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152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33)

    第152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33)

    宁舒三人趁着夜色出了宜城,齐府灯火通明的房间里血腥而性感。

    齐笙手中拿着鞭子,抽打地上的李雨菲,李雨菲浑身都是鞭痕,鲜血淋漓,嘴里不停地呻.吟,朝齐笙喊道:“笙哥哥,不要再打了,雨菲好痛啊。”

    李雨菲感觉身上被鞭子扫过的时候痛的痉挛了,每次都感觉勾走了一片血肉。

    齐笙赤红着眼睛,却更加兴奋了,嘴里喘着粗气安慰着李雨菲:“没事的,是不是感觉很爽呢,雨菲,我现在现在我越来越爱你了,真是爱你爱到恨不得抽死你。”

    李雨菲的心头恼怒无比,被打出了火气,身体痛的要死,浑身血淋淋地朝齐笙媚笑,抽着冷气朝齐笙说道:“笙哥哥,把鞭子给雨菲。”

    李雨菲接过鞭子对着齐笙就是一顿猛抽,齐笙又痛苦又享受,最后两个浑身血淋淋地抱在一起,各种亢奋。

    ……

    宁舒坐在马车里悠闲地吹着口哨,看着宜城的方向,心里分外高兴,估计李雨菲一身雪白的肌肤就毁了,至于脸会不会被鞭子抽到,宁舒就不知道了。

    这个鞭子是她特意弄的,带着细微的倒钩,而且这个鞭子是在盐水辣椒水里泡过的,被鞭子抽中了,伤口估计还得发炎,留下疤痕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宁舒的心里还是记得木烟萝被李雨菲给毁容了,这算是一报还一报。

    宁舒把自己脸上厚重的脂粉擦掉了,感觉头都轻了好几斤,感觉真是畅快,宁舒又吹起了口哨。

    “小姐,你能不能别吹了?”月兰憋红了一张脸说道。

    宁舒问道:“怎么了?”

    “你吹得奴婢想如厕了。”月兰期期艾艾地说道。

    月兰话音刚落,马车就停了下来,宁舒促狭朝月兰说道:“看看暗卫哥哥好体贴的。”

    月兰一张脸憋得更红了,撩开帘子出去了,宁舒肚子也咕噜了一声,朝月兰说道:“一起吧,你小姐也有点闹肚子,估计是晚上鸡腿吃得多了。”

    宁舒在月兰旁边蹲坑,两人聊天,宁舒朝月兰说道:“姑娘,你年纪不小了,有没有想过安定下来,这么跟着你家小姐跑也不是个事。”

    “奴婢一直跟在小姐身边,小姐去什么地方奴婢就去什么地方。”月兰捂着鼻子说道:“小姐,你以后少吃肉,感觉你最近肠胃有点不好了,有点臭。”

    宁舒:……

    对一个美人说这样的话不残忍吗,美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宁舒找不到东西擦屁股,最后苦巴巴地用树叶,感觉古代真苦逼,下次直接买宣纸擦。

    树叶上的毛刺真扎人。

    回到了马车里,赶车的暗卫朝宁舒问答:“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让我想想。”沈卿卿也不知道那个满腹经纶的教书书生在哪里。

    剧情里齐笙把毁容奄奄一息的木烟萝送走,但是没想到木烟萝前脚走,后脚李雨菲就派出打手,想要把木烟萝直接弄死。

    木烟萝失足掉下了山崖,被一个书生救了,带回家去了。

    那个犄角旮旯的村子在什么地方宁舒也不造啊,还是说要让她去跳一次崖?

    “小姐去什么地方?”暗卫问道。

    我特么怎么知道去什么地方,宁舒直接说道:“这条路直走,遇到路岔口就左拐,然后一直左拐,遇到村子就进去。”

    暗卫:……

    宁舒就是这么任性,无论怎样,男女主之间都是会遇到的。

    月兰忧愁地问道:“小姐,万一我们迷路了怎么办?”

    “没事,总有些那么些个闪亮的存在指引着你家小姐前进的道路。”宁舒支着下巴说道。

    月兰一脸懵逼,摇着头,“奴婢听不懂。”

    宁舒似乎想起什么,对暗卫说道:“你身上有纸吗?”

    “小姐要纸张做什么?”月兰问道。

    “我习惯用纸,我不习惯用树叶。”宁舒说道。

    月兰的眼睛里立刻沁出了水花,悲悲戚戚地说道:“小姐以前都是用纸的,现在轮到这个地步了,老爷知道了一定很心疼的,小姐,树叶用起来舒不舒服,找光滑的石头,要比树叶舒服多了。”

    宁舒捂脸,就是借草纸,为何引出了这么污的话题。

    感觉也是要疯了。

    宁舒和月兰说着说着就瞌睡了,彼此靠在一起睡觉了,马蹄声滴答滴答的很有节奏感,晚上的野外很寂静,偶尔有两声怪异的鸟叫。

    “叮,叮叮,叮叮叮,李雨菲虐值+100,齐笙虐值+100。”2333的声音在宁舒的脑袋里想起。

    宁舒伸了一个懒腰,露出了愉悦的表情,李雨菲的虐值有一百,估计是身上的皮肤给毁了,至于齐笙的虐值是怎么来的,宁舒就不知道了。

    估计和李雨菲一样皮肤毁了,啧啧啧~

    其实齐笙的虐值是因为第二天发现叫小红的侍女不见了,找遍了整个齐府都没有找到,齐笙的心里就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这种感觉跟爱情无关,而是发现一颗蒙灰的明珠被自己错过了,那种恼怒挠心挠肺的。

    齐笙的心里猜测这个叫小红的人一定就是木烟萝了,突然这么跑了,让齐笙的心里很是恼怒,去问李雨菲小红人呢,但是李雨菲现在正忙着拯救自己的皮肤,全身的鞭痕都走发炎了都肿了,哪里在乎什么小红的事情。

    而且李雨菲的心里也恨小红,他们的道具都是小红准备的,这个鞭子突然有了倒钩,还加了这么多的料,现在小红又跑了,李雨菲现在提都不想提小红。

    齐笙气得要死,又不好直接跟李雨菲说小红是木烟萝,现在的齐笙还是舍不得李雨菲的,特别是两人有着共同的爱好。

    齐笙的心里对木烟萝念念不忘,甚至在脑海中幻想木烟萝一身洁白无暇的肌肤在自己的鞭子下绽开朵朵血花,只是这么随便想一下,齐笙就感觉全身颤栗,脸上露出享受的神色。

    想着想着齐笙就兴奋了起来了,拉起床上的李雨菲,然后将狗套套在李雨菲的脖子上,对着李雨菲说道:“来,学一声狗叫。”

    李雨菲身上的鞭伤还没有好,衣料一摩擦就火辣辣地疼,但是李雨菲看到齐笙邪魅的样子,身子却开始发热颤抖了。

    五章,月底了求一下月票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