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154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34)

    宁舒一行人瞎逛,瞎逛的时间有点长了,宁舒有点方了,怎么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找到书生哥哥,男女主之间的吸引力哪里去了,剧情君哪里去了。

    宁舒撩起帘子,朝赶车的暗卫说道:“还没有歇脚的地方吗?”

    暗卫用黑布蒙着脸,就一双眼睛眼睛和方额头露在外面,看着宁舒说道:“暂时没有找到有村庄的地方。”

    宁舒皱着眉头,月兰说道:“小姐,要不我们右拐吧,左拐找不到就右拐。”

    宁舒:……

    “算了,有点累了,安营扎寨吧。”宁舒挥挥手说道。

    暗卫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不用安营扎寨,你和月兰在车里歇息,我随便找个树凑合一下就行了。”

    “但是我不想坐马车了,已经坐了这么久的马车,我想躺平睡一晚上。”宁舒苦巴巴一张脸说道,在马车里,感觉手脚都伸不直,感觉心好累啊。

    暗卫用一种‘你公主病犯了’的眼神看着宁舒,宁舒被暗卫哥哥看得有些恼怒了,说道:“就我们三个人,你蒙面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吸引人,我们要低调,你这幅要劫富济贫的样子,让我们怎么低调。”

    暗卫没有说话,也没有把黑布摘下来,然后就去找地方安营扎寨了。

    宁舒捂着心里一副被伤害的样子朝月兰说道:“你家暗卫哥哥好冷酷啊。”

    月兰板着一张脸说道:“小姐,暗卫根本就不是奴婢家的,是你家的。”

    宁舒:……

    暗卫还是比较有爱心,还给宁舒和月兰烤了一点野味。

    暗卫将手中的不知道是鸡还是鸽子一样的东西递了过来,宁舒连忙伸出手想要接过烤鸡,但是暗卫手一转,就递给了月兰。

    月兰先是一愣,接过烤鸡,看到宁舒尴尬的样子,把烤鸡递给了宁舒,说道:“小姐,要不你先吃吧。”

    宁舒脸皮颤了颤,勉强说道:“不用了,你吃吧,这是暗卫哥哥给你。”

    “小姐吃吧。”月兰朝宁舒说道。

    宁舒:“真不吃。”

    月兰:“小姐,你吃吧,奴婢知道你最近爱吃肉。”

    宁舒:“不用,你吃吧,暗卫哥哥给你的。”

    月兰:“要不我们分着吃。”

    宁舒脸皮剧烈抽搐,一只瘦不拉几的鸡子,至于这样,宁舒把鸡子塞到月兰的嘴里,“让你吃就吃,咋这么多废话呢。”

    月兰啃着香喷喷的烤鸡,朝宁舒说道:“小姐,还挺香的,难怪老爷那么爱吃野味,很香,小姐你等等,暗卫马上烤好了。”

    宁舒盯着暗卫手中的烤鸡,吞口水呢,突然暗卫把烤鸡往火堆里一扔,然后猛地抽出了剑,剑尖对着某个地方,大声喝道:“什么人?”

    月兰把手中吃的只剩骨头架子的烤鸡一扔,大义凌然地挡在宁舒的面前,学着暗卫哥哥酷酷地语气,大声喝道:“什么人滚出来受死,休想伤害我家小姐。”

    宁舒:为何要将你家小姐暴露了?

    宁舒连忙用纱巾遮住了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一阵窸窸窣窣地声音之后,一个穿着青袍的男子,背上背着竹篓,走了过来,拱手斯斯文文地说道:“小生无意打扰几位,只是看天色有些黑了,想要跟几位借点火。”

    宁舒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这个男子,天太黑了看不清楚,但是看说话斯斯文文的,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丫肯定是男主君。

    宁舒咳嗽了一声,说道:“相见就是有缘,这么壮士过来喝杯水吧。”

    青袍男子文雅朝宁舒拱了拱说道:“多谢小姐。”

    青袍男子放下了后背的竹篓,竹篓是一些草药,宁舒一时间有些迷惑了,这丫是书生还是神医?

    宁舒朝暗卫说道:“看看火堆里的烤鸡还能不能吃,给这位壮士尝尝鲜。”

    暗卫瞅了宁舒一眼,从火堆里拨出了黑黢黢一团的烤鸡,看样子是不能吃了。

    青袍男子连忙说道:“兄台不用麻烦了,在下有自己的干粮。”说着就掏出了自己饼子,见三人都盯着自己看,又拿出了几块,朝宁舒说道:“是乡下的东西,不知道姑娘能不能吃得惯。”

    “没事。”宁舒接过饼子咬了一口,牙差点崩了,真特么硬,咬了一口就把饼子递给月兰,说道:“你也尝尝,粗粮通便。”

    青袍男子听到宁舒说通便,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头,不过到底也没有说什么。

    月兰接过饼子咬了一口,然后又把饼子递给了暗卫,暗卫咬了一口,收起了饼子,淡淡地说道:“这饼子挺难得的。”

    青袍男子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难得,不过是乡下一些粗食,你们喜欢就好。”说着就啃着饼子,又从竹篓里拿出了水。

    宁舒三人就愣愣地看着他一口口地啃着饼子,牙口真是倍棒。

    宁舒咳嗽了一声问道:“那个,请问壮士尊姓大名?”

    旗袍男子对壮士这个称呼似乎有些反感,放下饼子文雅拱手说道:“小生名叫温如画。”

    哦,是书生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果然男女主之间的吸引,男主自然就送上门了。

    宁舒立刻拉住了温如画的手,把温如画惊了一下,连忙挣脱开宁舒的手,皱着眉头说道:“姑娘,男女授受不清,望姑娘自重。“

    旁边的暗卫和月兰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宁舒。

    宁舒硬是让自己挤出两滴猫尿,用激动又悲伤地说道:“表哥,我是琴湘,白琴湘啊。”

    表哥?!!

    暗卫和月兰用更加诡异的眼神看着宁舒了。

    温如画则是一副雷劈中的表情,愣愣地看看宁舒,声音颤抖加不确定,“表妹?”

    “唉,是我。”宁舒脆生生答应了一声。

    温如画的表情很复杂,有哀伤,有激动,又有怨恨,还有一丝刻骨的思念和爱慕,一张脸都扭曲了。

    “你看着变了很多呢?”温如画有些怀疑地看着宁舒,“你真的是琴湘表妹吗?”

    “是我是我就是我,我是白琴湘。”宁舒非常肯定地说道。

    温如画的脸瞬间就扭曲了,朝宁舒咆哮:“那你回来干什么,回来干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