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155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35)

    温如画非常激动,身体颤抖朝宁舒咆哮,口水差点都溅到了宁舒身上了,宁舒连忙后退了一步,用一种非常哀伤的语气说道:“表哥,你还在怪琴湘吗?”

    温如画脸色很难看,气得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月兰看不下去了,把宁舒拉到一边问道:“小姐,你什么时候改名字了,你什么时候又有了这么一个远方表哥的?”

    宁舒拍拍月兰的头,安抚道:“乖,别闹,你家小姐自然有你家小姐的用意。”

    温如画眼神复杂地看着宁舒,问道:“你这次回来是干什么?”

    “自然是回来找表哥的。”宁舒理所应当地说道。

    温如画一下气得吭哧吭哧喘粗气,眼睛赤红地看着宁舒,说道:“你都已经成亲了,你还回来找我做什么,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呃,这其中其实有一段比较曲折改变温如画命运狗.屁倒灶的故事。

    就是温如画和订亲的表妹相互爱慕,而且温如画满腹经纶,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家境也还可以,温如画承诺只要中了科举就立刻迎娶白琴湘。

    但是还没有等到温如画去科考,就被一道晴天霹雳给劈中了,表妹的爹无视订亲,直接将白琴湘许给了一个大官的儿子。

    而且那个大官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温如画想找白琴湘要个说法,昔日那么相爱,表妹说嫁给别人就嫁给别人。

    温如画找到白琴湘,白琴湘愧疚地说:“对不起表哥,我等不下去了,与其遥遥无期等你科考,我宁愿选择已经功成名就的人,表哥你忘了我吧,你有更值得爱的人。”

    温如画简直不敢相信,昔日耳鬓厮磨甜甜蜜蜜的,转眼间就可以这么绝情了,以前的心心相印算什么,简直让温如画的肝都气炸了。

    女人都是爱慕虚荣的贱人,那些个官员都是横行霸道涂炭民生的刽子手,这个世界还真不是一般的黑暗和污浊。

    温如画喝醉了之后,直接抛弃了自己的家业,跑到了一个犄角旮旯的乡下地方教书。

    时常感叹自己满腹经纶无处用,却又鄙夷官道黑暗,温如画发誓,这辈子都不会步入官场。

    温如画对那个官员之子夺了自己心爱之人格外仇恨,连带对官员都仇恨,躲到这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准备了此残生。

    宁舒抽了抽嘴角,感觉温如画的脑回沟跟一般男人不太一样,正常心智坚强的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发奋图强,使劲往上爬,然后回去啪啪啪打表妹贱砸的脸,娶一个比表妹贱砸更好的女子,活得更好,报复一下表妹,让她后悔去。

    但是温如画直接缩.卵了,直接自己躲起来了,心里又郁郁不得志。

    整个人矫情地不行。

    就是宁舒,宁舒也瞧不上这个男人,一个男人的担当和心智在发生大事的时候显露无疑,但是显然温如画就是那种没有什么担当的人。

    有时候感觉挺幼稚的,挺中二愤青的。

    “你倒是说话啊,你回来做什么,是不是那个什么大官之子把你抛弃了,你本来就不是什么貌美的人,人家自然会厌倦了你。”温如画的声音有些尖锐,像是在发泄心里的悲愤。

    “叮,虐值+20,宁舒么么哒,有没有想伦家?”2333的声音在宁舒的脑海里响起。

    宁舒:“滚。”

    “哼,口是心非的女人。”2333冷哼了一声就消失了。

    “说话你,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回来找我做什么,难道你以为我还会接受你吗?我被你骗了一次,绝不会再被你骗第二次。”温如画朝宁舒歇斯底里咆哮。

    宁舒在脑海里跟系统交流呢,耳边温如画的咆哮声简直都要震聋了她的耳朵。

    宁舒忍不住掏了掏耳朵,之前看温如画文质彬彬的样子,倒像是个读书人,但是现在怎么这么中二。

    骚年,你的形象崩毁得有些厉害。

    “喂,你谁啊,居然敢怎么对我家小姐说道,信不信我让小姐的暗卫把你戳成筛子。”月兰跟温如画对喷,“搞清楚你的身份,我们小姐可不是你随便指责的。”

    温如画脸上露出了苦大仇深的表情,露出了嘲讽又自悲的笑容,语气轻飘飘地说道:“是啊,我是什么身份,自然比不上你这个官太太。”

    月兰用看傻.逼的表情看着温如画,难道他都没有怀疑一下她家小姐是不是你丫的表妹,都没有求证一下就在这里噼里啪啦地咆哮,简直了。

    感觉脑子有病,而且病得还不轻。

    暗卫似乎都看不下去了,朝宁舒问道:“小姐,要不要给这位公子,你的表哥弄个帐篷。”

    宁舒还没有张口,温如画立刻咆哮道:“不用,白琴湘,我不需要你施舍,我睡外面就好。”

    宁舒:……

    这么硬气,宁舒还以为温如画直接走人呢,睡在外面就显得你很有骨气?

    宁舒打了一个呵欠,实在是不想跟温如画扯皮了,拉着月兰进了帐篷,说道:“关灯睡觉。”

    外面的温如画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帐篷,似乎要把帐篷给看穿了。

    暗卫只是看了温如画一眼,自己拿了跟绳子绑在两树间,然后跟小龙女一样睡在绳子上,但是完全没有小龙女飘逸的美感,暗卫只有惊悚。

    温如画见没有人理睬自己,自己靠在一根树上,就直愣愣地盯着宁舒的帐篷。

    温如画瞪得眼睛都红了,还时不时磨牙,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有些阴森。

    帐篷里的宁舒抱着月兰睡得特别香气,一点都不知道外面一夜未眠,在帐篷外面来来回回走的温如画是如何地焦心。

    就算宁舒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的。

    可是温如画的心里就暴躁多了,难免要猜测白琴湘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回来找自己,她把自己当成了什么,说丢弃就丢弃,说找回来就找回来。

    凭什么他的心还是这么不安定,还有受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影响。

    温如画就这样在帐篷外面转悠了一夜,到早上看到宁舒舒服伸懒腰的样子,憋了一晚的火气顿时就要爆发出来了,但是看到戴着面纱的宁舒露在外面的眼睛,顿时愣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