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129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9)

    洛君焱紧紧皱着眉头,“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对本王,女人,你成功惹毛我了。”

    洛君焱说话的时候,嘴里带着一股韭菜馅包子味,宁舒和月兰同时后退了一步,远离他。

    “那你想咋的,难道还要小女子以身相许不成。”宁舒拉着月兰就走了。

    洛君焱看着两个女人的背影,喃喃道:“有趣,有趣。”他是摄政王,女子见到他,莫不是投怀送抱,这个女人却是这种态度。

    欲迎还拒,呵呵……

    月兰吃着包子,看宁舒的脸色很不好,说道:“小姐,刚才那个人真是好人,还替我们解围。”

    好人?!宁舒心里嗤笑了一声,说道:“吃你的包子。”

    洛君焱着实算不上什么好人,剧情里在丞相府见到了木烟萝,惊为天人,就跟司徒擎宇索要了木烟萝。

    那个时候的木烟萝已经和司徒擎宇有了夫妻之实,被送给洛君焱的时候已经怀孕了,但是月份很浅,木烟萝自己都没有发现。

    美人在手,当时是要品尝的,洛君焱根本不管木烟萝当时心死如灰,被爱的人背叛的痛苦,直接强迫了木烟萝,结果发现木烟萝已经不是chuzi了,立刻翻脸无情,对木烟萝是极尽侮辱,甚至用鞭子鞭打木烟萝。

    对于洛君焱来说,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身份尊贵,被他宠幸的女人数不胜数,结果爱处狂魔的称呼结束在木烟萝的身上,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洛君焱对木烟萝进行各种的折磨,洛君焱觉得木烟萝就是一个不洁,无耻的女人,亏得他之前还迷恋木烟萝的美貌,结果得到的居然是一个破鞋。

    洛君焱从来不会想木烟萝一个女子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木烟萝是被司徒擎宇给强迫的,她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洛君焱只会责怪木烟萝失贞了,男性尊严让洛君焱怒不可遏,将恼怒都发泄到了木烟萝的身上。

    随后又发现木烟萝怀了孽种,更是气得要死,直接上了木烟萝,残忍残暴,直接将木烟萝弄得流产了,简直血流成河呀。

    洛君焱没有停止对木烟萝的折磨,反而盯着鲜血更加兴奋了,越发来劲了,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可惜苦了木烟萝,失去了孩子又别人给折磨,简直不能再苦逼了,差一点就要死了。

    但是女主君是怎么虐都不会有事的,王爷抱着昏过去的木烟萝,大声对太医咆哮,“你们必须治好她,治不好她就要你们陪葬。”

    女主的身体就跟有毒一样,只要ooxx之后,男人的心里就只有女主了,ooxx其他女人都没有没劲了,就差没有兴致了。

    虽然木烟萝被治好了,但是心已经千疮百孔了,被爱人背叛,连孩子都没有了,又被一个男人给折磨成这样了。

    木烟萝到底是古代女子,对贞洁是看得很重,奈何命运是如此残酷,木烟萝对洛君焱是恨之入骨,开启了虐恋情深的剧情。

    但是洛君焱是迷恋上了木烟萝,不知道是身体还是面容,而且还总是挑在木烟萝特殊时期,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迷恋上了这种浴血奋战的感觉,就跟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一样。

    阿席吧,论变态程度,就是将军都比不上王爷。

    所以,宁舒听到月兰说王爷是个好人的时候,就差没有喷血了,一个两个都是不把女人当人的男人,算什么好人,基本木烟萝每遇到一个男人,都是被虐得体无完肤的,男人却迷恋上了木烟萝。

    多么鬼畜,多么污力满满的世界啊,感觉整个世界都充满了这些渣男的味道。

    宁舒接连吃了五个包子,打了一个嗝,月兰朝宁舒问道:“小姐,我们现在该去什么地方?”

    “回去啊。”宁舒锤了锤心口,麻痹的,感觉被包子噎着了,赶紧回丞相府喝水。

    “啊?!”月兰惊愕地看着宁舒,“小姐,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为什么要回去啊,小姐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回去就是进狼窝,奴婢坚决不让小姐回去。”

    宁舒说:“你小姐我感觉好渴,回丞相府去喝水。”

    月兰颇为惆怅地叹了一口气,跟着宁舒回丞相府,“早知道小姐过得这么苦,当时奴婢就应该劝小姐跟着老爷一起走的。”

    宁舒在想,就算跟着木丞相走了,也会失散的。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夹杂着整齐的脚步声在由远及近,在街道上响起,宁舒微微一晃神,就看到司徒擎宇骑着马,后面带着一队兵马就到了她的面前。

    司徒擎宇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宁舒,看到宁舒怀里不少的包子,对着后面的侍卫一挥手,淡声说道:“送本将的俘虏回去。”

    立刻就有几个侍卫准备上前来抓宁舒和月兰,宁舒立刻虎躯一震,刁蛮又霸道地喊道:“瞎了你的狗眼了,居然敢碰本小姐,信不信本小姐把你们的手剁下来。”

    “就是,瞎了你们的狗眼了。”月兰立马帮腔。

    被宁舒这么一吼,侍卫一时间不敢上前抓宁舒,看向司徒擎宇。

    司徒擎宇看到宁舒嚣张跋扈的样子,眼睛里闪过厌恶,语气似嘲似讽还带着一种挑逗,“木小姐这番做派是不是想跟本将共乘一骑?”司徒擎宇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邀请宁舒上自己的马。

    宁舒是脑子有坑才会跟这个人骑一匹马。

    宁舒淡淡地说道:“本小姐自己走。”

    “呵呵呵……”司徒擎宇淡漠一笑,“既然如此,那么你就跟着队伍跑吧,你不是跑到很快吗,如果没有跟上队伍?”司徒擎宇指着月兰,“你身边这个丫头就要成为军妓。”

    “小姐。”月兰的声音颤抖着,泫泫欲泣地看着宁舒,宁舒立刻说道:“放心,你小姐我可以跟上队伍的没事的。”

    “来人,给本将绑上。”司徒擎宇朝宁舒一笑,露出了森白的牙齿,“本将亲自牵着走。”

    宁舒:……

    什么毛病。

    一个侍卫拿出了绳子,直接绑在宁舒的手腕上,紧紧一勒,打了一个结,然后将绳子的另一端递给了司徒擎宇。

    “你就跟在本将的后面跑,如果跑不快,本将只能拖着你走了,那就可惜了你这一身细白如瓷的肌肤。”司徒擎宇淡淡地说道,就好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不太好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