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第220章 220 情根深种(5)

    两个人一起回来,看起来气氛还不错,柳姨就放心了,不过听说了下午的事儿,还是忍不住说了叶暖两句。

    叶暖吐了吐舌头,“柳姨,我好好的站在这儿,真的没事。我逛街逛的的确有些累,回房间敷个面膜休息休息。”

    回到房间,不知道怎么的,叶暖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还没有消散。

    她已经去过墓园了,怎么还是会这样?难道跟那件事没有关系吗。

    在浴室洗了把脸,出来敷着面膜把手机打开,连上网的时候,微信里有几条消息首先蹦了出来。

    ——暖暖,我越想越不对。

    ——对了,你们两个没有吵架吧?你男人有没有因为这个事儿生气?

    是安暮晓发过来的,是几分钟前。

    她编辑信息发了过去,——没有啊,可能是因为我怀孕的原因,所以他一般不会轻易跟我发火,我跟他保证过下次不会这样了。

    那边的安暮晓沉思了几秒,果然如她所料。

    他们回来的时候,男人的表情并没有紧张的神色,好像早有预料般的在那儿等着。

    依照他平常这么紧张叶暖的情况来看,这样真的有点不正常。

    如此说来,便也有解释了。

    今天下午她们甩掉顾司夜派在叶暖身边的那些保镖,只是在她们的眼里看起来被甩掉了而已。

    实际上并没有。

    也就是今天下午她看到的那个男人,还真的是顾司夜?

    ——我问你,你今天去过墓园的事儿,是不是不想让顾司夜知道。

    她回,——对啊,要不然我干嘛甩掉那些保镖?

    她其实没有去墓园的理由,上次她在那边险些流产,顾司夜也不可能再让她去。

    ——他没有问你吗?就没有计较你去了哪儿?

    叶暖总觉得安暮晓话中有话,便也挑明了问,——晓晓,你到底想说什么?

    ——今天下午在山脚下的时候,我看到顾司夜了。我猜,他是跟着你上去的。

    她这条信息发过来的时候,叶暖的脸色一白。

    但是关于这件事,他连问都没有问……

    跟着他上去的,那么……他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她呼吸一紧,将手中的手机扔到一边儿,把面膜揭下来,去找他。

    推开卧室的门,正好看到柳姨端着牛奶上来,“来来来,三少吩咐我给你新煮的牛奶,快趁热喝。”

    叶暖应了一声,看了看周围,问着,“柳姨,他呢?”

    “三少吗?刚才说是工作还没处理完,这会儿估计在书房呢吧。”

    “那……柳姨,你把牛奶放房间里,我一会儿就喝,我有点事儿找他。”

    “好。”

    叶暖走到书房前,先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她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书房内还连接了一个露天阳台,叶暖在室内看了一圈,便看到男人的身影立在阳台上,此时应该是在打电话。

    绕过书桌,手指不一小心碰到他的电脑鼠标,接着,原本黑屏的屏幕亮了起来。

    因为那边突然亮起来,她下意识的往那边看了一样。

    本没有注意什么,然而视线比较敏感,转过头来的时候,脑子里竟然印了监狱二字。

    叶暖拧眉,继而又看过去,视线停留在本页的最后一封邮件上。

    已经被压到底部,看了一眼时间,有一段时间了。

    但是这个时间比较敏感。

    而且这个标题是,监狱监控视频。

    她的手忍不住的划过去点开邮件,再去看里面的视频。

    视频开始播放的第一秒,她就已经点了关闭。

    因为根本不必去看,也知道那个视频到底是什么视频。

    是那天她去探视霍彦沉的时候的监控视频。

    这个监控视频是收音的。

    所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脑子里会想起顾卿云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曾经顾司夜心里有个很爱的女人,她叫唐初筱。

    当时她觉得有点荒唐,见过一面怎么能叫做爱?他当时甚至不知道她的姓名,不了解她的性格,仅仅凭着那一张画?

    但是现在……

    叶暖觉得,他会不会是早就知道了……知道了她是谁……

    他突然想起来要看这段视频,又是……因为什么?

    所以……他这段时间对她这么好,前所未有的宠爱,以及她就算是任性惹他生气了,他也不会责怪一句。

    是因为……

    她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那边,男人还在打电话,没有注意到书房的她。

    叶暖怔愣着从大班椅上起身,看了他一眼,转身回房间。

    她的脑子很乱,甚至是越想越多,她想控制,却控制不住那已经飘远了的思绪。

    之前她曾经跟傅子询交流过,顾司夜对叶暖的感情其实很压制,也可以说就算是真的喜欢,但绝对没有那么深。

    可是现在,这段时间,她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他对她毫无保留的付出。

    那份爱让她越陷越深,直到现在不愿抽身。

    可是,她一点儿也不想,他对她的感情,其实是因为她是另外一个人……

    其实她很清楚,她早就不是唐初筱了,已经回不去了,根本回不去了,也许从唐家败落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不是原本的唐初筱了。

    知道霍彦沉入狱,她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摆脱了,从此以后,她只是叶暖。

    唐初筱这个名字,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可是现在呢……

    一切都被打乱了,一切都乱了……

    她很乱,很乱。

    叶暖正处在孕期,作为孕妇这段期间最为敏感,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似乎把这件事扩大化看待了,所以才无法接受。

    她以前觉得顾司夜很固执,可是她又何尝不是呢。

    放不下执念。

    叶暖觉得,她现在已经和初遇顾司夜时的唐初筱不一样了,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但顾司夜对她好,如此毫无保留的爱她,是不是仅仅就是因为,她是唐初筱?

    她把自己绕晕了……

    但这种感觉真的很不舒服,自己的情敌,好像是自己吗?

    这件事儿她自己接受起来都困难,他到底是怎么接受的?

    于是她拿出手机给哥哥打电话,那边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接听,“筱筱。”

    “哥,我想去你那儿住段时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