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8.第2678章 我和你是一样的

    纪小溪是被笑容甜美的空姐唤醒的。

    睁眼一看,整个机舱里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她一个人,和面前弯腰温柔说话的空姐,纪小溪红着脸说了句不好意思,逃也似的下了飞机。

    取了行李箱一路往外,走到接机口,纪小溪一眼就看到了顾承安。

    身材颀长眉眼俊朗,尽管笑容深情灿烂的一看就是来接女朋友或者妻子的,可是,周围依旧有女孩子频频过去搭讪。

    瞥了他一眼,纪小溪宛若无人般拉着行李箱朝外走去,顾承安笑着转身,相隔几步之远的跟了出去。

    轻而易举的便在停车场找到了顾承安的车,看着缓缓打开的后备箱,纪小溪的手才刚动,就被男人温热的手掌握住了。

    没有去放行李箱,接着宽大的后备箱的遮掩,顾承安拥着纪小溪吻了过去。

    蜻蜓点水般一触即分,纪小溪左右环顾一圈,愠怒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过去坐进了副驾驶。

    顾承安觉得,他还不如不去亲她了。

    被她清凉的唇那么啄了一下,这会儿,他更想按住她狠狠吻一通了。

    深呼了口气,顾承安放好行李箱,坐进车里,疾驰着驶回了橡树庄园。

    门开了又关,丢开行李箱,顾承安轻唤了一声“小溪”,女孩儿便一个返身扑进了他怀里。

    急切的情愫像是零星洒在火堆上的油点子,顷刻之间便漫起了熊熊大火,纪小溪觉得,自己像是漂浮在汪洋大海里的一叶小舟,不时被惊涛骇浪送至浪顶,不一会儿,又缓缓落下,温柔的摇曳在平稳的海面上。

    耳边是男人有力的心跳,脑海里,是进门到现在为止的画面,纪小溪眼都不敢抬,生怕被顾承安看穿她在想什么。

    可是,纪小溪滚烫的脸颊,泄露了她的心事。

    闷声笑着,顾承安勾起纪小溪的下巴,在她唇边啄了几下,轻声笑道:“不用害羞,其实我和你是一样的。”

    说着,把已经害羞的缩在被子里的纪小溪捞出来,顾承安转移着话题问道:“你昨天去见任耀华了?”

    心里的羞涩渐渐敛了起来,跟顾承安说了他们的谈话内容,纪小溪忽然沉默起来。

    对上顾承安问询的目光,纪小溪声音轻颤的问道:“你说,会不会爸爸的死,也跟……”

    “小溪。”

    纪小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承安给打断了,“不要让臆想来主宰你的思维,好吗?”

    纪宗文患有严重的心血管疾病,按着他的身家,和现如今发达的医疗手段,纪宗文其实不应该这么早就离开人世的。

    即便如此,顾承安也不希望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时候,让纪小溪被自己的臆断折磨,然后,打破她现有的平静生活。

    这一点,顾承安比任何人都更有发言权。

    想当初,俞晚晴卧床不起,顾承安一直都在怀疑顾承晖,可那些年他还小,没有自己的手段,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来验证自己的猜想。

    直到,秦雨季的出现。

    最后,当事实摆在眼前,顾承晖确实做了很多事,人证物证确凿的情况下,顾承安心里虽然踏实了,可是,那之前那么多年,内心像是药罐子一般,置于火上煎熬,顾承安觉得,那种滋味简直太难受了。

    而现如今,他不希望,曾经他所经历过的一切,被纪小溪再感受一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