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017 你为什么要来

    她的嗓音轻轻的,也很低,仿佛被风一吹就散了。

    在开车的男人直视前方,眸色浅淡,淡淡的回:“想说什么?”

    叶暖本以为他不会来的,但后来又隐隐约约有点期待,到真正听到他来了时的欣喜,又到他后来挑时机适时发声的心寒。

    其实他可以早点出声的,那么这一鞭子也不会落在她身上。

    “既然没有那么闲,那你为什么要来?”她的唇角撩出丝丝笑意,似不解,又纠结,“既然已经来了,为什么一定要眼睁睁看着我挨了那一鞭?”

    “你犯了错,接受惩罚,难道不应该?”

    对于顾司夜来说,叶暖是不能有一点点特别的。

    就算是之于身份来说,对她特别并不合适。

    她却很认真,偏偏身子扯到了伤,倒吸一口冷气。

    “别乱动。”男人英俊的眉间皱起,侧眸瞧了一眼紧拧着眉头的她,心尖有细微的感觉浅浅蔓延。

    至于到底是什么感觉,或许那时候他并不知道。

    后来察觉过来,才知道是心疼。

    “我没错。”她咬着牙,看着他线条流畅而俊逸的侧颜,说的斩钉截铁。

    “之前不是你的说的吗,你姓叶,算半个沈家人,但不是顾家人,”他声音淡淡的,“所以,我为什么护着你?”

    叶暖一怔,没想到他会用她的话来堵她。

    “对,你说得对。”她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不在意,却无法忽视心尖的酸涩。

    顾司夜掌控着方向盘,眸底晕着些许并不明朗的情绪。

    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却还是在那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亲手压了下去。

    将车子开回沁园,车子刚刚停稳,身边的她已经动手打开安全带下车。

    “啊……”

    顾司夜迈出驾驶室的那一秒,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再转身看却没有看到那抹娇软的身影。

    男人眉目一沉,迈步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小脸皱成一团的她扶着车门站起来。

    像是崴了脚,站都站不稳。

    顾司夜走过去抓住她在空中胡乱挥舞的手腕,“怎么回事?”

    她干净的双眸似是氤氲了一层水雾,大概是太疼了,指着自己的脚腕,“好像是崴到了……”

    刚才下车的时候,站起来扯到了背后的伤,痛得她直接没站稳,掌心都划破了。

    接着,下一秒,她的小脸皱的更紧,“疼……你捏疼我了。”

    她挣扎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最后一个尾音像是撒娇般柔软,“疼啊……”

    那个字眼像是一根柔软的羽毛轻抚在心间,挠的他痒痒的,眉间未松。

    “别动。”

    几乎是立刻弯身没有犹豫的将她打横抱起来,轻巧的避开了她背部的伤,沉着一张俊容往别墅内走。

    叶暖的心脏在那一瞬间跳动的快速,甚至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公主抱她,但是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悸动。

    男人的怀抱既温暖又宽阔,那是久违了的安全感。

    她有点儿忍不住的抬手圈住他的脖颈,觉得有些疲惫的靠在他的肩头。

    顾司夜垂眸看了她一眼,呼吸微乱。

    然而,他们之间和谐永远撑不过三分钟。

    顾司夜刚刚验证了指纹推门进去,刚抱着她走了几步而已,在看到刚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女人时,停住。

    叶暖察觉到他的异样,顺着他的视线朝那边看过去。

    陶烟雨微卷的头发披在肩头,里面搭配一件宝蓝色的及膝裙,外面披了一件白色镶嵌着珍珠的修身小西装,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气质成熟,窈窕而又带着些许倨傲的气势。

    相较于那晚见到她时狼狈又倔强,今天的陶烟雨是美丽而不可方物的。

    但叶暖对于这张脸,仍旧有说不出的感觉。

    陶烟雨看着面前的男人,视线淡淡扫了一眼叶暖,觉得有点讽刺。

    “这,就是你让我到沁园来等你,要给我的解释吗?”

    顾司夜原本是要把叶暖放下来,却不知道碰到了她哪儿。

    “嘶啊……”她的脸色白了两分,不自觉的抱怨,放在他颈后的手捏紧他,“很疼啊……”

    男人眸光微暗,抱着叶暖上楼,上去之前扫了陶烟雨一眼,“你在下面等我,我马上下来。”

    “柳姨,去给傅子询打个电话,让他找个女医生过来给叶暖处理伤口。”

    柳姨立刻应声,“好,三少,我马上去。”

    顾司夜将她放在她的床边儿,然而挺拔的身躯却没有抽开,反而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与他对视。

    叶暖望进他的眼睛里,触及到极寒的冰层。

    “叶暖,在沁园你最好给我乖一点,相安无事到我姐回来,我保证让你住的舒坦。”

    话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眸色阴戾而冷沉,“你敢再像上次一样挑战我的底线,你死在沈家我也不会管你,知道吗?”

    叶暖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阴晴不定。

    顾司夜通常都是这样,打你一巴掌再给颗甜枣吃。

    或者比如现在这样,先给你点儿甜头,再给你狠狠一击。

    她学乖了,很乖巧的低眉敛目,淡淡应着:“知道了。”

    叶暖很清楚,今天她能够回来,完全是逼不得已。

    这种感觉让她很糟糕,所以……她必须要为自己做打算。

    顾司夜下楼的时候,柳姨正打完电话回来。

    看到沙发上已经没有了等待着的人,顾司夜眉间夹紧,问着柳姨,“她呢?”

    柳姨当然知道顾司夜问的是谁,但是……“陶小姐,刚才还在啊……我去打了个电话……”

    楼上,叶暖小心的从床上起来。

    下床一瘸一拐的去找衣服,先把身上的换下来,找件宽松的,一会儿也好让医生看看。

    路过窗户的时候,视线被花园内的一对身影吸引过去。

    叶暖根本不敢多看,转过身,背后是火辣辣的疼,心里也有点难受,脚腕也在痛,全身都在痛。

    一时间忘记自己要做什么,匆匆打开房间内的笔记本电脑。

    她要找房子,搬出去住。

    柳姨带着女医生进来给她仔细的检查了伤势,细心的叮嘱之后,把所有要用的药膏留给她,要她记得按时抹药。

    她看中了一个单身公寓,距离VI杂志社很近,也很方便。

    所以三天后,她用自己仅存的存款交了租赁定金,准备等伤好的差不多,就动身搬进去。

    但是,没有想到,顾司夜会那么快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