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125章 苦逼女主伤不起(5)

    身体自动做出了最魅惑的动作,腰肢扭动的时候是最舒服的姿态,宁舒夹紧了臀部,不让自己的腰肢扭动起来,浑身僵硬朝司徒擎宇走过去。

    司徒擎宇非常干脆利落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健硕的身体,唯一比较煞风景的是他的胳膊上有一条血痕。

    司徒擎宇淡淡地说道:“给本将包扎伤口。”

    宁舒直接说道:“不会。”

    “嗯……”司徒擎宇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宁舒,“包扎伤口都不会吗?还真是一个大家闺秀。”

    司徒擎宇的声音充满了讽刺,冷漠地说道:“你们这些大家闺秀眼睛长在天上,你现在是我的俘虏,本将说什么就是什么。”

    宁舒撇撇嘴,把旁边月兰撕了的布条往司徒擎宇的胳膊上缠,司徒擎宇不知道是想起什么不会的不好的事情,看着宁舒的眼神带着凶恶和厌恶,“难道不应该先清洗伤口吗?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

    宁舒用布擦着他的伤口,下手很重,司徒擎宇痛的嘶了一声,冷眼看着宁舒,“你是故意的?”

    “不是。”宁舒淡淡地说道。

    “果然,你们这些冰清玉洁的大家闺秀都是婊.子。”司徒擎宇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说话也越来越难听了。

    “叮,虐值+5。”2333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宁舒的脑袋里。

    宁舒一脸懵逼,她做了什么吗?明明是她被司徒擎宇给骂了,怎么就把司徒擎宇给虐到了呢。

    宁舒心里很疑惑,但是手下却不慢,替司徒擎宇绑好了布条,司徒擎宇一脸阴郁地看着宁舒,看的宁舒莫名其妙的,什么毛病。

    司徒擎宇站了起来,身上的肌肉鼓动着,让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

    “滚出去。”司徒擎宇朝月兰低沉地咆哮道,感觉整个屋子都颤动了一下,月兰直接吓得跌坐在地上,泪眼汪汪地看着宁舒。

    “你出去吧。”宁舒朝月兰镇定自若地说道。

    “可是小姐,奴婢出去了,小姐一个人面对这个野蛮人,奴婢怕小姐出事。”月兰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坚决要留下来陪着宁舒。

    月兰又朝司徒擎宇喊道:“你放过我家小姐,你冲着我来。”月兰说话的时候挺了挺自己的胸脯。

    宁舒:……

    “滚。”司徒擎宇充满杀意地看着月兰。

    “出去。”宁舒说道,月兰是哭哭啼啼出去了。

    等到月兰出去了,司徒擎宇低头看着宁舒,宁舒淡漠和他对视,深衣长袖下藏着剪刀,这个剪刀是之前剪布条的时候,宁舒偷偷藏起来的。

    如果这个司徒擎宇真敢对她动手,宁舒的剪刀会毫不犹豫朝他的心口扎去,长得帅又如何,长得帅也是一个强.奸犯。

    “本将这辈子最恨你们这样的大家闺秀,人前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人后恶毒嚣张。”司徒擎宇捏住了宁舒的下巴,阴狠地说道:“所以,遇到你这样的大家闺秀,本将都是先奸后杀。”

    卧槽,这尼玛还是一个心理变态的家伙呢,替木烟萝默哀,她虽然被奸了,但是没有被杀。

    宁舒面不改色的,司徒擎宇看着宁舒问道:“你说本将应该怎么对你?”

    “先杀后奸?”以前都是先奸后杀,她现在好歹也是女主,自然是要特别一点。

    “那你猜知道当初让本将下跪添鞋子的小姐,是什么结局?”司徒擎宇似乎想和宁舒聊天,但是聊天的内容就不那么愉快了。

    “你猜猜本将会如何对她的?”司徒擎宇坐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宁舒,但是眼底深处却带着厌恶。

    宁舒眨了眨眼睛,说道:“一定是什么非人的折磨吧。”

    “本将把她扔进了狼群,而且这狼群事先被喂了药的,群狼一边上她,一遍撕扯她身上的血肉,但是本将可不想她这么快就死了,足足活了半个月,日日在狼的身体下,最后全身血肉模糊而死,死的时候,本将都看不出来曾经那么嚣张跋扈的脸了。”司徒擎宇看着宁舒,“你觉得这样的惩罚方式好不好。”

    宁舒:……

    宁舒的心里很是厌恶。

    司徒擎宇又巴拉巴拉说了一些话,总结起来就是,曾经落魄的穷小子司徒擎宇受尽了大家闺秀,大家小姐的凌辱和侮辱,再加上司徒擎宇长得又很高大英俊,激起了这些贵族小姐的征服欲,甚至让司徒擎宇跪在地上学狗叫,添鞋子。

    给司徒擎宇的心理造成阴影,心理扭曲了,然后功成名就的时候把这些人都一一报复了,用残忍恶毒的方式报复了一遍。

    宁舒终于明白为什么司徒擎宇再在抓到了木烟萝的时候,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就把木烟萝给强了,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难怪王爷要人的时候,司徒擎宇二话不说就把木烟萝送走了。

    司徒擎宇的心中厌恶大家闺秀,木烟萝是东华国丞相的女儿,身份贵重,是名副其实的贵女。

    司徒擎宇看到木烟萝,把心里的愤恨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但是女主的身体那么迷人,司徒擎宇直接把木烟萝囚禁成了禁脔,困在绣楼里,一天十二时辰,差不多都滚在一起。

    宁舒无语了,木烟萝完全就是躺枪啊,啧啧,果然是要报复社会,报复女人,觉得自己受了天大委屈的渣男。

    司徒擎宇见宁舒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脸色一沉,“你这是什么表情,看不起我吗,真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大家小姐?”

    “啧啧,我什么都没有说啊,你一个人巴拉巴拉说一大堆,想表达什么?”宁舒摇摇头说道,“你是想要在女人的身上找回场子吗?”

    “呵,找回场子,你太看得起你自己,听说你是东华国的第一美人,本将想想,这东华国的第一美人在本将的身下承欢,最后变成了人尽可夫的军妓,会是什么样子?”司徒擎宇的声音带着疑惑,却用充满了恶意的眼神看着宁舒。

    变态的蛇精病。

    宁舒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怎么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

    “试试不就知道了。”司徒擎宇的声音很邪魅,看着宁舒的眼神带着赤果果的欲望和恶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