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将军爱村姑(17)

    “娘,你放心,儿子没事的。”说着一溜烟就走了,段夫人躺在床上几欲昏厥,咬着跟丫鬟说道:“扶我起来。”

    段夫人的身体发软,是让人抬着去公主府了。

    “公主,段将军在外面求见。”元冬的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朝宁舒飞快地说道。

    宁舒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鞭子,眯着眼睛看着兴奋,一脸幸福之色的元冬。

    察觉到公主的眼神,元冬的心里一凝,小心翼翼地说道:“段将军来看公主了,公主不高兴吗?”

    “高兴什么,段将军是谁,不过是被撤职的将军,你还敢叫她将军?”宁舒冷冷地说道,“你看起来很高兴啊,段星徽来了,你这么高兴。”

    元冬的脸色一白,连忙说道:“奴婢是替公主高兴。”

    “记住你的身份,本宫和段星徽没有任何关系,再把本宫和段星徽扯上关系,本宫断不能饶你。”宁舒冷声说道,现在扮演这个公主的身份是越来越顺心了。

    元冬的身体抖了抖,有些讨好地蹲下里替宁舒弄了弄裙摆,说道:“奴婢是知道公主在生气,生气段将军,不是,是段星徽但带了女子回来,公主去见一下段星徽,相信他会好好和公主解释的。”

    草,这人怎么就说不听呢,都是之前的嘉惠公主痴恋段星徽让人太印象深刻了。

    “公主,段星徽在外面等着呢。”元冬又说道。

    阿席吧,真当自己的公主府是菜市场啊,来了一个,走了,又来一个,这些人是看她好欺负是不,她难道还非得去见。

    这时,公主府的大门口吵闹了起来,元冬看向宁舒,忍不住说道:“公主,有些话奴婢就是拼了命也要说,明明段将军是公主的未来夫婿,但是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给抢了,公主难道就真的甘心吗?”

    宁舒冷眼看着元冬,剧情里元冬也是这样挑拨嘉惠公主的,让嘉惠公主很不甘心。

    “甘不甘心关你毛事啊!”宁舒嗤笑一声,“本宫知道你爱慕段星徽,必定成全你们。”

    “公主……”冬卉的声音支离破碎,瘫软在地上,惊骇地看着宁舒,拉住了宁舒的裙摆,反驳道:“公主,奴婢怎么会对段将军有爱慕之心呢,奴婢只是替公主着想。”

    狡辩有毛用啊,宁舒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这时,公主府门口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其中还夹杂着段星徽愤怒咆哮的声音。

    宁舒直接抽出自己腰间鞭子朝大门口走去,鞭子甩得噼里啪啦作响。

    宁舒一出来,就看到一身黑衣的段星徽手中拿着刀,正跟门口的侍卫对峙着,看样子是要强硬闯进公主府。

    有人要拿着把刀要闯进自己家里,那是什么感觉,宁舒只有一个感觉,揍死这丫的。

    “大胆。”宁舒冷漠地喊了一声,手中的鞭子一甩,直接缠住了段星徽的手中的刀,手一使劲直接把刀甩了出去,插在了墙垣上,刀身颤抖了两下。

    一会的功夫,刀就不再自己的手中了,段星徽愣了一下,看着一脸清冷的宁舒,她穿着最简单的衣服,一身女士骑马服,看起来英姿飒爽。

    褪去了华丽的衣服和珠钗,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这样的嘉惠是他从来没有见过,清冷无比,看着自己的眼神无比冷漠。

    不知道为什么,段星徽的心里涌起一股不为所知的失落,习惯了嘉惠带着爱慕的眼神,可是习惯了的东西突然消失了,还是会让人怅然若失。

    对于段星徽来说,有公主这样身份高贵的女子爱慕,也是一个男人极端的荣耀,理所应当的东西没有,让人愤怒又失望。

    “末将拜见公主。”即便是再不愿意,段星徽也必须得行礼,这就是段星徽无法接受的,他是一个男人居然朝女子,而且是自己未来的妻子行礼,让他高傲的自尊没有办法接受。

    宁舒嗤笑了一声,“末将?段星徽,可是皇兄恢复了你的将军只衔,让你胆敢自称末将。”

    剧情里,段星徽可没有被李温撸去了官职,但是现在被罢了官,和二丫的身份倒也相配,宁舒不厚道地笑了,嘉惠公主之尊,还要处处照顾段星徽的大男子主义的心理。

    现在的段星徽没有了让二丫仰望的身份,这对真爱鸳鸯会怎样?

    段星徽心头一窒,低沉地说道:“草民知道公主怨恨草民,但是草民的母亲是无辜的。”

    阿席吧,所以,现在段星徽是要替段夫人讨公道呢,宁舒冷笑了一声,说道:“本宫没有对段夫人做什么,就算是做了什么,你又待如何。”

    以势压人真是太特么爽了,尤其是看到段星徽握着拳头忍着愤怒,偏要在你最痛的地方踩上一脚。

    段星徽作为这个界面,这个世界的男主,感觉全世界都该围着他转,以自我为中心。

    现在被宁舒这样侮辱,段星徽心头只有一个念头,幸好当初没有娶这个毒蝎一样的女人。

    “大胆刁民,硬闯公主意欲何为,还是想要加害于本宫。”宁舒说这话的时候,字正腔圆,声音洪亮,让段星徽的耳根子都红了。

    段星徽猛地抬起头看着宁舒,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失望和厌恶,“嘉惠公主,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这种嚣张跋扈,得理不饶人的,毫无女子应该有的品德。”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你总是这样,一举一动都是规矩,就是用规矩束缚住的,死板毫无生气,用高高在上的地位来标榜自己,你的出生不是你傲视别人的资格。”

    “二丫不同,她鲜明活泼,没有矫揉造作,她单纯美好,像一股清风。”

    宁舒:噗……

    宁舒被自己的口水呛得肺疼,这是什么逻辑,难道嘉惠公主出生好还是她的错了,因为身份高就是你的错,阿席吧,这逻辑好醉人啊。

    宁舒翻译了一下段星徽呱呱呱说了一阵的话的意思,就是说,你丫身份太高了,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所以我不喜欢你。

    草,宁舒竖了一个中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