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锻炼逃跑技能

    虽然众人鄙夷,认为像宁舒这样的人不配在艾斯学校了,但是宁舒硬是顶着众人鄙夷的目光,厚着脸皮呆在艾斯了,只要校方没有下达文件让她滚蛋,宁舒就紧紧扎根在艾斯。

    离开了艾斯,她该怎么拯救那个傻叉王子,还有女主现在是艾斯的学生,在学校里她毕竟还有顾忌,出了校门,女主就恢复了修真人的肆无忌惮,酷炫得让人hold不住。

    暗夜女王不是白叫的。

    宁舒的头好痛啊,完全不知道任务该怎么进行,一来就这么困难,宁舒的自信心已经被打击地粉碎了。

    宁舒想起凌雪的眼神,思来想去,替自己报了一个跆拳道的课程,希望能强化这具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卵用,但是逃命的时候身手矫健一点总是没错的。

    真是悲催,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凌雪堵在墙角的老鼠,各种垂死挣扎。

    宁舒猜测,凌雪估计是把自己和原主当成手心里的老鼠玩弄,顺便让自己拥有好名声,结果原主身上就跟泼了一桶又一桶的大粪一样,简直臭不可闻。

    跆拳道的课程不是宁舒想的那么简单,以前在电视看到酷帅的跆拳道,宁舒练起来格外苦逼。

    劈腿的时候,教练甚至在她的头上压板砖,那叫一个疼啊,幸好原主有舞蹈的底子,身体还算柔韧。

    每天放了学,宁舒就去跆拳道馆,尽可能抽出时间来练习跆拳道。

    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课,宁舒听不懂老师讲的是什么东西,艾斯学校和普通学校不一样,艾斯的课程是什么经济学,礼仪课,要么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教导出来的学生绝对是社会精英,当然,这些学生的家世本来就显赫,成为社会金字塔顶端的人是妥妥的。

    既然听不懂宁舒也就放弃了,更多的是在琢磨跆拳道的事情,这些课程对她有好处,她应该学习的,但是现在小命都不在自己的手里了,宁舒也就放弃了这细枝末节的东西。

    而凌雪明显感觉到了坐在自己后面的林佳佳不一样了,说不上哪里不一样了。

    凌雪转过头来,眯着眼睛看着宁舒,说道:“冷傲的生日宴会,我们一起去。”

    “什么?”宁舒惊讶地看着凌雪,心里着实想不通女主想干什么,居然要和她一起去参加派对。

    这是剧情没有发生的事情,凌雪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和林佳佳这样的蝼蚁一起。

    宁舒的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该不是女主盯上了她吧。

    凌雪确实是盯上了宁舒,修真人的敏锐的感觉,之前的林佳佳对她充满了恶意,对于实力弱渣的人,在学校无聊的时候可以逗弄一下。

    但是凌雪感觉这个蝼蚁变得深沉了,对自己的嫉恨也没有那么明显了,这让凌雪感觉有些不爽,甚至猜测是不是她也不是原来的人。

    她既然能夺舍重生,那么其他的修真者也能穿越到这个世界,夺舍。

    凌雪已经尝到了独一无二的,傲世天下的甜头,断然不允许这个世界再出现一个修真者来抢自己的风头,威胁到自己。

    可是却没有在对方的身上感应到灵气的存在,不像是修真者,凌雪决定要试探一下这个林佳佳。

    宁舒见凌雪眼神闪烁着,一会爆发出强烈的杀气,一会有高冷无双的,变来变去的,就是不知道凌雪的心里在想什么。

    宁舒缩了缩自己的脖子,说道:“我买不起生日礼物,我不想去生日派对。”

    宁舒说的是真话,像冷傲这种万众瞩目的人过生日,生日礼物的价值可能是别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凌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轻蔑,说道:“冷傲不是说过了,他不用你买礼物。”

    宁舒的心里飞快闪过这种念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高高在上的女主君居然要和她一起,感觉太诡异了。

    在凌雪强大压力下,宁舒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刚想要答应,却猛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要去我也是自己去,切。”

    语气里充满了厌恶,这是宁舒模仿原主对凌雪的态度,她刚才就要答应了,但是按照原主对凌雪的厌恶,是不可能和凌雪同行的。

    那么凌雪是在试探她,怀疑她,宁舒的心里拔凉拔凉的,修真的人这么逆天,连灵魂改变了都能查觉出来。

    女主的金手指太粗大了,宁舒表示压力好大。

    凌雪看宁舒一副厌恶的神色,眯着眼睛在宁舒的脸上扫描着,宁舒在她的眼神下,感觉皮肤跟针扎一样,不受控制地扭曲起来。

    宁舒恶狠狠对着凌雪翻了一个白眼,喊道:“看什么看。”

    凌雪还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的同桌却开口道:“林佳佳,凌雪好心让你跟着去参加冷王子的生日派对,如果不是凌雪,你根本就不能去,不知好歹。”

    宁舒看着替凌雪出头的女生,直接说道:“关你屁事,我和凌雪说话,你插什么嘴,凌雪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这么跪添她的脚指头,人家都没有说什么,你叽里呱啦叫唤什么。”

    真心爽啊,反正这些人都不待见自己,还不如这样撕破脸皮,毫无忌惮的样子反而更爽。

    那个女生见宁舒说的如此粗俗不堪,气得胸脯起伏,叫道:“你这个贱人。”

    “你才是贱人,你最贱了,你是贱人,贱人,……”

    凌雪的同桌哪里见识到这样直接泼妇骂街的,像他们这个阶层,就算是心里恨死了,面子上也过得去,然后背后插刀。

    上辈子宁舒可是见识到了不少的医闹,这种撒泼的方式最让人无法招架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果然那个女生气的要死,恨不得上去撕了宁舒喋喋不休的嘴。

    凌雪拉住即将暴动的同桌,冷酷地扫了一眼宁舒,说道:“差不多就行了。”

    宁舒被对方充满杀气的眼神一扫,心脏都慢跳了一拍,貌似不甘心地撅着嘴,还恶狠狠瞪了凌雪的同桌一眼。

    “何必跟莫名其妙的人一般见识,降低了自己的格调。”凌雪对同桌说道。

    那个女生高傲地瞥了宁舒,好像宁舒是什么卑贱的东西。

    宁舒抽了抽嘴角,明明替凌雪挡驾了,成全了凌雪高贵冷艳的形象,也不知道她在得意什么,这智商!

    试问女主会毫无形象和人对骂么?

    貌似她也成全了女主的形象,不过那又怎样,骂人很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