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将军爱村姑(2)

    那个侍女对床上的宁舒行礼,“公主,太医来了。”

    这具其实没有毛病,就是饿了,这会吃过一些东西,感觉好多了,宁舒还没有接受剧情,不知道原主的性格,淡淡地说道:“你们都出去。”

    两个侍女对视了一眼,弯着腰出了宫殿,宁舒的眼珠子转了,打量周围的环境。

    宫殿很宽阔,博古架子上摆着各种罕见的玩物,细腻无比的青花白地瓷梅瓶里放着鲜艳的花朵。

    紫檀座掐丝珐琅兽耳炉中缓缓飘荡出的安息香味道交织在一起,让人心里安宁。

    红木嵌螺繥大理石床榻旁边摆着紫檩木牙雕梅花凌寒的插屏,每一样看着都是精心制作的东西,看着都尊贵不凡。

    光是这一屋子的东西,宁舒就知道这个公主的日子过得不错,还有什么深仇大恨要逆袭,有什么放不下的?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始接受剧情,饶是有心里准备,脑子还是抽抽地疼。

    这具身体叫李雪珊,是大雍朝唯一的公主,是当今圣上唯一的亲妹子,圣上赐封号嘉惠公主,而且还有晋阳一片封地,是一个天骄地宠的人儿。

    旁人都不明白嘉惠公主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荣宠,只当是当今圣上念及亲情,而且是一母同胞的妹妹,一个公主宠着就宠着。

    却不知道当今圣上在夺嫡中嘉惠公主付出了多少,甚至一身冒险替圣上做任何的事情,夺嫡的战斗惨烈无比,见血的厮杀让皇宫都是血污,圣上也是狠心的,把斗败的皇子皇孙一个不剩咔嚓了。

    估计是圣上的狠劲把文武大臣都吓着了,圣上登基再到接手朝廷意外顺利。

    当今圣上是自己的亲哥哥,还是皇帝唯一的亲人,嘉惠公主也算是苦尽甘来了,荣宠一身,连皇后这个嫂子面对她都是和和气气的,后宫嫔妃更是挖空了心思讨好她,按理说这样的日子就神仙都不换。

    奈何嘉惠公主是女人,爱情就是女人最憧憬的东西,哪怕嘉惠是个公主,这时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入了公主的眼里。

    嘉惠公主看不中附庸风雅的风流才子,经历了残酷的夺嫡争斗,嘉惠看不中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而且还是还和女人一样涂粉的风流才子。

    只有段星徽这样的男子才能给嘉惠安全感,这个年少将军俊朗端素,穿上盔甲驰骋在马背上有种动人心魄的力量之美。

    和段星徽接触了几次,嘉惠越发满意这个男子,虽然看着不苟言笑,但是却给稳重踏实的感觉。

    段星徽对嘉惠敬重,虽说从来没有说过承诺的话,但是嘉惠对他的印象更好了,嘉惠身边不缺乏奉承的人,她更看重实际而不是口上漂浮无根的诺言。

    圣上知道这个情况,倒也没有直接下旨,要考究考究这个段星徽值不值得把妹妹托付给他。

    嘉惠和段星的关系是众人没有说出口的秘密而已,其实已经算是定下来了

    恰好边关躁动,天气冷了,胡子匈奴又要开始北入中原抢东西了,圣上就派了段星徽去边关,意气风华地说打了胜仗回来就给两人赐婚。

    战事胶着,前方却传来了段星徽战死的消息,嘉惠得到消息整个人都懵了,然后就不吃不喝,最后圣上看不下去了,逼着死了点东西,到底是经历了锥心的痛苦,嘉惠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日日思念已经死去了的段星徽,甚至想缴了头发做姑子,死了的人永远都留在心头,而且在心头的痕迹越来越深,最后到了无可替代的地步。

    可是再不久之后,那个死去的段星徽死而复生,回到了京城,身边带着一个女人回来了。

    宁舒看到这里已经明白事情发展过程了,这个天骄地宠的公主成了将军和她的真爱爱情的炮灰了。

    宁舒深深唉了一声,对原主表示深切地同情,表示情之一字害人。

    后面的剧情无非就是嘉惠不甘心,在两人之间作祟,利用自己的公主之尊,对这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的村姑进行各方面得打击报复。

    让嘉惠震惊的是,以前在她看来稳重的男人,面对村姑的事情显得很激动,他整个人都生动了,生气咆哮,就像是毛头小子一样,为了那个村姑违抗圣旨,还当众说这辈子就挚爱那个女人。

    嘉惠就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打的她的脸火辣辣的,她几乎成了整个大雍朝的笑柄,高贵的公主居然输给了一个村姑,她不甘心,她算什么,她是公主,公主的骄傲她不允许这样的失败。

    嘉惠打击报复顾村姑,然后所有人开始质疑她,甚至说她狠毒,说她丢了朝廷的脸,就连圣上对这个亲妹妹都失望了。

    嘉惠越闹越凶,坊间都在传公主抢人家的男人,嘉惠的名声越来越污。

    恰好胡人匈奴打了胜仗,得意洋洋要求要和亲,圣上实在对这个妹子失望了,打包送走了。

    明明是因为段星徽的缘故,战事发生的逆转,如果不是他喜大好功,也不会中了在中原人看来是野蛮人的诡计,现在却要她去和亲,人家幸福在一起。

    嘉惠是娇滴滴的公主,而且在大家都以为段星徽死了的这段时间,嘉惠伤心伤肺,身体留下了病根,到了环境恶劣的地方,而且还是到了不把女人当人的地方。

    嘉惠公主的身份并没有给她带来好处,反而让这些野蛮的人更加凌辱她,她就是一个战利品,匈奴人残暴,动不动就打骂女人。

    活的生不如死,嘉惠的心已经麻木,如花的容颜风沙腐蚀了,她麻木的活着,她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

    原主的心愿:一,她不要在爱那个狼心狗肺段星徽,二,要让那对贱人不得好死,三,她要做一个高洁的公主,不让自己身上蒙上污垢,不让她的皇兄失望,不要被和亲,不要去那蛮荒之地,不要被人凌辱。

    宁舒:……

    这个丫头心里还是对这件事放不下,段星徽是嘉惠所有悲剧的开始,段星徽就像是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的钥匙。

    让宁舒有点无语的是,她进入剧情的时间有点迟,现在正是知道了段星徽死去的时候,嘉惠伤心地不吃不喝,大有跟着段星徽去的感觉。

    已经和段星徽扯上关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