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将军爱村姑(19)

    “本宫的侍女对段星徽你情根深种,本宫这个做主子的,实在是不好负了侍女一番心意,好歹也是跟在本宫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的侍女,希望你能够好生待本宫的侍女。”

    宁舒朝段星徽说道,清楚地看到段星徽严肃的面具皲裂了,愣愣地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就段夫人都奇怪地看着宁舒。

    “公主?”元冬真是又惊喜又害怕,惊喜的是可以跟着段将军了,害怕的是公主的态度,还有自己内心的心思被公主知道了,总之元冬的心思各种复杂。

    “奴婢不离开公主,求公主不要赶奴婢走。”元冬跪在宁舒的面前,一副主仆情深的样子。

    也要看宁舒愿不愿意跟她一起演,宁舒淡淡地说道:“你现在是段府的人了,以后就要好好伺候段家人。”

    元冬最后无奈朝宁舒磕了一个头,站到了段星徽的旁边。

    “公主,恕草民不能接受,草民的心中已经有了挚爱之人,断不可能接受其他人。”段星徽这会连手臂上的伤都忘记了,屈身抱拳朝宁舒说道。

    宁舒表情淡淡的,“你有挚爱之人关本宫什么事?”

    段星徽:……

    不知道为什么,段星徽发现现在的嘉惠公主真的好难沟通。

    宁舒转身就回府了,理都没有理这些人。

    最终段星徽非常无奈地收下了元冬,和段夫人灰溜溜回到段府。

    一行人回府的时候,二丫正在门口等着,她穿着颜色鲜艳的绫罗绸缎,越发衬得她脸色发黑了,狸猫穿上太子服也不像太子,反而滑稽的感觉。

    元冬的眼神里带着深深的鄙夷和轻视,和二丫的眼神对上,面对元冬的眼神,二丫的表情有些难堪,转身就跑进了府里,一边跑一边撒眼泪,连段星徽手臂上的伤都没有注意到。

    女人敏锐的感觉到元冬对她的敌意,和自己心里对元冬警惕和厌恨。

    段星徽看到自己心爱之人伤心了,连忙追了上去,完全不顾其他的,非常鲁莽,整个人就跟个毛头小子一样。

    “星徽啊,伤口。”段夫人开口朝段星徽喊道,两个人在段府你追我赶的,段夫人感觉好蛋疼啊。

    “将军……”元冬看到段星徽想都不想就朝那个村女跑去,元冬除了震惊,还非常嫉妒,那个丑八怪她凭什么啊,凭什么啊。

    没有了元冬在身边,宁舒随便提拔了公主府一个丫鬟,让她跟在身边,其实宁舒身边也不需要人伺候,一日三餐都是膳房的人送过来的。

    宁舒不是练武就是练武,天天甩着鞭子,就想着要把鞭法练得出神入化,宁舒的心里有种预感,她也许真的要上战场。

    必须要向李温展现自己的价值,比和亲更有价值。

    宁舒收起鞭子,从丫鬟手中结果帕子,擦了擦脸上和手上的汗水,朝小丫鬟问道:“段府有什么消息?”

    小丫鬟叫小红,长得清秀,谈不上多漂亮,但是浑身都透着一股子的机灵劲,听到宁舒的问话,连忙说道:“就是元冬和二丫现在正闹得不可开交。”

    “段星徽夹在两个女人中很不好过。”小红说道。

    宁舒笑了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凭什么要她在前面挡枪,没有在她在前面对付二丫,看看元冬和段夫人该怎么办。

    说来也好笑,没有她这个身份高贵的女配作怪,看谁来成全他们这段旷世奇缘,段星徽和二丫的爱情都是建立在原主嘉惠公主名誉上的。

    现在宁舒直接把元冬送过去,你们一窝子自己玩去。

    段星徽这段时间过的真的很不好,而且是非常不好,感觉很累,现在的二丫变得很敏感,越发黏着他了,看着她单纯的脸上布满了不安和忧虑。

    段星徽说过了很多次,他不会负了她的,可是二丫依旧不安,在加上有个元冬在旁边煽风点火的,段星徽从来没有这样累,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但是元冬是公主府的人,他现在没有官职,真的听二丫的话,将元冬赶出去,到时候嘉惠公主计较起来,他也吃不了好果子的。

    二丫见段星徽这样的态度,又闹了起来,二丫是乡下来的,撒起泼来,整个段府都惊动了,段星徽感觉丢人又无奈。

    没有了嘉惠公主这个强大的阻力,段星徽和二丫之间的矛盾,而且还是阶级矛盾就出来了,段星徽说到底还是在京都长大的贵公子,实在是不习惯这样的撒泼。

    二丫心里惶恐,她抛弃一切,和段星徽来到了京城,段星徽如今已经是她生命中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必须紧紧抓住,段星徽越是对她不耐烦,二丫的心里越惶恐,就越闹,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段星徽有时候都怀疑,这样的二丫是那个单纯的二丫吗?段星徽心痛如绞,但还是耐下性子安抚二丫,只是心头有些疲惫。

    段夫人本来是想看着元冬和二丫争斗,但是看到二丫毫无规矩的样子,逼不得已找了人教导二丫规矩,再这么下去,只怕段府就要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了。

    儿子放着公主不要,非要这么一个村姑,外面的人说段星徽脑子里装的都是猪油,要是在这么闹下去,段夫人都不敢去段家的列祖列宗了,作孽啊。

    被强迫学规矩的二丫又闹起了了,非常不愿意学习,吃饭睡觉,就连走路都要讲究,这些让二丫无所适从,又感觉很痛苦。

    二丫是在乡间长大的,有些东西是深入骨髓的,学规矩异常难受,就像要折断她的翅膀一样,痛苦的过程可想而知。

    段星徽也很痛苦,二丫在他的心中是自由的,是洒脱的,现在却要像所有京都的女子一样,成为规矩教导下的产物,可是一边是心爱的女人,一个是把他从小教导到大的母亲。

    段星徽都懒得回段府了,没事就到外面去喝酒,可是时间一长,每次他出去的时候,都要面对别人异样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样。

    面对这样的眼神,段星徽的心中都不由得产生动摇,放弃了嘉惠公主是他的错,尤其是以前面对他卑躬屈膝的人,现在在他的面前趾高气扬的,这个时候感觉尤为强烈,他真的错了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