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将军爱村姑(36)

    赫连英似乎是跟宁舒杠上了,除了下雪下雨,都会来攻城,就跟来做第八套广播体操一样准时准点的,但是却是血流成河。

    宁舒简直想骂人,站在城墙上,看着下面赫连英那个王八蛋,这场仗打的都是钱,打得都是粮食,光是一天的军粮,都是让人恐怖的数字。

    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而且宁舒看大元帅沈峰的态度,似乎是不太想坚持了,但是不坚持,之前填进去那么多的人命,那么多的投入就白费了,唯有这样拖着。

    宁舒又收到了李温的书信,是给她单独的书信,书信中李温的意思很明显,虽然很期盼宁舒能打战胜仗,但是希望宁舒能坚持,态度要强硬。

    末尾还有一些关怀的话语,到有些哥哥的样子了,至于这份真心有多少,宁舒不想深究,作为一个皇帝,一举一动,一字一句都是有深意的。

    这天,天色很好,经过一天的风雪之后,地面都是厚厚堆积的雪花,宁舒本以为今天这样恶劣的天色,行走都有点困难,赫连英不会来攻城。

    没有想到还是来攻城了,而且鞑子的脸上都带着一股股的焦急和破釜沉舟的绝望。

    现在是深冬,今年却怎么都没有收获,就是淡定的赫连英都紧紧蹙着眉头,神色很冷凝,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站在旗帜旁边的宁舒。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铠甲发射出了森冷的光芒,刺眼得甚至都看不清楚嘉惠公主的脸。

    段星徽站在宁舒的身边,见赫连英的眼神一直看着嘉惠公主,心里非常不舒服,忍不住对身边的宁舒说道:“公主,北漠鞑子狼子野心,公主万万不可妥协。”

    宁舒忍不住想掏耳屎,这话她基本上每天都会听到,貌似段星徽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在原主嘉惠公主面前永远都是一副酷哥的样子,现在唠唠叨叨的,真是烦死个人了。

    赫连英抿着嘴唇看着城墙上的一对璧人,忍不住拿了弓箭朝段星徽射击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风有点大,明明是朝段星徽飞驰而去的箭居然朝宁舒射去。

    宁舒:¥%@#*

    果然和南竹君呆在一起,倒霉的永远都炮灰。

    宁舒刚想要躲开,但是身体突然一下不受控制了,而且她的灵魂一下似乎都要被弹出身体了。

    宁舒心里大骇,这是怎么回事?身体怎么突然就不受控制了。

    段星徽看到箭矢朝嘉惠公主急驰而去,而且嘉惠公主还是一副愣愣的样子,根本就不知道躲闪。

    心里涌起巨大的恐慌,段星徽连忙拿刀劈开了箭矢,但是箭头却依旧朝宁舒射去,失去准头的箭头,扎在了宁舒的肩膀上。

    宁舒闷哼一声,耳边响起箭头刺破皮肉的声音,紧接着,一股铺天盖地的痛意席卷了整个大脑。

    我擦勒,好痛啊。

    “叮,逆袭任务完成,是否离开世界。”一道机械冷漠的声音在宁舒的意识里响起。

    “是,是,是……”宁舒只想快点离开,太特么疼了,就算是要离开世界,也不一定要让她扎上一箭啊。

    系统坑我!

    瞬间宁舒的灵魂就离开了嘉惠公主的身体了。

    事情发生太快了,等到众人反映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大雍朝的将领被射杀了。

    北漠鞑子都捶胸欢呼起来,士气大涨,用崇拜景仰的眼神看着他们的二王子赫连英。

    而被当成英雄注视的赫连英紧紧地握着弓箭,微微发抖,脸色有些白,瞳孔颤抖着,她明明能躲开了,她的实力不至于连这一箭都躲不过。

    而且他想射杀的人不是她啊。

    赫连英举起手,高声喊道:“鸣金退兵。”

    这……

    现在明明是攻城的最好时机,怎么要退兵。

    “二王子,现在正是大雍士气滑落的时候,现在攻城事半功倍,为何要退兵?”一个鞑子将领朝赫连英问道。

    ‘啪’

    赫连英一巴掌扇在那个将领的脸上,颇有些咬牙切齿道:“本王子说退兵就退兵。”

    赫连英调转了马头,回头看了一眼嘉惠公主战的位置,现在已经没有人。恍惚间又看到了一双清冷的眼神,高高在上又带着鄙夷和狡黠。

    她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死吧。

    段星徽抱着嘉惠公主,到是军医的帐篷,大声喊道:“救救她,快救救她……”

    段星徽在帐篷外面等着,焦急地转悠,段星徽现在的心情焦躁,害怕和恐惧,还有一股不想要她死的强烈感情,只是想到要这个瞧不起她的女人会死,段星徽的心里就跟在油锅里一般,痛不欲生。

    把拔出箭矢的时候,嘉惠公主闷哼了一声,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简陋的帐篷,她怎么还活着。

    她还是在北漠鞑子的帐篷里。

    痛感袭来,嘉惠公主晕了过去。

    嘉惠公主没事,让整个军营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沈峰,虽然战场上刀剑无眼,但是一国公主死了,还是皇帝一母同胞的公主死了,他就是有再多的功劳,皇帝也不会在意的。

    嘉惠公主却感觉自己如同梦一场,她都搞不懂是不是中箭死之前看到了自己的上辈子还是因为现在的情况是梦一场。

    看着这些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她们面目肃穆,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都带着红血色。

    摸了摸眼睛的鞭子,嘉惠公主笑了起来,不管怎样,她再也没有了梦中的悲惨,没有被人侮辱,没有活在阿鼻地狱中一般痛苦。

    她没有让皇兄失望,她是大雍朝最尊贵的公主。

    看到段星徽的时候,嘉惠公主笑了,这个梦中她爱极了的男人,此刻正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她。

    女子又如何,女子未必不如男,她愿意一辈子不嫁人,为皇兄征战一辈子,再痛苦,在苦难能比得上被很多的男人共享,吃的是猪食,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没有尊严,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

    哪怕像是一场梦,但是这梦却却是如此的真实。

    “公主,你没事吧?”段星徽最终上前问道,顶着公主意味深长,又带着诡异的眼神下,朝嘉惠公主问道。

    嘉惠公主愣了一下,似乎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听到段星徽的声音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