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第108章 寻找末世大BOSS(20)

    校医大叔跟宁舒说话,但是宁舒一脸懵逼,根本就听不清楚大叔在说什么。

    大叔也就放弃和宁舒说话了,校医大叔从箱子里找了一个助听器挂在宁舒的耳边。

    宁舒:……

    “这样能听到吗?”校医大叔提高了音量问道,宁舒艰难地点了点头。其实听的也不太清楚。

    也不知道是大叔的药剂有用,还是她心里一直想着任务的事情,坚定要完成任务,居然保留了清醒的理智。

    但是对人肉的渴望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嗅觉变得非常灵敏,这基地的味道实在是太香了,但是宁舒心底对人肉很抵制和恶心,但是本能又想要吃。

    艾玛,这心里斗争还真是销魂啊。

    艰难度过一晚,宁舒彻底变成了一个丧尸,不能说话,动作迟缓,随时都处于饥饿的状态,随时都想把身边这个男人给吃了,每次她一露出这样的想法,立马就有黑黢黢的枪口对着她。

    让宁舒不跳动的心脏都痉挛了两下。

    这他吗叫什么事情,她的任务该怎么办卧槽。

    “我们现在要离开基地了。”校医大叔朝宁舒说道,宁舒很艰难才听清楚,不过宁舒是非常赞成离开基地的,她现在是个丧尸,在基地就是一个人打人杀的怪物。

    尤其是雏凤如果没事的话,绝对会找她报仇的,感觉雏凤可没有那么容易死呢,好歹也是世界的宠儿,气运加身。

    可是现在的宁舒根本就走不快啊,看着前面的校医大叔迈着长腿,就是怎么都赶不上啊。

    校医大叔回头看到宁舒缓慢的动作,返回蹲了下来,大声朝宁舒说道:“上来,我背着你走。”

    宁舒看着大叔洁白的衬衫和黑色的风衣,她要是给弄脏了,大叔会杀了她的。

    “快点上来,趁着别人都在忙,我们赶紧走。”校医大叔转过头来见宁舒不动,拉着宁舒的手背到背上。

    宁舒的心里挺感动,然后口水流出来了,尤其是看到大叔雪白的脖子,真想咬一口,太香了,从来没有觉得大叔这么迷人。

    “花朵儿,你要是把口水流我身上,你等着脑袋开花吧。”大叔冷冷地说道。

    宁舒觉得好冤枉,她现在是个残障人士,流口水这种事情,她的脑子完全就控制不了。

    大叔把宁舒塞车里,然后开车就离开了基地,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情况闪人了。

    孤狼被大叔打穿的手缠着绷带,过来找麻烦,却发现已经已经人去楼空了,气得孤狼把屋里能破坏的东西都给破坏了。

    而校医大叔却跑得离基地很远了,宁舒想问大叔去什么地方,但是就是说不出话来,每次她一张口,大叔都以为她要咬人了,枪口对着她的脑袋,搞的宁舒真的是心塞不已。

    她只是想要说话而已啊。

    校医大叔带着宁舒到了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所在地很荒凉,入口还是在一颗老枯树下面。

    不过宁舒越朝里面走,越感觉熟悉,这个地方她来过的,这个实验室应该就是大叔的老巢么?

    宁舒看到一个巨大的玻璃瓶里浸泡着一具尸体,是一具美丽女人的尸体,身体曲线火爆,宁舒一看这人的脸,吓了一跳,这特么不是凌雪吗?

    脸部的肌肉有些扭曲,看来死之前承受了不少的痛苦。

    宁舒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感觉校医大叔把她带到这里来有点不安好心,该不是不想解剖人了,想要解剖丧尸吧。

    宁舒用一双迷离的近视眼看着校医大叔,校医大叔脱下了黑色风衣,换上了白衣大褂,配上他发光的金丝眼镜,宁舒都要吓尿了。

    这么一看,更加像变,态科学家了。

    “躺下来。”校医大叔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

    宁舒: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见,听不见,不见……

    “躺在手术台上。”校医大叔又朝宁舒喊道,这次的声音比较大,整个实验室都有回声了。

    宁舒还是一脸懵逼,什么都没有听到,躺下来被他解剖吗?

    “装傻倒是挺能的。”校医大叔朝宁舒走过来,宁舒后退着,校医大叔直接拖着宁舒,然后把她按在了手术台上了。

    然后四肢都被手术台上的手铐给铐住了,宁舒的心里拔凉拔凉的,终于明白当时的凌雪躺在上面是什么感觉了,任人窄割啊。

    救命啊。

    宁舒拼命朝校医大叔眨眼睛,大叔求放过,有那么多的丧尸,你干嘛要解剖我啊。

    校医大叔见宁舒眼睛不停地眨,“咦,眼睛要瞎了吗,变异丧尸身上的病毒也变异了?”

    宁舒:……

    校医大叔拿着针管,想要从宁舒的胳膊上抽点血出来,结果没有找到血管,校医大叔似乎有些不耐烦,直接扎在宁舒脖子的大动脉上,抽出了一针管的血。

    麻麻,救命啊,大叔好变态好鬼畜啊,虽然病毒破坏了她的神经,感觉不到痛,但是这感觉太渗人了。

    见大叔自己在忙,似乎没有解剖她的意思,宁舒心里松了一口气,睁着一双近视眼的眼睛到处张望,然后看到被福尔马林泡的惨白的尸体,宁舒都咕隆一声咽了一口气唾沫唾沫,想要上去撕扯,饿的不行了。

    又恶心又渴望,宁舒感觉都要疯了,瞅着大叔在实验室里研究她的血液,闻到大叔身上的味道,心里真是火烧火燎的。

    求给点吃的,宁舒感觉现在自己就是一个只有食欲的怪物。

    忙活了一阵,大叔把自己的手反复洗了好几次,然后才坐到了手术台旁边,看着宁舒说道:“丫头,保持理智吧。”

    宁舒想哭,你丫在旁边晃悠,就是再有理智都控制不了啊,你丫根本就不了解我心里的痛。

    校医大叔当着宁舒的面,吃了一点压缩饼干,还喝水,见宁舒盯着自己看,问道:“你想吃。”

    我特么想吃你啊,宁舒心里咆哮,艰难朝大叔点点头,大叔掰了一点饼干放在宁舒的嘴里,宁舒艰难咀嚼了两下,吞了下去,这是什么鬼东西,一点都不好吃。

    就跟人吃沙子一样。

    要是大叔能放点血给她该多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