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将军爱村姑(完)

    似乎是为了确定嘉惠公主是不是真的没事,没过多久的赫连英来攻城了,看着站在城墙上的嘉惠公主。

    赫连英笑了起来,笑的非常畅快。

    嘉惠公主看着赫连英,这个男人,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也会如此笑,残忍又诡谲的男人是不会这样笑的。

    他在笑什么,难道看到自己没有死,太失望了以至于失心疯了?

    嘉惠公主摸着腰间的鞭子,冷哼一声,“射箭。”

    段星徽看着她,现在的嘉惠公主更加高贵骄傲了,还带着恍如新生的感觉,现在的嘉惠公主没有了先前的清冷,显得更华贵了,抿着嘴唇的时候。

    气质又变得不一样了,段星徽简直都要被多变的嘉惠公主给弄得糊涂了,之前的嘉惠公主看着她带着极度的冰冷,被她的眼神一看,就好像是心底什么隐秘的心思都知道了,眼神带着一种嘲讽而嫌弃。

    现在的嘉惠公主,看着他的眼神诡谲,还有一点的庆幸,更多的是轻松,再随即看着自己的眼神就跟陌生人一样了。

    段星徽:……

    段星徽的心里一下就跟撕裂了一样,看着嘉惠公主的背影,有些重要的东西彻底失去了,心里突然空空的,空的让人难受。

    这场仗一直打到了开春,开春雪化了的时候,赫连英带着残兵回到了草原,走之前,有缠绵诡谲的眼神看着嘉惠公主。

    嘉惠公主嗤笑了一声,她不再是梦中那个可怜的女人了,她永远都是大雍最最尊贵的嘉惠公主。

    班师回朝,再看到李温的时候,嘉惠公主的眼泪都出来了,这个世界,只有她和皇兄是亲人。

    李温甚至欣慰地看着嘉惠公主,好一会才说道:“你又变了?”

    “啊?”嘉惠公主不明所以。

    李温下旨,百年之后的嘉惠公主可以葬入皇陵,享人间烟火,这是极大的荣耀,还没有那一个公主有这样的荣耀。

    公主虽然是皇帝的妹妹,但是说到底是女子,嫁了人之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这样的荣耀让大臣都嘀嘀咕咕的。

    李温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让人把极力反对的大臣都送到了边境,去守边疆了。

    享受着京城的繁华生活,站在说话不腰疼,也到边境去守守。

    接下来是论功行赏的时候,给段星徽的功劳时候,李温看着嘉惠公主,嘉惠公主淡淡地说道:“论功行赏便是了,皇兄不必顾忌臣妹。”

    当段星徽得知自己成了正二品的骠骑大将军的时候,心情很是复杂,再看着坐在大殿前面的嘉惠公主,段星徽的心情更复杂了。

    段星徽几乎是以龟速回到了段府,他的心里一点都没有迫切的心情,心情异常沉重,不可否认,他的心里很后悔。

    段府门口热闹异常,段星徽一身铠甲,荣耀而归,段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喜极而泣,心疼地说着黑了,瘦了。

    段星徽的眼神扫过元冬,最后放在了二丫的身上,她的身上穿着湖蓝的绸缎衣服,头上插着簪子,神色高兴,露出了牙齿,但是随即意识到不妥,连忙抿上了嘴唇。

    二丫很快又朝段星徽露出了一个笑不露齿的笑容,却不知道,这样的笑容让她的神色显得很瑟缩,甚至很自卑,就一个冬天的时间,二丫的身上再也没有了段星徽所看到的自由单纯和美好了。

    现在的二丫是一举一动是如此别捏,和木偶一样。

    段星徽看到她脸上的笑容,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嘉惠公主的脸,她甚至可以伸出舌头舔着嘴角的血迹,神色邪魅,动人心魄。

    段星徽娶了二丫,让二丫无比兴奋,在酒席上,段星徽喝了很多,甚至流出了泪水,也许是在祭奠,也许是在后悔。

    段星徽和二丫的生活并不是那么地美好,段星徽给了二丫正妻的位置,但是却没有兑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他的身边有其他的女人,没有了嘉惠公主,其他女人,还是有多少的女人,段星徽都不在乎。

    他的人生已经没有幸福可言,二丫不甘心,却也不得忍着,忍受着男人和别女人滚在一起,心穿百孔。

    现在的嘉惠公主成了段星徽心中的明月光,朱砂痣了,得不到的东西就是最好了,段星徽这辈子再也不能得到了嘉惠公主了,嘉惠公主变成了神仙妃子一般的人物。

    战事结束之后,北漠来了使节,说愿意签订条款,两国百年互不侵犯条约,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让嘉惠公主跟漠北二王子赫连英和亲。

    狼子野心还不死,嘉惠公主笑了,她就是死都不会在入北漠,这次嘉惠公主还没有说什么,李温就反对了。

    漠北使节团一走,嘉惠公主就跟李温说自己愿意去守边疆,甚至愿意一生不嫁,为抵御北漠鞑子。

    嘉惠直白说,这世界再无男子能够配得上她,李温开着玩笑说道:“如果遇到皇兄这样优秀的男人也不嫁?”

    嘉惠公主笑了,“皇兄这样的人世间就一个,再无其他。”

    段星徽在大殿上,听到嘉惠公主这样说,他记得嘉惠公主在很久很久之前,说他是世间最好的男儿,现在的嘉惠公主,他的身影再也难以映入她的眼底。

    嘉惠公主连夜兼程回到了边境,带着自己的女兵在城墙上巡视着,看着挂在城墙上的一排鞑子尸体,没有冰雪的覆盖,现在的鞑子尸首露出了本来的样子。

    露出了狰狞而痛苦的面容,成了一具具的干尸,采桑对嘉惠公主说道:“现在的鞑子都不敢看这些尸体了,到城里来交换东西的鞑子都不敢在嚣张了,这里的老百姓都把公主叫战神娘娘呢,还说要给娘娘竖长生牌和雕像呢?”

    嘉惠公主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没过多久,城里就竖起了一个巨大的石雕,俨然是一身铠甲的嘉惠公主,头发高高竖起,发丝随风摇摆,眼神傲然和尊贵,腰间挂着鞭子。

    看着这巨大的雕像,嘉惠公主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是大雍的尊贵公主,受人敬仰的嘉惠公主,不是一污水的公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