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016 绝对保护的姿态

    “奶奶,”原本一声不吭的叶暖倏尔抬起头,漂亮的黑眸毫无畏惧的对上沈老太的视线,“您觉得,霍彦沉不择手段得到唐氏,是运筹帷幄有谋略?”

    沈老太听见她对霍彦沉这么有偏见,脸色更沉,训斥道,“你年纪轻轻的懂什么?连最基本的礼貌教养都没有,跟我论人家到底是不择手段,还是凭着真本事?”

    叶暖紧抿着唇,脊背挺直,却是没有再开口了。

    也是,当初唐氏覆灭的那段历史,又有多少真正的知情人。

    兰姨端着大约有半个小臂粗的皮鞭上来,站在沈老太身边,等待沈老太吩咐。

    沈振奇刚想开口说些阻拦的话,手机却嗡嗡嗡震动起来。

    拿着手机到一旁接听,听到那边的汇报脸色倏尔覆了层阴霾,“什么,你说什么?合作项目全部停止?”

    沈老太听出些端倪,沈振奇愁容满面的挂断电话走过来的时候,便开口问,“怎么回事?”

    沈振奇知道瞒不下去,说了实话,“霍彦沉中止了与沈氏的一切合作,说要等后面具体商议后再做决定。”

    “什么?!”

    沈老太气的差点站不稳,沈振奇立刻上前扶住她。

    沈优也立刻过来安抚老太太,“妈,您别着急……”

    沈老太颤抖着手指指着跪在地上的叶暖,厉声宣布,“你们每一个人今天都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叶暖不再是沈誉的未婚妻!我绝不承认这个孙媳妇!”

    老太太气极,“还有,给我打!打到她认错为止!还反了她了……扫把星,除了给沈家惹事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妈,您消消气……”

    此事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把这件事归结到叶暖的身上。

    好像也只有这么一个理由,否则霍彦沉怎么可能出了沈家就翻脸不认人?甚至连合作都毫不犹豫的中断了。

    只有叶暖知道不是。

    在她的记忆里,霍彦沉这个男人唯利是图,不可能单纯因为自己的脸面问题而放弃和沈氏的一切合作。

    那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兰姨拿着皮鞭过来站在叶暖身后,于月秋上前拦住兰姨,“等一下,等一下,兰姐,暖暖不懂事,但是她身子骨弱啊,这一鞭子下去会要人命的……”

    转而拉扯着叶暖,担心不已,“暖暖,你认个错,认个错好不好?这一鞭子不是闹着玩的,认错啊……”

    “动手!愣着做什么?”

    叶暖拧紧了眉头,闭上眼睛等待那鞭子落下来。

    而就在此刻,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音,看到来人,佣人恭敬的叫着:“顾先生。”

    “啪——”的一声,预料中的鞭子还是落在她的身上,身上传来火辣辣的疼。

    叶暖没撑住,身子往前扑过去,但在摔倒之前,双手极快的撑在地上,再跪回去。

    那一刻心都被揪紧,她不明白为什么。

    他明明看到了,却没有阻止。

    但是在下一秒,兰姨的鞭子再次要落下来的时候,一道落地有声的生冷男声,“住手。”

    兰姨跟在沈老夫人身边,一向只听沈老夫人的命令,在其他佣人面前颐指气使惯了的,此时听到这声音却不由自主的停住。

    所有人都循着声源看过去。

    客厅内剑拔弩张的气氛,被来人冷漠温沉却强势的不容忽视的气场牢牢压制。

    顾司夜穿着一件手工精细的黑色衬衫,笔挺的西装裤包裹着修长双腿,俊容漠然,黑眸沉冷,视线在落在叶暖背部被鞭子撕裂的一小块的时候,瞳孔缩紧。

    男人指尖微动,薄唇抿紧。

    “暖暖犯了什么错吗,”顾司夜再看向沈老太的时候,唇角弯起淡淡笑意,夹着冰,“让沈老夫人动了这么大的火气?”

    顾司夜在叶暖身旁站定,看似只是随意站着,周身却流露出强大逼人的气势。

    以绝对保护的姿势。

    沈老太在看向顾司夜的时候,自然是和颜悦色的,“一点点家事而已,只是不知道怎么还惊动了顾三少。”

    顾家是景城有名的红色世家,名副其实的顶级豪门,家族成员涉及军、政、商三界,是景城最权势遮天、根基最稳的存在。

    所以即使顾司夜是晚辈,沈老太的态度也是恭顺的。

    “她回沈家取点东西,我下班有时间正好过来接她一趟。”

    顾司夜简单的解释过后,跟沈振奇打了声招呼,“姐夫,姐姐出差前交代过我要我好生照料叶暖,她若是在我沁园住的期间受了伤,我恐怕不好交代,所以……”

    他的声音温和,却带着毋庸置疑的力量,“人我先带走了,毕竟她已经受过罚了。若是她犯的错这点惩罚远远不够,那等我把她送回来,到时候任凭老夫人处置。”

    看似是商量的语气,却没有半点要商量的架势。

    “可以。”沈振奇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男人在收回视线的时候,眸内一片冰凉。

    顾司夜弯身,将地上的叶暖扶起来,带她离开。

    关门的片刻,沈老太差点把手中的拐杖丢出去,对顾司夜的态度颇为不满,“他这是什么意思,公然在我手上抢人?”

    现在沈老太心中有气,看谁都觉得不顺眼。

    沈振奇在一旁安抚,“妈,毕竟卿云之前交代过,我看还是等卿云回来再说。”

    沈老太还在气头上,沉着一张脸没有好脸色。

    沈优在一旁将沈振奇拉到一边儿,小声询问,“哥,刚才那个男人……是嫂子的弟弟吗?好像很少到我们家来……”

    其实顾家和沈家虽然是亲家,但并不是商业联姻,而且当初顾卿云嫁到沈家,顾家当时并不怎么满意,所以两家来往不多。

    “嗯,是顾家三少,顾司夜。”沈振奇倒没多想,解释了一下。

    沈优抚了抚还在猛烈跳动的心脏,也没再多问,看似淡淡应了声,“哦……是这样啊。”

    ……

    回沁园的路上。

    叶暖背后有伤,唇瓣都白了一层,侧着身子,背对着顾司夜,看着窗外的风景。

    “你不是,很讨厌我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