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152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32)

    宁舒在外面站得腿都麻了,里面都还在颠鸾倒凤的,之前宁舒还怀疑齐笙的命根子出了什么事情,现在看来还是很威武的,男主的命根子怎么会有事呢。

    宁舒垂着自己发麻的腿,就听到门嘎呀一声开了,抬起头看到齐笙人模狗样出来了,脸色潮红,神情愉悦中又夹杂着恼怒,反正就是很难形容。

    齐笙看了一眼宁舒丑陋的脸,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以后少爷我来这里了,你就只能在屋外呆着,本少爷不想看到你的脸。”

    宁舒:我特么想看到你?

    宁舒低着头没有说话,齐笙冷哼了一声就走了。

    宁舒走进屋里,就闻到一股浓浓的情.欲味道,李雨菲慵懒地坐在椅子上,只用一件衣服披在身上,脸上都是浓浓的满足和回味,似乎还在品味。

    宁舒捂着眼睛,实在太太污了,真是一个没有节操的世界啊。

    李雨菲睁开眼睛,看到宁舒,朝宁舒露出笑容,说道:“你的法子还挺管用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笙哥哥这么兴奋呢,这么热情狂野好像要把我给吃了一样,到现在我的腿都还是软的。”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她这么纯洁的人不适合听到这些话。

    宁舒连忙转移话,“少爷怎么不留下过夜?”

    李雨菲的生意带着浓重的鼻音,貌似有些羞涩地说道:“我和笙哥哥还没有成亲,不适合留下来过夜。”

    宁舒:……

    简直就是脱了裤子放屁,这动静齐府每个人都知道你们那啥了,现在又要装作恪守礼仪的样子吗?

    别这么作。

    宁舒木着脸看着李雨菲,李雨菲的脸上还带着恍如隔世爽快感,闭着眼睛睡着了。

    宁舒:好歹到被窝去睡啊,在这大厅里光溜溜睡觉真的好吗?

    宁舒转身就走了,而且门都没有关。

    回到住处,月兰连忙过来朝宁舒问道:“小姐,那个女人没有把你这么样吧。”

    “没事,你家小姐好着呢。”宁舒感觉真累,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宁舒睡得正香的时候,就被人从给床上揪起来了,宁舒睁开眼睛,看到是李雨菲身边的丫鬟,顿时说道:“大姐,到底有什么事情都不让人睡觉的。”

    小丫鬟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小姐找你有事。”

    宁舒撇撇嘴,跟着小丫鬟去见李雨菲了,李雨菲整个人都好像是笼罩在艳霞中一样,皮肤粉嫩嫩的,一看就是被人给滋润的。

    简直就是艳光四射。

    “小红,过来,这是赏给你的。”李雨菲给了宁舒一个荷包,宁舒打开一看是两锭沉甸甸的银子呢,宁舒飞快收起银子,不要白不要。

    “这次你做得很好。”李雨菲说道,“昨天晚上我看笙哥哥有些不太喜欢鞭子呢,有其他的方法吗?”

    宁舒挑着粗大的眉毛,说道:“不喜欢鞭子,那就滴.蜡,还是要用鞭子,这次不是你打少爷,让少爷打你,这些事情是要慢慢磨合的,等少爷喜欢习惯了这种刺激的方式,就对其他女人没有什么兴趣了,自然以后心都放在雨菲小姐这里了。”

    “那你帮我准备。”李雨菲说道。

    宁舒点点头。

    宁舒齐笙不会来找李雨菲了,毕竟昨天晚上叫得那么凄惨,但是齐笙还是来了,看着美丽无比的李雨菲,一脸的纠结。

    宁舒觉得齐笙骨子里还是有**的潜质。

    齐笙自己也感觉到了,鞭子打在人的身上,火辣辣的引起一股颤栗,又疼似乎又带着欢愉,这种奇怪的感觉让齐笙感觉很奇怪,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体验和欢愉。

    所以在纠结了许久,齐笙还是来找李雨菲了,当场里面又进行了新的方式。

    蜡烛滴在胸膛上,齐笙的表情似痛苦似欢愉,手中挥舞着鞭子,抽到跪扑在地上,四肢着地的李雨菲身上,鞭子抽打在李雨菲在白皙的皮肤上,瞬间就冒出了紫红的鞭痕,却让齐笙感觉热血都冲到了脑袋里,头发根根炸起,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击了一般,电的浑身细胞都在颤栗。

    李雨菲痛的直叫,但是齐笙却更加兴奋,不停地抽打李雨菲。

    宁舒就在门外从门缝里看着里面限制级的画面,她这算不是是给这两人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要太感谢她。

    接下来的时间,李雨菲和齐笙都好像乐此不疲,大大出乎了宁舒的预料。

    这,这特么也可以啊?!果然是毫无逻辑的***世界,只需要一点火星就能燎成大火,大有停不下的感觉。

    宁舒脑子里的理论知识都给李雨菲给掏空了,然后李雨菲和齐笙自己想办法完成花样来,那些画面看的宁舒都是目瞪口呆的。

    捆绑,让下面塞东西,宁舒看的有些恶心了,简直了,人性的邪恶只需要一点引发就可能爆发出来……

    宁舒决定撤了,看齐笙和李雨菲玩得很高兴呢,让这两个人一辈子搞在一起吧。

    晚上,宁舒趴在院墙外,看着李雨菲房间,房间里灯火灯火通明。

    宁舒正在等着惊喜呢,等到了有了惊喜,立马就闪人了。

    “小姐,你好了没有,奴婢不行了。”月兰喘着气说道,费力地抓住了肩膀上宁舒脚腕,防止宁舒掉下来。

    “马上,马上就好了,幸苦亲爱的了。”宁舒站在月兰的肩膀上,盯着李雨菲的房间,紧接着就听到李雨菲的一声变声的哀嚎,这哀嚎声含着无限的痛苦,和平时**那种似痛苦似欢愉的声音是不一样了。

    宁舒顿时想仰天长笑。痛苦的声音还在继续,宁舒从月兰的肩膀上跳下来,连忙朝月兰说道:“哎呦,真是幸苦我的小乖乖了。”

    一身黑衣蒙面的暗卫看着宁舒和月兰,出声道:“小姐,你要想看什么,完全可以坐在院墙上,何必这么麻烦要踩在人的肩膀上呢。”

    宁舒觉得暗卫哥哥是心疼月兰了,所以才这么说,连忙用胳膊肘碰了碰月兰,月兰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宁舒。

    “小姐,你到底在看什么?”月兰朝宁舒问道。

    宁舒挥挥手,“小孩子不适合知道,我们走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