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51章 将军爱村姑(20)

    段星徽坚定自己的心里的想法,他没有错,他爱的是二丫,可是二丫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下他。

    一个男人没有了事业,没有了引以为傲的事业,就会逊色很多,现在的段星徽,每天颇有些醉生梦死的感觉,感觉自己的前路就是一片迷茫。

    段星徽端着酒瓶回到了段府,就迎上了焦急的段夫人。

    “娘,这是怎么了?”段星徽朝段夫人问道。

    段夫人看着颓废不已的段星徽,心头要碎了,但是有更要紧的事情,说道:“二丫去公主府闹了。”

    段星徽一个激灵,酒都醒了,扔下酒瓶,转身就朝公主府了,神色焦急,连段星徽自己都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心急,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心里突然有点想要见到嘉惠公主。

    心中有那么一点隐秘的心思,希望嘉惠公主能看在以往的情分的,去跟皇上求情。

    段星徽到了公主,看到一身绿衣的二丫跪在公主府面前,公主府门口的侍卫正警惕地看着二丫,周围围了很多的百姓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段星徽连抬脚走向二丫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觉得心乱如麻。

    宁舒听到小红说二丫在门口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在家里好好呆着,段府的人总是来找麻烦,感觉也是醉了。

    宁舒摸了摸腰间的鞭子,小红一看公主这个举动,就知道公主动怒了,整个公主府的侍卫都被公主操练了一遍,被公主当成靶子一样练鞭法。

    宁舒走到门口,她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要闹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别怪她不客气。

    宁舒的出来的瞬间,段星徽感觉到时间都变得缓慢了,看到一身清冷的嘉惠公主,她依旧穿着骑马服,腰间挂着鞭子,长长的马尾,一身清贵,让人心生赞叹。

    宁舒出来了,站在台阶之上,仔细打量了一下跪在地上的二丫,脸上涂着脂粉,眉毛描成了细细的柳叶眉,身上穿着绫罗绸缎,宁舒只能说,这一身穿得真的不好看。

    二丫本来就是浓眉大眼,非要把整成柳叶眉,眉毛和眼睛不成比例,现在的二丫给宁舒感觉不还不如第一次在城门口见到的感觉。

    看着高高在上的嘉惠公主,她的浑身似乎都带着光芒,尤其是一张毫无瑕疵的脸庞,身上没有珠玉,却清贵无比,让人不可直视。

    二丫的心里越发自卑了,想到元冬说的话,本来嘉惠公主应该是段朗的妻子,段朗应该是驸马,元冬说都是因为她,让嘉惠公主生气了,段朗的将军之位没有了。

    二丫想来求一求嘉惠公主,让她不要再怪段朗了。

    “公主,你还记得我吗?”二丫朝宁舒问道。

    宁舒顾:……

    用这种口气和一个公主说这样的话真的没有问题吗?

    “公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你不要再怪段朗了。”二丫苦着朝宁舒喊道,“求你不要在生气了,只要你不怪段朗,你让我做什么事都可以。”

    站在人群里的段星徽脸色复杂,心头酸甜苦辣咸,既感动又有感觉有些丢脸。

    宁舒却感觉蛋疼欲裂,这尼玛是什么意思啊,感觉自己就是棒打鸳鸯的恶人了,她就没有想过掺入这个人的爱情,这些人还非要找上她。

    这话说的自己就是公报私仇一样,有脾气去找李温啊,下圣旨的是李温,来跟她闹什么,真当自己是软柿子,草。

    宁舒取下腰间的鞭子,男主已经抽过了,不知道抽女主是什么感觉,她怎么变得这么暴力了,不好,不好。

    段星徽看到公主取下鞭子,想到那鞭子抽在人的身上,痛的好像经脉断掉一样,就算是现在看到这鞭子,段星徽都感觉自己的胳膊很痛。

    段星徽飞快跑了过去,抱着跪在地上的二丫,闪到一边,避开了宁舒的鞭子。

    宁舒淡淡地收回了自己的鞭子,她老早就发现了人群中的段星徽了,啧啧,让自己的女人跪在这里求情,自己躲在一边,这段星徽的人品啊啧啧。

    宁舒真的不知道这段星徽到底哪里值得原主那么执着,估计是心里不甘心,心里弄出火气来了,非要把这个男人抢过来不成,有人抢才是好东西人也一样。

    仔细瞧着,段星徽根本就不是良人。

    二丫惊愕地看着段星徽,眼泪啪嗒啪嗒就下来了,大庭广众之下情难自禁地抱住了段星徽。

    “草民拜见嘉惠公主。”段星徽挡在二丫的面前,朝宁舒抱拳行礼。

    宁舒嗯了一声,没有说法,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俯视段星徽。

    这样的姿势让段星徽心头不自在,虽然知道嘉惠公主对自己真的没有感情了,但是对方这样的举动实在是让段星徽感觉心里很不舒服,实在是以前的嘉惠公主不会对他做出这种带着鄙视的动作。

    “公主,这件事不关二丫的事情,公主为何要出这样的辣手,二丫是女子,如何经得起公主的一鞭子。”说着说着,段星徽的语气就带着责备了。

    宁舒抿了抿嘴唇,突然笑了起来,“大胆,你这是在怪罪本宫么,段星徽不把你的女人看好了,下次再到本宫府邸来闹,就滚出京城,让你丫在京城呆不下去,再有下次……”宁舒用鞭子指着段星徽和二丫,“抽花你们的脸蛋。”

    “真当老娘……咳,本宫的公主府是菜市场,天天跑到本宫的门口来闹。”宁舒说着,一鞭子抽在段星徽的肩膀上。

    段星徽闷哼了一声,脸色煞白,而二丫直接吓呆了,看到踉跄了两下跪在地上的段星徽,哀嚎了一声,叫道:“段朗,段朗……”

    二丫看着宁舒的眼神带着惊惧,发黑的脸居然一下子就变白了,好看不少。

    段星徽捂着伤口,他的伤才养好,现在又来了一鞭子,段星徽抬起头看着宁舒一脸冷酷和不耐,心头有些颤抖,到这会,段星徽才真切明白,嘉惠公主真的不再是以前哪个对他温柔体贴的人,浑身都皇族中人的骄傲和尊贵。

    看着他的眼神陌生而冷酷,段星徽感觉心头有些疼痛,以前不珍惜的东西,失去了,让人感觉难受又愤怒,为什么公主会变成这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