阵阵发晕,心脏就好像被一双手紧紧抓住,似乎要在胸腔里暴裂开来。

    温如画一字一句地咆哮,“你不过是再为你背叛承诺找借口,你这是狡辩,你是在狡辩。”

    温如画的嘴角沁出了血沫,白琴湘所有的话都不过是在嘲笑他无能,明明是她背弃了承诺,凭什么如此理直气壮。

    宁舒撇撇嘴,就连动物都会挑选强壮有力的雄性来繁衍后代的,生存法则就是这样,你丫死抓着一个破承诺说什么。

    如果白琴湘真的陪温如画走到了功成名就的时候,说不定背叛承诺的人就温如画了。

    “叮,叮叮,叮叮叮,虐值+20,虐值达到100,啊,宁舒你好棒啊,我好喜欢,加油,再来,再来。”2333欠揍的声音在宁舒脑海中响起。

    宁舒觉得好丢人,为什么2333变成了这样的风格,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宁舒:“滚……去死。”

    温如画踉踉跄跄进屋了,把门一关,似乎不想面对宁舒。

    月兰崇拜地看着宁舒,“小姐,你把人给吐血了耶,你好厉害啊,舌战群儒的风姿无人能敌。”

    宁舒挑眉看着月兰,“舌战群乳?”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小姐?”月兰疑惑看着宁舒。

    宁舒拍拍月兰的肩膀,“你开心就好。”

    宁舒和月兰忙活了一阵,终于把帐篷弄舒服了,倒了该午饭了,但是温如画把自己关在家里,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屋里也静悄悄的,宁舒都怀疑温如画在屋里死透了。

    宁舒站在门口,喊道:“表哥,你在吗?在的话吱一声。”

    屋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宁舒挑了挑眉头,男主应该没有这么脆弱,这么容易就死了,又喊道:“表哥,该吃饭了,我们吃什么,厨房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一粒米都没有,老鼠都哭着跑出来了,表哥,你怎么混到这个地步了,表哥,你在吗?”

    屋里还是静悄悄的,宁舒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朝月兰说道:“月兰,快过来撞门,表哥在里面出事,不要管这个破门以后是不是能修好,反正这个家里也很穷没有什么东西是小偷看得上的,不要心疼门。”

    月兰哦了一声,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撞门,但是门吱呀一声开了,温如画脸色青紫交加地看着宁舒,眼神里带着极致的厌恶。

    之前白琴湘背叛承诺就算了,但是现在却用尖酸刻薄的话来刺激他,简直比之前背叛承诺的白琴湘更加讨厌。

    可以说现在的宁舒已经成了温如画心中的仇人。

    宁舒装作没有看到温如画眼中的厌恶,问道:“表哥,我们吃什么?”

    温如画冷漠地说道:“你的银子不是很多吗?随便找户人家给点银子就有饭菜吃。”

    宁舒看着温如画说道:“那你吃什么?”

    “你管我吃什么,白琴湘,你要这里住下我没有什么意见,我也管不到你,但是休想介入我的生活,你不过就是想要补偿我,来弥补你心中愧疚感,我是不会让你如意的。”温如画冰冷地说道。

    鬼才想要弥补你,随便说说你就当真了,宁舒心里鄙夷,为什么不觉得她是来复仇的人,专门跟你丫过不去的呢。

    既然温如画都这么说了,宁舒自然是不会委屈了自己,准备拉着月兰去吃农家菜了,走之前还假惺惺地朝温如画问道:“表哥,你和我们一起去吧,你估计好长时间都没有沾油荤了,我待会出钱让人杀只鸡给你炖炖,好好把身体养好了,就准备去科考吧,难道表哥就真的要在这个地方庸庸碌碌呆上一辈子?“

    温如画的脸色非常难看,“你不过是一个弃妇,被人家抛弃的弃妇,人家不要你了,你就来找我,还对我指指点点,我做什么事情根本就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我科不科考,关你何事,白琴湘,我警告,不要在我的面前说什么科考的事情,这辈子我都不会踏入黑暗的官途,我宁愿在这里困苦潦倒呆上一辈子。”温如画义正言辞地说道,挺着胸脯铁骨铮铮。

    宁舒:……

    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说得好像你去考就能考得中一样,还黑暗的官途,宁舒感觉也是醉了。

    这种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真是中二。

    宁舒脸皮抽搐,又说道:“难道表哥就没有想过去当官,当一个好官为天下百姓做主,为天下苍生请命,既然官途黑暗,表哥就更应该去科考,洗涤官场的黑暗?”

    温如画皱了皱眉头,随即说道:“你的话有道理,但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自古官官相护,我却是一个人,如果斗得过那么大黑暗集团,所以我才对这官场绝望了。”

    宁舒有些惊讶地看着温如画,看来温如画也不是真的傻,但是就知道天天打嘴炮,说到底还是对科考有些恐惧,估计是惧考,还找各种理由感觉很醉人。

    跟这种人没有什么好说的,宁舒准备带着月兰吃饭去了,就闻到一股肉香味,宁舒鼻子动了动,转过头来就看到篱笆外面站着两人。

    其中一个就是带着金钗的何小花,何小花的手中端着饭菜,朝温如画喊道:“温先生,我带了一些饭菜过来。”

    “欢迎,欢迎,快进来。”宁舒连忙说道。

    “哦,你就是教书匠带回来的美人啊,是不错,怎么就跟温如画这么一个迂腐脑子不灵光的人呢?”何小花旁边一个心宽体胖的男人,手中拿着扇子,附庸风雅,配上他一张肥脸,要都怪异就有多怪异。

    偏偏他还引以为傲,宁舒之前看齐笙拿扇子,那才叫一个优雅,现在看这丫拿着扇子,粗粗的跟胡萝卜的手指捏着扇子的时候,别提有多糟蹋人的眼睛。

    真是造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