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将军爱村姑(3)

    接收了剧情的宁舒感觉头昏沉沉的,心脏隐隐作痛,看来这具身体已经伤到了心脉。

    宁舒叹了一口气,作为曾经把医院当成家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健康的身体重要,这么伤害自己是何苦呢。

    至于原主的心愿,不爱那个狼心狗肺的,这一点宁舒完全可以做到,至于报复这对贱人,宁舒觉得是原主的骄傲的性子放不下这件事,至于不被和亲,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宁舒觉得这个任务比上个世界的任务要容易一点,至不至于冒出像凌雪那样的超自然存在,超出世界的界限。

    而且还是一国公主,地位蛮高的,相比于将军和村姑,还是蛮沾优势的。

    宁舒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实在是这具身体太虚弱了。

    宁舒很是无语,进入时间任务的时间都这么苦逼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宁舒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身上粘乎乎的都是虚汗。

    费力睁开眼睛,眼珠子一转就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人,无声无息的,着实把宁舒吓了一跳,忍不住啊了一身,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那个男人看到宁舒被吓到了,淡淡地出声道:“醒了。”

    “皇兄。”宁舒挣扎着起来,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个男人就应该是当今圣上李温,名字听着温暖,可是和他的气质一点都不搭配,他的面色很冷,很威严。

    李温的身上穿着五爪金龙龙袍,李温长得很英俊,眉眼如画,坚忍如冰,剔透如璃,身居高位的威势让他的面容更添上了一层冷漠,冷漠傲然,尊贵非凡,是一个让任何女子都无法逃脱充满魅力的男人。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冰山。

    就算是面对原主这个妹妹,也没有多少笑容,更多是给予原主超凡的地位和物质。

    李温就是天生的帝王之才,手段了得,不苟言笑,没人能够窥探他心中的想法。

    面对这样的人,宁舒心里有点惴惴不安,身体不自觉紧绷,敏锐地感觉面前的很危险,就像是在优雅舔着自己利爪的狮王。

    “躺着就好。”李温淡淡地说道,眼神在宁舒的面上扫过,顿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是还没有定论,你不应该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

    说着,李温皱着英挺的眉毛,看着自己妹妹额头上都是冷汗,连鬓角都打湿了,放柔了声音,“嘉惠,不要任性。”

    宁舒头上的冷汗更多了,心里着实有些无语了,未来老公死了,伤心一下居然是任性了。

    宁舒张了张嘴,最后说道:“嘉惠知道了。”

    嘉惠是原主的封号。

    “来人。”李温朝门口喊道,他的声音显得低沉而性感,却很冷和威严,让人的心里生不出反抗的心思。

    外面立刻就进来两个侍女,宁舒眯着眼睛,一个是妙晴,一个是元冬,这个两个人是原主最亲近的人,这两个人也是妙人,总之,情况说出来有点搞笑。

    李温朝两个侍女语气寡淡地说道:“好好照顾公主。”

    “是。”妙晴和元冬齐齐出声道。

    李温的政务似乎很繁忙,例行关心了一下宁舒就走了,宁舒基本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李温有没有看出她的异常。

    元冬走上前来看到宁舒的头上都是汗,立刻打了水替宁舒擦了擦身体,宁舒看着她,这个丫头长得不错,只可惜是个别有心思的人,但是却是一直跟在身边的人。

    宁舒朝一遍替宁舒整理被子的妙晴说道:“我……本宫想要进食了。”

    妙晴脆生生地哎了一声,出去给宁舒准备吃食了,宁舒看着她犹如花蝴蝶一样出了宫殿了,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这个妙晴最后可是成为了李温的妃子呢。

    宁舒又把目光放在元冬的身上,这个丫头可是跟着一起去和亲的,成为了匈奴蛮子的玩物,当然这并不代表这个丫头就对原主多忠心,而是这个丫头喜欢上了段星徽。

    段星徽结果爱上了一个村姑,断了元冬成为段星徽通房丫头的愿望,虽然是尚主,但是女人都会为男人准备通房丫头,好在月事或者怀孕期间让其他女人伺候男人,通房丫头的作用就出来了。

    嘉惠和元冬为了同一目标,拧成一条绳对付村姑,话说这个村姑的名字叫做二丫。

    很乡土的名字,后来改了一个非常好听高大上的名字。

    一会的功夫,妙晴就端着吃食上来,还是比较清淡的吃食,宁舒可不会像原主那样,糟蹋自己的身体,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妙晴喂宁舒吃东西,宁舒是一点都不客气,这样才能好起来。

    吃了一碗十锦粥之后,妙晴拿出手绢擦了擦宁舒的嘴角,宁舒看这几个丫头对原主照顾照顾挺周到的,但是最后都因为爱情背弃了主子。

    吃了饭,宁舒又闭上眼睛睡觉,人在睡觉的时候,能够自动修复身体,现在的宁舒需要健康的身体来完成任务,最讨厌这种糟蹋自个身体的人,好好的身体不爱惜。

    晚上的时候,李温又来一趟,站在床边也不出声,把宁舒吓得够呛,

    “皇兄。”

    “身体好点了?”李温打量了一下宁舒,见她的脸色好一点,颔首道:“比早上的气色好。”

    “谢谢皇兄关心。”宁舒面露感激之色。

    李温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就沉寂了下来,而宁舒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多错多,露馅了可不好,面前这个男人很危险啊,那那双深邃的眼睛一看,就有种要把人撕裂的感觉。

    宁舒心里各种不习惯,赶紧走啊,你像个木棍一样杵在哪里做什么,当然,这些宁舒只敢在心里说,挑战一个封建帝王的情绪,宁舒自问还是没有这个胆子的。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宁舒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温,他微微眯着眼睛,整个人因此显得很锐利。

    宁舒的心里苦巴巴的,到底是要干什么啊,这样又不说话,这样杵着让宁舒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终还是宁舒先沉不住气,率先说道:“皇兄,您去忙政务吧,嘉惠没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