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将军爱村姑(15)

    尤其是在知道段星徽和二丫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段夫人捂着头恨不得晕过去,看二丫更加不顺眼了,就是一个不自尊自爱的女人,无媒苟合,比青楼妓子还不如呢。

    段夫人是个有决断的女人,即便是心里再怎么讨厌二丫,但是依旧把二丫安排得妥妥当当的,还派了两个丫头跟在二丫的身边伺候她。

    两个丫头面相都比二丫长得好看,二丫的心里非常窘迫,很不习惯,看向段星徽的眼神带着求救。

    段星徽对母亲的安排很满意,在他看来母亲这是已经接受了二丫,心里着实欢喜了得很,严肃的脸上也不禁带上的笑容。

    段夫人看到这样喜形于色的段星徽,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但是生生忍住了,她的后半辈子就靠段星徽了,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段星徽要在自己儿子面前保持温柔慈祥的样子,万万不能因为一个乡下丫头和自己儿子关系生疏了。

    段夫人的心思是,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个女人跟自己的关系搞僵,伤了母子情分。

    但是一会的功夫,宫里就来了圣旨了,段星徽的将军职位被撸了,听到这个消息,段夫人是又气又急,愤怒,恐惧,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段夫人是生生晕过去了。

    那个贱女人就是一个灾星,昏迷前的段夫人完全忘记了二丫救了自己的儿子。

    教导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一遭就毁了。

    段星徽接过圣旨,脸色有些难看,抿嘴嘴唇,宣旨的太监正等着要喝茶钱,奈何段府的两个主子,一个人晕了,一个人脸色难看,完全没有要给钱的意思。

    宣旨太监冷哼了一声,什么东西,还当自己是未来驸马呢,现在不过是白丁一个,得瑟什么东西,尤其是皇上还不喜欢的人,不过是个油头粉面的将军,第一次出征就败了,没出息的东西。

    二丫在旁边战战兢兢的,所有发生的一切都让她无所适从,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闯入了巨人的世界。

    她甚至都没有听懂圣旨里说什么,就看到段夫人晕过去了,而段星徽也脸色难看。

    “出了什么事情吗?”二丫问道,她实在是感觉自己置身事外,什么都不明白。

    段星徽现在有些心力交瘁,之前皇上派人来接他,他还以为皇上是器重他的,看中他的能力,现在就撸了他的职位。

    难道和嘉惠公主有关,在城门口遇到嘉惠公主,她当时什么都没有说,表情很冷淡,对于他的回归没有什么表示,却事后报复了。

    更加让段星徽无法接受的,他认为自己是真本事的,但是皇上对他的欣赏都是建立在嘉惠公主上,没有嘉惠公主,他直接就被打入了地狱了。

    段星徽紧紧抿着嘴唇,脸色忽黑忽白,根本就没有听到二丫在说什么。

    二丫到了新的环境,唯一的依靠就是段星徽,可是段星徽现在都不理会自己,二丫心里压力很大,心里患得患失,急躁了起来。

    “段朗……”二丫的声音有些颤抖。

    段星徽这才反映过来,看二丫的脸上带着惊恐和不安,心里软了软,说道:“没事的。”

    可是二丫的心反而没有放松,她心里充满了不安,这是一个完全和以前她生活的环境完全不一样,在这里,她只有段星徽了,只有紧紧抓着段星徽

    二丫就这样在段府住下来,主不主,仆不仆的,关系很尴尬,

    昏厥的段夫人醒过来,连喝了两碗冰冻莲子粥才把心中的火气压住了一点,连忙说道:“去公主府,公主府。”

    宁舒可不知道段府发生的事情,现在她正在练习鞭法,练成了绝世武功,宁舒一直都在找适合自己的武器,空有一身力气,没有合适的武器是不行的。

    宁舒最终选了鞭子,鞭子讲究的是灵活度,而且杀伤力还是不错的。

    宁舒的手上拿着乌黑的鞭子,散发着幽冷的光泽,挥动着鞭子的时候,鞭光闪烁,发出了尖啸的声音,宁舒转动着身体,最后鞭子猛地打在假山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宁舒收了鞭子,感觉很满意,这鞭子李温送的,据说是传说中的寒铁制成的,布满了倒钩,打在人的身上,能带出一片血肉,挺凶残的,果然是皇家出品,东西是杠杠的。

    “公主,段夫人来拜访公主。”元冬屈身朝宁舒行礼。

    宁舒挑了挑眉头,突然笑了起来,把鞭子挂在腰间,淡淡问道:“来多久了。”

    元冬恭敬地说道:“回公主,已经等待了快一个时辰了。”

    等了快两个小时候,看来是真的有事,宁舒摸了一把汗水,十分有兴趣去见见段夫人。

    宁舒走进大厅,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段夫人,段夫人身上穿着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锦衣,头上珠翠满头,保养得益,有种贵妇的雍容华贵。

    段夫人的眉宇间带着焦躁和怨忿,看到宁舒连忙站了起来,朝宁舒行礼,“臣妇拜见公主。”

    宁舒没有做立刻叫段夫人起来,反而绕过她,坐到椅子上,喝了一口茶才淡淡说道:“起来吧,找本宫什么事?”

    段夫人被宁舒的态度堵得心里一窒,心中各种心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段夫人打量了一下宁舒,她穿着家常的衣服,腰间挂着泛着寒光的鞭子,头发高高竖起,长长的马尾辫搭在背上,配上她冷淡的面孔,眸光清冷如星辰,如果说之前的嘉惠公主是九天翱翔的华贵的凤凰,现在宁舒如九天玄女,清冷无比。

    段夫人心头起伏,这样优秀又有身份地位的女人不喜欢,为什么会喜欢那个村姑,段夫人真的搞不懂自己的儿子。

    “臣妇特地来拜访公主,这是臣妇亲手做的核桃酥。”段夫人朝后面的丫鬟摆摆手,丫鬟立刻把食盒送上来了。

    元冬看向宁舒,见宁舒面无表情的,接下来了食盒。

    宁舒感觉啼笑皆非的,剧情里,段夫人可没有做什么糕点,而嘉惠公主也把段夫人当成婆婆真心尊重的,在对付二丫这件事上,都是让嘉惠公主在前面顶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